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培训需要日复一日的浸润

培训需要日复一日的浸润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学习是什么?就是听一次课吗?是看一本书吗?是参加一场考试吗?是做一场练习吗?这些都是学习的外在形式,于学习者皆是浮云!

真正的学习,本质上是一种持续的侵润。如同海绵放入水里一样,从里到外,全然浸透其间。浸润和有个词“熏陶”很像。熏陶是什么?就是说经过熏和陶,骨子里都有那么一种味道。你看过熏腊肉吗?经过一个月火熏火燎,表面的肉已经黑古隆冬,切开一看,中间的肉黑里透红,一看就有过年的感觉。熏得日月不够的,不过是表面的肉色变的脏不拉稀,吊在那里,怎么看怎么都没有这种过年的气息。

浸润是日复一日的。挖煤的人,手指甲缝里的煤渣是洗不干净的;商人的钱味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读书人的书卷气也是从里而外的炼成的。这就是浸润了。浸润非一日之功,也不是临时抱佛脚可成,必然成于日积月累之功。即使再聪明的学生,也离不开时间的堆砌。这就好比我老家屋檐下那块青石板,中心线上均匀地排列着一个个小水坑。那是一点一滴的雨水,年复一年地敲打出来的杰作。侵润之功,就是这样一种日复一日地以柔克刚,“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虽愚必明,虽弱必强。”

我们读书人,现如今读了大学已经不算啥了,说墙上掉块砖,砸死10个人,有7个都是大学生。可为啥我们的受教育程度如此之高,而我们却显得没太多“学问”。话说我们的大学,尤其是文科,学习达标与否标准,就是考试定输赢。考试之前一个星期突击背书,背笔记,然后上阵应考。以我的经验,最牛的考生,考前一天拼个半死搞突击,也能顺利通过考试。可是,考完全部还给老师,啥都记不住。这哪里是“浸润”?我把这种学习叫做“滚开水”,直接丢到开水里走一趟,半生不熟上战场,有的直接烫死作数。其实,现今社会上流行的各种类型的考级考证同样如此,皆是滚开水。如果滚完之后,不复习、不应用,就算半生不熟地死在那里了,不产生任何价值。

我们现在企业培训,如果不加计划,就是在“滚开水”。只看到水花四溅,却难闻到肉香。我们花了很多钱,引入了这样那样的培训项目。但很多时候,都是老师训完,学生就算学完。这就是“滚开水”,滚的时候热气腾腾,水雾缭绕。滚完就冷锅冷灶,人走茶凉。

如果后面没有对培训项目的迁移,没有学习应用计划,没有对管理培训内容的群体讨论,没有由上而下的促动行动,滚完就完的培训,就容易煮出“夹生饭”一样的学生。学生们似是而非地知道了一些概念,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知其为何但不知其如何用。这倒是占领了学生的脑细胞,可是却不产生任何效用。光长苗不开花,光开花不结果,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苗儿茂盛了,花儿妖妖然了,就沾沾自喜了、自以为是了。孔老爷子说“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说的就是这个情况:这个我也知道,那个我也知道,满瓶水不响,半瓶水响叮当。

浸润,需要有点“笃信好学,守死善道”的赌徒劲头。赌博高手是怎么炼成的,在吃饭走路的时候,都在琢磨这个牌该怎么出,这个局该怎么破,心思就放在这个上面了。有老外曾经做了一个调查,说要从一个门外汉修炼成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在这个领域花费10000个小时。当然,这个10000个小时,离不开这个人的“博学笃志、切问近思”,才能成就浸润之功。算下来,每天花在这个行当上10个小时,一年3650个小时,大约比及三年可小成。专家之路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不过就是“好学近乎知”,加上日积月累侵润其间,敬业乐群,博习亲师,论学取友,然后在此基础上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

侵润,还有个敌人,名字叫做“反浸润”。“反侵润”有三个儿子,分别叫做贪多求全、喜新厌旧、半途而废。

贪多求全,对“知识”贪婪,是知识分子的一种天性。尤其是现代社会信息扑面而来,不会选择、照单全收的人,最后的下场就是撑死。侵润这一门学问,其实是需要有点“结绳”的意识,学到的东西,要和脑袋里已有的地图接轨,不要捡到西瓜丢芝麻。脑袋中知识地图的延展,是一点点嫁接起来的,拿已有的消化未知的,才不会胃痛胃胀胃酸。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一天也练不成一个健美大师。

“喜新厌旧”是针对某些精力超级旺盛、思维聪敏的人而言的,对什么都感兴趣。心力不齐,纵然有千军万马,也难攻克下一个小土山坡。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聪明人结果什么成就都没有的原因所在了。“半途而废”是对某些心思活络的人而言的。看到这好那好,到自己身上就说,自己学识有限,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不是我不喜欢,是我能力有限。这不是谦虚,而是一种自我设限、画地为牢了。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