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华为高管首度开腔谈企业接班人

企业培训师观点:华为高管首度开腔谈企业接班人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去年圣诞节前后,华为(微博)公司董事长任正非在公司内部发表《一江春水向东流》(以下简称“《一》文”),首次披露了华为成立二十多年来自己的心路历程,文中谈及公司内部治理结构及对未来公司治理的安排。任正非的真情流露不但引发业界人士的关注,连华为董事长孙亚芳等一众高管也有所共鸣。日前,孙亚芳等高管在公司内部论坛上纷纷撰文予以回应,谈及各自看法,对于华为的企业接班人、任正非曾患癌症等“敏感”话题也没有回避。

  接班工作早已展开

  华为的企业接班人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去年曾有传闻指任正非为了让儿子任平接班而逼走董事长孙亚芳。2011年华为董事会换届,孙亚芳留任董事长也击破了这一流言。在《一》文中,任正非首度开腔谈及接班人,行文中,他不是用“接班人”一词,而是用了“接班人们”,他说要“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其实在去年,华为高级副董事长徐直军曾就华为接班人问题进行表态,称任正非的亲属不会接班。记者发现,在华为一众高管的文章中,企业接班人是“文化的交接班,制度的交接班,流程的交接班”被反复提及。

  华为董事长孙亚芳回忆说,1997年开始讨论《华为基本法》,“企业核心价值观的传承和培养华为的企业接班人群体的工作已从那时候开始”。她指,Mercer(美国一家顾问公司)当初要求只能EMT(轮值主席制度)成员参会,而任正非在两年后打破了最初设定的EMT会议规则,请相关主管列席会议,“目的很清楚,培养接班人群体”。

  华为董事陈黎芳(微博)是在EMT成立两年多后参加EMT会议的,对此感受很深,她说华为的交接班“不是传统的权力传递,也不是一对一的掌门人更替,而是文化、制度的交换班,是群体的交接班”。华为副董事长郭平说,“家族继承要依据世代相承的优秀文化,单纯靠血脉是不能成功的”,华为的员工持股制度相当于建立了一个“异姓家族”。

  团结合作造就华为

  任正非在《一》文中回顾了华为二十多年来的成长历程,他说自己是在“生活所迫,人生路窄的时候”创立华为。公司成立一开始,自己是甩手掌柜,听任各地“游击队长”自由发挥,1997年他发现公司内部思想混乱,才请人大教授一起讨论并最后形成的《华为基本法》。2004年,华为开始实行EMT(轮值主席制度),正是这一制度“平衡了公司各方面的矛盾,使公司得以均衡成长”,任正非总结认为,华为能走到今天得益于团结和制度的确立。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微博)说,自己就曾是一名“游击队员”,个人能力虽可能短时间成“一事”之功,但集众人的智慧所建立的制度却可以引领、驱动着千军万马奔向长久的辉煌。华为企业业务董事长徐文伟(微博)说,EMT制度就像雁群迁徙,轮流领头,适时变更“领航”,确保在任何恶劣环境下始终保持队形,这样才飞得更远。华为首席营销官、终端公司董事长余承东(微博)感叹说,自己偶然加入华为,本没打算干那么久,还计划再回大学去教书或去美国读书,但没想到一直留了下来,自己的转变“源于被华为集体奋斗精神和拼搏精神所深深感染”。

  华为要改革更要开放

  在《一》文中,任正非也隐约透着对于未来发展的担忧。他认为现在的环境是“风暴与骄阳,和煦的春光与万丈深渊”并存,经济越来越不可控,自己也无法预测未来。但他说,“即使公司大幅度萎缩,我们不仅要淡定,也要矢志不移地继续推动组织朝向长期价值贡献的方向去改革”。他说,华为要改革,更要开放,并鼓励他的企业接班人们不断地激活队伍。

  胡厚崑说,通信行业“生存并辉煌是暂时的,被替代的结局则数不胜数,这是其残酷所在,也是其魅力所在”,我们始终有必要为如何活下去寻找答案。余承东表示,华为未来十年要在企业业务领域和手机终端消费品领域取得更大成绩,面临诸多挑战,要有开发的心态,要聚拢优秀人才一起打拼。任正非的女儿、财务总监孟晚舟说,华为会将自己内化的管理平台开放给千万家企业,提供财务、知识产权、培训等专业化服务,帮助他们进军国际,在支撑他们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华为也能较好地生存下来。
任正非罹患癌症两度手术

  据了解,《一江春水向东流》正式出炉前首先经过了几次董事会的讨论,又在管理团队中征求意见,历时几个月,数千人反复地酝酿,终于集体定稿。从初稿到定稿,几乎没有修改过,包括一些较为“敏感”的内容,比如任正非的身体状况。

  任正非在文中首次透露,自己在2003年前的几年时间累垮了,身体有多项疾病,动过两次癌症手术。虽然是在文中一笔带过,但这部分内容是否能披露,会不会有负面影响,一度在管理层中引发争论。

  孙亚芳说,由于任正非乐观的心态,手术之后身体一直很健康。任正非曾患高血压和糖尿病,癌症分别在左小腿部和左耳部,分别作过两次手术,他凭着乐观的天性坚持工作着。这十几年来他一直服用高血压、糖尿病药物,控制得很好,癌症多年未复发过,身体很健康。现在都是全日制工作,“因此,说说无妨”。

  任正非直面华为起落

  勉励接班人继续放权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任正非以这14字开头,洋洋洒洒近四千字的文章浓缩了华为二十多年的成长起落,他把一生悟到的“道”都通过这篇文章朴实地告诉自己的接班团队,不仅行文风格与此前的讲话颇为不同,文中谈及的一些细节读来也令人动容。

  任正非在《一》文中总结说,华为能走到今天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制度,而在华为的制度中,员工持股和EMT一直备受关注。在谈及设立员工持股的初衷中,任正非就指要归功于父亲,他说,“创立之初我与我父亲相商过这种做法,结果得到他的大力支持,他在卅年代学过经济学。这种无意中插的花,竟然今天开放到如此鲜艳,成就华为的大事业”。

  在外人看来,华为的文化是狼性文化,任正非本人也是神秘和强硬的代名词,然而在《一》文中,任正非也毫不避忌地谈及自己性格中软弱的一面。他说,2002年IT泡沫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差点崩溃了,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对于业界说他神秘、伟大,任正非说自己名实不符,“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而隐起来,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他说。

  在回忆华为二十余年的成长历程中,任正非把自己比喻成“甩手掌柜”、“文化教员”、“土民”,被英才们抬出来的“体面小老头”,对于自己个人在公司治理上的缺点也没有回避。他感叹CEO不好当,自己也没有合适的管理经历,“每天十多个小时以上的工作,仍然是一头雾水,衣服皱巴巴的”,至于被称为甩手掌柜,他说“不是我甩手,而是我真不知道如何管”,也因为这样,很多文件“左了改,右了又改过来,反复烙饼,把多少优秀人才烙糊了,烙跑了”。他也坦言自己不懂财务,自己后来也没有处理好与财务的关系,“他们被提拔少,责任在我”。

  任正非还特别提到了孙亚芳,他说在2002年公司内外交困时,“不是公司的骨干们,在茫茫黑暗中,点燃自己的心,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这段时间孙董事长团结员工,增强信心,功不可没。”

  正如任正非所说,由于自己的“无能”和“傻”,才可以做到放权,“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成就了华为”。他说,企业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英才,“他们还会不会像我那么愚钝,继续放权,发挥全体的积极性,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呢”,他鼓励接班人们不要被事务压昏,抽出时间来听听“下面唠叨”。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