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拆迁地的原住民

拆迁地的原住民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这是一个说起来稍微有点长的故事。首先要交待一下背景,我住的小区在北京东五环外,附近尚未被开发完全,还有很多村庄,而我们物业招收的保洁,自然就有这些村庄里的居民。物业很会用人,这些保洁除了每天清扫花园和楼道公共面积之外,还有闲暇的时间就由物业统一安排替我们做钟点工。我问过,这些额外的工作她们是收不到钱的,都归了物业。我经常在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出一些不需要的衣服物品给她们,不嫌弃的话可以自己用,用不上的当废品大约也能卖点钱,她们也很高兴,所以我们的关系一向不错。

有一天,她们告诉我说,她们一位工友在我们小区买了套房,16000一平米,一楼前后带花园的那种。我听了有些惊讶,5月份的时候有朋友来这里看房,那时候二手房的价格大概在9000左右,短短两个月而已,就涨到了16000这个疯狂的价格—-这里可是五环外啊,公交少无城铁基本没有商业配套,公寓住宅遭受别墅的不方便待遇的那种。最让我惊讶的还是,接手买房的,竟然是物业的保洁,我忍不住说,你们的这位朋友很有钱嘛。于是这位保洁大姐开始滔滔不绝地跟我说起了心事。原来是他们住的那个村要拆迁,他们的这位朋友,是痛痛快快拿了钱,然后立马上我们这儿买了二手房。“这还不算什么,我们另外一个朋友,家里的小院前后加起来300多平米,政府给了4套经济适用房,外加130万现金呢。”保洁大姐说,“我们家也差不多大,你说我是要房子好呢?还是多要点现金?”我说,当然要房子,四五年以后房价肯定比现在贵,到时候要租要卖都随自己的意,现金也得要一点,因为新房子要装修,不过也别太多了,通货膨胀容易贬值。

保洁大姐听了,很高兴。我则突然意识到,这位在我家做清洁的大姐,明显比我有钱多了,而我还不知道要奋斗到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有三四套房、上百万现金的生活。这个故事当我说给身边的朋友们听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各异,有的说你们的保洁以后上班可真方便,有的说这在北京正常得很,我一外地人纯属少见多怪,没见到南锣鼓巷拆迁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谣言中的拆迁价从每平米4万一直传到30万吗?

于是有些人得出结论说,拆迁对于居住在北京某些地区的土著居民来说,就是最好的机会,基本上一拆完,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反对这个说法的大有人在,我们的一个朋友,他一生中最痛恨拆迁,一个原因是北京拆迁拆掉了很多四合院,这让这位传统的北京人大为光火,认为和当年拆城墙一样属于对民族文化和子孙后代都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另一个原因是,他说拆迁对于被拆者是好事还是坏事,全看拆迁的人是谁,有没有良心。这其中的差别,是400块和1万块的差别。

支持拆迁是好事的说法的人也有,我的一位深圳的老朋友,是这个移民城市里比较罕见的原住民。十几年前,他失去了土地,得到的是数百万拆迁费,和一小块土地。他在仅剩的那块地上盖上了五六层的小楼,每层三个房间往外那么一租,一个月租金就两三万。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见他辛苦劳作过。

至于我,在初初的惊讶过后,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算拆迁对于被拆迁户来说,是一件好事,能够得到一笔不菲的补偿,可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而这件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那就是—-被拆迁拿的补偿越高,拆迁成本就越高,地价就越高,最后也就意味着在这块土地上盖的楼的房价,也就会越高。

想到这里,我拿出计算器,给我家附近那块地算了一个基本地价8000元每平米,再算上前几日国土部公布的平均地价房价比23.3%,一秒钟后,计算器告诉我,等到这个楼盘开盘的时候,也就是说大概两年以后,我们这个地方的房价就是34482元每平米!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