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矿业突围国内矿产投资风险管理价值在哪?

企业培训师观点:矿业突围国内矿产投资风险管理价值在哪?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钱钟书先生应该不会想到,他对婚姻的精辟论断如今完全可以用来形容国内的矿业领域。一边是国内企业挤破头要“走出去”,另一边是外资企业在行事低调地谋求国内矿业资源。

“听说托克今年在国内收了个矿。”“很小很小,而且不是铜矿,就是个铅锌矿。”这是笔者在刚刚结束的铜行业会议上听到的一席对话,对话双方均为铜精矿的贸易商,其中一家正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贸易公司——荷兰托克贸易。作为国际市场名头响当当的贸易商,托克在中国国内的收矿动作格外隐秘。笔者从多个咨询机构均未能拿到托克所购铅锌矿的详细资料,一家国内知名的有色金属咨询机构的首席铅锌研究员甚至也对托克的国内收矿动作毫不知情。

而实际上,展开收购动作的并不止托克一家。一位长期与国外矿山、贸易商打交道的国内铜精矿贸易商表示,除了托克以外,很多企业今年又开始打国内矿的主意了,这其中包括外资贸易商、国内现货贸易商,还包括外资投行。

“国内的矿山资源品位普遍偏低,开采价值有限,且项目太小,公司想要发展还得到海外收矿。”一家有色金属央企的老总曾这样描述他们公司的上游产业延伸思路,很显然,国内的小矿并不能入大型央企的法眼。持有相同观点的国内企业并不在少数,中铝公司曾公开表示,如果不进行海外大型项目的并购,不足以支撑公司今后的发展。按照一家央企发展部负责人的话就是——做并购,大项目也好、小项目也罢,投入的人力、要走的流程都差不多,从成本角度考虑,公司当然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在大型重点项目的并购中。

或许是国内企业的思路太过相近,澳大利亚、加拿大、非洲等地不时传来中国矿业企业海外并购的捷报,而部分国家对中国资本的“不欢迎”之声也相伴而来。澳外资审查委员会(FIRB)主任帕特里克·科莫尔曾在今年9月24日出席悉尼“中澳投资论坛”时公开对外表示,海外投资风险管理价值者对澳大型矿企的持股比例“最好不超过”15%,在新项目上的投资不超过50%。虽泛指海外投资者,但此番言论一经落实,受影响最大的显然是对澳投资风险管理价值激增的中资企业。相较之下,一位蒙古高官的公开表态就更加直白,该高官对澳大利亚媒体表示:“我们对中国天生反感,中铝很难进入蒙古。”

有意思的是,这些不利因素并没有打压中国矿企“走出去”的热情。越来越多的海外项目投资见诸报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矿企,尤其是大型央企对国内矿产项目风险管理却兴趣索然。

国内矿究竟有没有投资风险管理价值?

“现在收购成本还是很低的,我们最近就想出手买个铜矿,虽规模不大,但品位不错,关键在于价格低。”一位贸易商介绍道,他们计划投资的国内铜矿在上一轮金属价格高涨时完成了矿山建设,如今价格回升,原矿主由于缺乏启动资金,只能空守着矿山,挣不到钱。再加上国内的小型矿山项目在银行根本拿不到贷款,这就给了投资者绝佳的投资机会。按照他们的话就是:“这是笔给个启动资金就能拿到矿石原料的买卖。”

看到商机的不仅是一两家国内贸易企业,类似托克这样的国际贸易商龙头也已对这些国内大型矿企看不上的小项目悄悄出手了。在这场矿业围城的突围中,究竟是国内企业的算盘打得精,还是外资企业的眼光更准,恐怕要等到金属价格飙涨大潮退去后才能见分晓了。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