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聚沙成塔之道:变通企业文化

企业培训师观点:聚沙成塔之道:变通企业文化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很多朋友告诉我类似这些问题:当初和他一起打拼天下的干将们,如今却在企业发展势头正猛时,激情不再有;企业做大做强时,却越来越散沙难聚,而变得各自为政;被奉为软实力的企业文化在面对90后职场新主力军时,真的越来越“软”。

  我告诉他们:表在管理,本在人心。身还在,但认同已不再,所以渐行渐远。那么,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这种多因素变量导致的企业现象呢?有。捋顺管理靠“法术”,齐心合力靠“道法”,就是让企业和员工能形成共同的心理契约。

  企业文化不能只重传统,真正的源头活水是要有一种会“变通”的企业文化。以不变应万变绝不是睿智的选择。企业原本就是一个具有生命周期的生命体,一成不变的企业文化之道与企业不断成长发展的需求之间必然会出现矛盾。而“变通”的企业文化,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它要求我们先看清企业状态,再根据企业发展的现实状况来调整企业文化的架构与理念、表现形式,让企业文化与企业生命体融合,也给予企业文化自身一个良好的成长机会,从而实现变则通、通则达。

  不同企业发展期的文化诉求

  按照企业发展周期,我们可将企业分为初创期、发展期、成熟期和衰退-转型期四个成长阶段。由于每个成长阶段所处的社会、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环境均有不同,因此不同阶段的企业对文化的诉求也有不同。甚至是同一发展阶段下的企业,由于发展方式、路径的不同,也会出现不同的文化需求。因此,这就需要对成长阶段以及文化诉求进行梳理(如图表所示):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文化其特点十分明显,文化建设方法也有所侧重。初创期的企业文化,主要是为刚刚创立的企业树立一面精神旗帜,这个时候企业一把手的价值取向和认知最为重要。到发展期,通过并购重组谋求发展的企业,关键需要考虑的是并购企业间的文化差异处理;通过纵向集团化发展的企业则要建立一个可以“一主多元”的集团文化;对于按市场需求进行单体发展的企业而言,可能就要着重关注企业文化的更新和提升。对于步入成熟期的企业而言,如何基业长青是首要考虑的问题,那么从文化建设提升到文化管理就成为必然。而对于衰退-转型期的企业来说,需要把原来的死胡同变为弯路口,这也需要文化的引导,这个文化将主要是根据企业战略转型而做出的文化重构。

  “变通”成长的文化系统

  从上图的企业发展分期以及文化建设特点和方法的不同,我们可以看到,企业文化应当是一个由文化雏形——文化建设——文化培育——文化变革四阶段组成的闭环文化系统,这个系统是生态的、可成长的。

  文化雏形阶段的关键,是把企业文化做成种花而不是移花。尽管这个阶段的文化理念只是初具规模或者说只是领导人的个人意志,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阶段的企业文化一定是企业领导人立足于企业自身特点而提炼的,任何“洋为中用”、“拿来一用”的做法在此都不可取。文化雏形阶段,要求的是“根正苗红”且扎根深植。

  文化建设期是整个企业文化成长系统中最重要的一环,对于这个阶段的要求,关键在于“因地制宜”。根据企业所处环境的不同、发展战略的不同、文化差异的不同,来选择多元化的文化建设方式。因此并购来的企业文化更看重整合和文化更新,纵向集团化的企业则要做好文化融合和落地回灌,而对于单体发展的企业,现有文化的评估和提升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生态、成长的文化系统里,文化培育阶段是最为漫长的。因为一旦企业选定了文化构架和文化管理模式,接下来的文化建设走势以及文化效果的呈现就全与文化培育休戚相关了。当然,这个阶段更针对于已经成熟稳定发展的企业,因为这是最凝练文化亮点、形成企业不可复制力的好时机。

  作为一次成长循环系统的最后一环,文化变革既是本次系统的终点,同时也是下一次提升后文化系统中的新起点。企业文化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它赋予了企业成长的生命力,自然也就面对着生命中的衰退和在逆境的谋变,而这,就是文化变革。文化变革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新生命希望。
要做好会“变通”的企业文化,要认清几个文化阶段之间的逻辑关系:文化雏形是“种花”,文化建设是“剪枝”,文化培育是“施肥”,文化变革是“节节高”;文化雏形关键在于“扎”,文化建设关键在于“变”,文化培育关键在于“通”,文化变革关键在于“达”。

  “变通”文化的现实认证

  既然企业文化是一个可成长的文化系统,那么,与时代、企业、员工期许等诸多诉求变量保持匹配性,就成为这个会“变通”文化的应有之义,也是企业文化从高高的形而上落到现实的必然路径。企业文化的出台不是为了纸上谈兵,而是为了指导实践,下面就以当下最烦扰企业的“90后不好管”这一现状为例,来谈谈企业文化究竟该如何“变”,怎样“通”?

  面对当下的职场主力军,尤其是90后一代,企业文化显得有些尴尬:文化管理被视为虚无缥缈,文化之道被当成一种摆设。他们不关心企业文化到底是什么,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在这种氛围下,还能否拥有自我与自由。因此,苦口婆心的文化宣贯充其量是唐僧的紧箍咒,阵痛后依旧我行我素;全员参与的文化实践最多算是现实版的电玩动漫,不需要游戏攻略,过眼即忘。

  我们应当看到,作为企业文化客体的90后,他们虽然有些桀骜不驯,但他们身上也有闪光。90后一代更为大胆创新,不拘泥传统,不恪守陈规。同时,他们既然选择了企业,就说明企业愿景与他们自己的目标存在着交集,共同的心理契约不是不可达成,只是90后更喜欢按自己的方式去实现。所以企业文化面对90后并非“举手无措”,针对这些职场主力军的整体特质,调整好企业文化实现的道法术,文化建设与文化管理依旧可以变得很“通达”。

  首先,要变文化教化为文化感知。企业从理念上,先要放弃教化他们、改变他们的想法,相反,要让90后由被动接受企业文化变为主动融入企业文化,让他们更多地去体验,使他们渐渐发现企业文化中的可贵以及与他们价值追求的一致性。这样,由文化教化变为文化感知,变他人布道为本人悟道,从心里油然而生认同感,才是适合90后企业文化建设的根本。

  其次,要以学习成长来筑基企业文化。90后的职场主力军可能会拒绝文化灌输,但不会拒绝自我成长,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成长得足够大,才能更多拥有自我和自由。因此,企业可以利用90后的成长欲望,让成长的企业文化与其相匹配,这就要间接地通过学习型组织建设,来实现企业文化变通的直接目的。而这一方法的关键就在于改变心智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里需要改变心智模式的不只是90后,还有企业中的其他生力军,包括管理层以及那些非90后员工。一方面,要改变对90后的固有看法,用一种更为欣赏和包容的心态来容纳这一新群体,看到他们身上的亮点和潜质;还要改变原来企业文化的宣贯模式和培训路径,用一种更先进的体验式培训、情景式实践来感染90后的身心和感官。另一方面,90后员工也要改变深植在思想中的“小我”概念,学会“与人共处”,理解“团队”的意义,让90后的“小我”逐渐通过学习和改变,成长为可贵的“大我”。这里,心智模式的改变就成为“变通”的内驱力。

  最后,要用小技巧来夯实文化力。90后天马行空,也乐意接受新知;90后特立独行,但更具备拓取创新的意识。在了解90后的时代性格特征后,通过一些小小管理技巧来辅助企业文化的实现,也是必要的。例如:对于90后员工,企业经理人应加大正向激励与外激励。因为正向激励可以让90后更加了解企业容纳他们的态度,外激励可以进一步增加他们的成就感、自豪感和表现欲,这些积极的、肯定的激励模式将增强90后对企业以及其他员工的认同,这将为心理契约的达成增加砝码;另外,企业还可以通过科学的人格测评或评价中心技术,对90后员工进行胜任力评价,更有针对性地将其放置适当的岗位。如让喜欢特立独行的员工参与到创新与创意工作中,让崇尚自我表现力的员工投入到更具挑战性的营销工作中,等等。管理上的小技巧可以成为一种润滑剂,“润滑”了这些职场主力军,夯实了企业文化的软实力。

  做活企业文化,再谈共同价值观。把企业文化做成可成长的生态系统,让可“变通”的企业文化成就企业不凡的生命活力。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