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我们丧失了经济信心?

我们丧失了经济信心?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内容简介:外汇占款太多,我们烦恼,担心经济结构失衡;外汇占款下降,我们同样烦恼,担心经济不振资金长期外流———之所以这样左右为难,关键在于缺少信心。
根据央行日前公布的数据,去年12月末,货币当局外汇资产余额为232388.73亿元,较上月下降310.6亿元,连续第三个月负增长。而去年11、12月,结售汇由顺差转为逆差,12月份的逆差扩大到153亿美元。从去年10月份开始,中国外汇占款负增长248 .92亿元,为2008年1月份至今近4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毫无疑问,短期资金正在流出中国。
如果以正常的心态,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资金如水,来来去去;贸易有升有跌,不足挂怀。
更何况,全球经济一片风雨飘摇,除了美债和黄金之外,其他所有资产都不被信任。今年1月,根据路透社调查,美国基金经理大致维持对股市的高配置不变,但他们撤出欧股,转向美国和加拿大股市的怀抱。日本经济更可怕,2011年贸易逆差为2 .49万亿日圆(320亿美元),为31年来首次出现逆差。根源在于能源进口成本上升,去年天灾影响产出,欧洲需求疲弱。12月经季节调整,连续第九个月录得贸易逆差,比雷曼兄弟倒闭之后的情况还要糟糕。
新兴市场好不到哪儿去,货币相对于美元大幅下挫,去年8月1日至12月15日,巴西雷亚尔对美元贬值约17%;俄罗斯卢布对美元贬值约13%;南非兰特对美元贬值约21%,印度卢比贬值20%.金砖国家之外的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也基本是震荡贬值趋势。当然,到2012年略有上涨。
没有人因此担忧,印度经济完了,巴西经济完了,但中国仅仅外汇占款略有下降,我们就担心,中国经济完了———为什么?
这是对制度,以及基于制度的长期改革动力缺乏信心的结果,导致我们不能以市场的平和态度来看待资金来去,被权贵势力控制的市场充满了单向的资源与利益输送,充满了暗箱操作,充斥着弱肉强食,法律底线常常失守,最终让所有的人失去了安全感。
举几个最重要的市场可见一斑。
2011年实体经济一片肃杀,实体行业从钢铁到基建都在赢亏线上挣扎,但从事与资金配置相关的行业,如担保、典当、银行等,均能大获其利,他们拥有了实质上的资金紧缺溢价与风险溢价。根据金融监管部门的数据显示,商业银行在2011年前三季度累计实现净利润8173亿元,同比增长35.4%.其中,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共实现净利润5183亿元,同比增长29%.
银行利润来自于紧缺溢价与风险溢价,而非银行经营能力的提高。资金越紧张,银行所获得的紧缺溢价越高,2011年,银行净息差显著反弹。前三季度,净息差因素对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长的贡献从2010年的4.6%提升到8%左右。换句话说,不管谁当银行总行高管,只要依靠压低储户的低率,银行就可以保证源源不断的赢利;资金紧缺下依靠双重利率,银行可以获得与市场等值的风险溢价。当社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捍卫金融界的垄断溢价时,能够拿到廉价资金而后在市场以高利贷出借者,才是双重资金价格体制下的最终获益者。
不必说,“官银”进入高利贷市场越来越多,浙江温州人施晓洁以高利率向社会集资约8亿多元,债主约八成为公务员,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当地官员。笔者甚至听说,有建设保障房的公司在拿到低价资金后,首先投入市场获取高额利润;一些实体公司拿地建厂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抵押给银行获得廉价贷款。目前对于资金的争夺战已经到了寸土必争之时,各方有头有脸之人动用各种手段从中分羹。
再看直接融资的重要市场股市,它成为民间财富削骨场,十几万亿市值灰飞烟灭,损失的是多数普通投资者的真金白银。
2011年12月15日,上证指数收报于2180.90点,基本回到2001年6月14日的原点。各种反思、痛骂接踵而来,包括机构投资者都对扩容大加挞伐。
A股市场的立足根基有错误。中国推出证券市场是为了将来作为银行间接融资的补充,各类低效企业、权贵企业终于有一个市场可以不回报、不分红、不付息却拿到源源不断的资金。A股市场从诚信、从回报而言,位居世界末流,从规模扩张而言,却处于全球领先地位。2001年6月14日,A股市场上市公司总数为1064家,总市值为48740.81亿元;截至2011年12月13日,A股上市公司总数已增至2329家,总市值达到219942 .09亿元,为10年前的4 .5倍。A股流通市值大幅增长到167685 .81亿元,为2001年6月14日(16284.55亿元)的10.29倍。不仅如此,2012年2月1日,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在如此低迷的市场中,依然有500家公司排队等待上市圈钱。
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国人可以从事实业赚钱,而从央行大量发行货币以来,只能靠投资生财,现在已经进化到了钱生钱的阶段。资金的二元价格体系使能拿到廉价资源者、能够上市者坐地发财,大块吃肉、大笔分金,究其实,这是权贵经济的典型表现,不论是假市场之名还是计划经济之名。但大块吃肉者并不满足,他们开始移居之旅,因为不论贫富没有人会对丧失法律救济底线的社会有信心。
看看,这就是人们担忧外汇占款长期下降的真正原因,因为坐拥巨资的权贵阶层纷纷移民,因为大公司纷纷到国际并购,投资效率低下亏损之后,还要回国圈钱。
近有东南亚金融危机,一场金融危机击垮了东南亚的经济,那不是简单的经济周期,而是东南亚经济痼疾的大发作———裙带经济、全要素生产率下降、悬殊的贫富差距———危机爆发后,失去了成为工业化国家的晋身之阶;远看有阿根廷经济,贵族农庄白白耗费了可贵的自然秉赋,在工业化时代贵族们固步自封。这个上世纪初曾与美国比肩争高低的国家,自上世纪60年代之后,一蹶不振。
从这一层面说,面对外汇占款下降,我们之所以左右为难,是深层焦虑显性化,担心的是与东南亚经济体相同的,贫富差距、生产效率以及可怕的权贵经济。

相关推荐: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