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网络成瘾,戒瘾机构收费高

网络成瘾,戒瘾机构收费高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女儿戒网瘾缴纳了6000元

母亲“不配合”罚款2000元

2009年8月13日,有着中国戒网瘾第一人之称的华中师范大学素质教育专家陶宏开的家里,来了母女俩。女儿叫小雪,是一名网瘾少年。她们是从山东临沂一家网瘾治疗机构逃出来的。而让这母女俩匆忙出逃的主要原因,是一种让她们感到十分恐惧的电击疗法。

回忆当初接受电疗的情形,小雪心有余悸:“一个仪器两个电极棒,一个抵在太阳穴,一个在这额头上。”逐渐加大的电量产生剧烈的疼痛让小雪难以忍受,但一挣扎,就上来七个人摁着她。在4个月的网瘾治疗期间,小雪共被电击12次。她说,这种电疗的痛苦,留下的不仅仅是恐惧,心里还多了憎恨——恨网戒中心负责人,恨父母。小雪的母亲很难过:“我觉得对孩子的心灵上真的造成创伤了。”

除了电疗,每天200个体罚似的跪拜操也让小雪难以忍受:“要五体投地连续做完,做到四五十个已经顶不住了,腰部疼痛不已。”后来的CT检查结果发现,小雪的腰间盘突出了。为了避免再受折磨,小雪母女宁可舍弃4000多元没花完的治疗费,匆忙逃离了网戒中心。小雪的母亲还透露,当初除了每月6000元的治疗费用,网戒中心还制定了各种“制度”,要求家长配合孩子治疗,否则就要罚款。4个月下来,小雪的母亲被罚了大概2000多元。

陶宏开教授告诉记者,早些时候向他求助的都是刚刚患上网瘾,没有任何戒网经历的网瘾青少年,但如今向他求助的,都是在治疗过程中再次受到伤害的网瘾青少年,这种现象让他感到十分的着急和担忧。

一个疗程每人收2.7万元

网戒中心发迹8100万元

在山东省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网瘾戒治中心,一位家长透露:“以前的电击疗法不用了,现在采取的是针灸那样的仪器。”这里的负责人杨永信曾向媒体介绍,用电击让患有网瘾的孩子产生痛苦,是他们治疗网瘾的有效手段。但据记者了解,电击疗法之所以停止,是因为不久前国家有关部门的禁止。

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网瘾戒治中心所使用的这台DX-2A型电休克治疗仪,是专门用于治疗狂躁型精神病的抽搐型治疗仪。有专家对这种治疗仪研究指出,由于治疗方法剧烈,对于心肺功能较差,患有严重肝肾疾病的人,老年人、儿童,以及患有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人,一定要慎用,否则会有造成认知损伤的危险。而据国家有关部门认证,该网瘾戒治中心使用的这台DX-2A型电休克治疗仪为非法产品。

一位家长介绍了医院的收费情况:“一个月6000元,不算生活费。”而在这6000元的治疗费中除了电击,就是吃药。更让家长纳闷的是,医院并不告之药物的名称,更没有价格明细。记者按照临沂网戒中心宣传中所提到的已经治愈的3000名孩子为基数,以每个孩子每月6000元,按照每个疗程四个半月计算,每个孩子的收费为27000元,这家网戒中心这几年仅收取治疗费用就达8100万元。

全国300个戒网瘾机构

争夺数十亿元的大市场

我国网瘾青少年已经从当初的400万增加到1300多万,“戒网瘾”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市场。目前我国有各类戒除网瘾机构300多个,网戒机构利用网瘾少年家长们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大行其道。一些治疗单位采取了电击、药物、体罚等强制手段,给孩子带来了治疗上的第二次伤害。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秘书长郝向宏表示,由于没有相应的标准制约,一些机构也没有自己相应的科研力量,所以就产生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救治手段,这样的救治效果是难以衡量的。

而网瘾孩子在网戒机构巨额的治疗费用,以及家长的陪护费用,往返交通费,更让许多家庭不堪重负,不少家长认为,它是一种暴利。对此,陶宏开教授非常担忧:“不能利用家长病急乱投医、挽救孩子这种心态高收费。必须统一管理,不能这样混乱下去了。”专家们建议,在可能的条件下,我们国家的公共财政要有一部分向青少年网络成瘾救治方面投入,这样一来可以把家庭的负担在有限的条件下降低一些。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