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企业培训失利,谁之责?

企业培训失利,谁之责?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从企业客户的角度来说,目前在中国,有非常系统的全年企业培训规划的企业凤毛麟角,当然这需要多方面的条件。

更多的企业从最初的培训无用论,到如今的偶尔培训之,大部分企业的培训都是临时的、突发的。遇到什么问题了,决策者便眉毛胡子一把抓,遍寻“专家”,探寻“灵丹妙药”,希望培训能刀刀见血,迅速解决问题。

由此,企业客户便很有可能在仓促间选错了老师。倒不一定是这个老师真没实力,虽说也有可能的确是老师没实力,属忽悠派,但更有可能是双方的资源不匹配,该老师的课程不适合这个企业的本次需求。

也有些咨询公司为了能拿下某个订单,过度承诺,拍着胸脯对企业客户说,你的问题我们都清楚,你的问题我们的老师能解决。

但实际上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大部分咨询公司对大部分自由培训讲师的了解是欠深入的,不过就是同时推荐几个老师给客户,客户选了哪个就是哪个。只要客户看似认同该老师,哪怕客户的这个认同并没有建立在对该老师实质性的了解上,只是一种模糊的判断,那既然是模糊的判断便有可能出现偏差。

更重要的是,某些咨询公司有可能在企业客户那里夸下海口了,但由于缺乏专业的培训需求调研能力或科学化的调研工具,或者企业客户既想解决问题,又嫌调研太麻烦,大部分咨询公司在签了订单后,并没有对企业客户实行细致、深入的培训需求调研,个别就算有调研,往往也流于形式,浅尝辄止。

一方面是企业客户的高期望值,一方面是老师对该受训企业情况的一无所知。如此,便只能猜谜语了,等到了培训现场,老师们再施展十八般武艺,全部的压力都压在了老师的身上。

倘若该场培训撞大运的实施的成功倒也罢了,倘若该场培训由于双方需求不明确,或其他原因,砸场了,那么所有的责任都很容易被推到老师的身上,老师也是百口莫辩。

咨询公司对老师的态度也很有可能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开始的殷切热情,到后来的指责埋怨,甚至不理不睬,谁叫人们都那么现实呢?

咨询公司会认为,老师讲的不好得罪了他的这个客户,从这个角度来看,咨询公司有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我个人认为,倘若一场培训失利了,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主讲老师的身上显然是极为不合理的。

也许是因为做常亮老师的助手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作为一个自由讲师的不易,因此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对所有的自由讲师都是心生敬意的。

尽管有些老师理念不见得有多好,尽管培训江湖的水很浑,不乏忽悠的“大师”,但不论怎样,我还是更能体谅他们的不易与辛苦。

前几个月与一位咨询公司的朋友聊起,她说他们有次请了个“大腕”,该大腕出场费不低,是某知名跨国公司企业商学院的院长。但遗憾的是那次培训客户非常不满意,课程没讲完就将老师打发走了。

咨询公司朋友言语间流露出不满,她认为那位什么院长浪得虚名,名不副实。

我听后问她,你确认该老师的确是某知名跨国公司企业商学院的院长吗?这个资历属实吗?她很笃定的告诉我,绝对属实。

如此,我便对她说,如果这个工作背景属实的话,我相信这个老师一定有他的实力,不可能是个忽悠,靠忽悠爬上跨国公司企业商学院院长这个位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你们这次课程实施的不成功,很有可能是前期的工作没做足。一个是你们对企业客户的需求恐怕没把握准,另一个你们对请的老师的了解不够多。这位老师擅长什么课程?适合哪类型的客户?这位老师要上的这个课程是否正好符合客户的本次需求?能解决企业的实际问题?

如果这些培训前的工作都没做到位的话,把培训失利的责任完全推到老师身上是极其不公平的。

你想想,该老师作为一位跨国公司企业商学院的院长,自尊心一定很强,这次培训失利对于他来说,是个莫大的羞辱,他可能比你们还要难过,又不便发作,只能隐忍。

听我这么分析了一番,该咨询公司朋友也承认他们的前期工作做的不够到位,本次培训失利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没个人都有长短板,任再厉害的老师也不可能“通杀”,对自己个人品牌负责任的老师也一定有明确的课程定位。

如果我们的企业客户在表达了本次要解决的困惑后,能有更多的耐心配合咨询公司做前期调研;如果我们有更多的咨询公司愿意静下心来对客户深耕细作,锤炼作为咨询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对客户进行专业的培训管理需求调研,同时为企业客户匹配更适合的老师;如果作为老师在接课程时能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么我们的培训成功率会不会更高些?培训行业的发展会不会更健康些呢?

市场终归会越来越成熟,竞争也已越来越激烈,服务升级犹如弓箭在弦。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