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现代企业管理 切勿“生搬硬套”

企业培训师观点:现代企业管理 切勿“生搬硬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韦尔奇到中国讲学,中国企业家们说,“您说的那些,我们都知道,我们还想听听我们不知道的。”韦尔奇说,“你们是都知道了,而我们是都做到了。”于是,很多专家们利用这段对话,大做文章,纷纷批评中国人的执行力问题,批判中国人的劣根性。然而,我们有没有想过,GE为什么可以“都做到”?

  GE的根在美国,他们成功的现代企业管理方法,优秀的企业文化建立在美国人民200多年的生活实践的基础之上,这些民族文化、处事哲学是根深蒂固的。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文化特点、处事习惯、哲学思想,才让他们产生了那样的管理方法,产生了那样一种GE员工乐意接受的管理方法,用美国人的方法来管理美国企业中的员工,其执行当然很简单。

  同样道理,我们在书店、学校中看到的这些现代企业管理方法基本上都是在欧美、日本社会文化、哲学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欧美企业、日本公司中都可以获得很好的执行力,但在中国,这个拥有着五千文明的国度来讲,是不可能直接产生执行力的。这是用欧美人、日本人的方法来现代企业管理中国人,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作为一种管理方法与管理手段,就像是树枝与树叶一样,当离开了自己的根,将如何存活?可是,我们是否可以扪心自问,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根之所在吗?我们清楚地知道中国人的处事哲学、文化特点是什么吗?我们在学校与社会教育中能找到答案了吗?从“新文化运动”到“改革开放”的六十年里,中国人在努力地忘掉自己的传统,包括哲学、文化,去学习西方思想,让几代人都沉沦于传统与现实的矛盾之中,我们怎么可能找到答案?

  六十年,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不仅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人的哲学思想与文化习惯,却成就“邯郸学步”之“壮举”,竟然让中国人忘记了回家的路。60年都没有改变的东西,我们希望通过对GE、SONY的学习就想改变它,这种可能只能是微乎其微。

  那位已故的管理大师杜拉克在一九九五年曾说过,“五年内,中国将会拥有自己的管理学。”终于,曾仕强先生的《中国式管理》勉强问世,在鄙夷的目光与刻薄的谩骂声中蹒跚前行,却并未能成就主流管理学。中国现代企业管理仍然是一片西化,并深深地影响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在这段摸着石头过河的日子里,已经出现了“实践先行、理论滞后”的现象。一些成功的经营现象用现代管理学根本无法解释。

  《孙子兵法》,只有那么薄薄的一本,2500年来,学习过它的将军们能够活学活用,却可以打出千姿百态的战争来,这些不拘一格的战争技法之宗源就只有那几本兵法哲学。如果把这些案例详细分析出来,并用西方人的方法整体成系统的战争学的话,恐怕这套战争学要比欧美人企业管理学庞大、系统得多。但中国人深知这样有可能形成了很多教条主义的作法,反而影响后世拥有更高军事才能将领们发挥自己的水平。现代企业管理学,正是在欧美哲学思想的影响下,而建立起来的一整套管理方法,是欧美人活学活用自己哲学的结果。这些方法被他们标准化,并逐一运用到企业实践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

  然而,这种方法类的东西只是皮毛而已,只是现代企业管理实践的外在表现形式而已,其并不是现代企业管理之根本,其根本是我们信奉的哲学、遵行的文化。也就是说,哲学与文化是现代企业管理理论形成的根本,东西方人们的实践都是如此,然而,我们中国人却舍弃了自己的根本,去学习别人的皮毛,如何成功?其结果必将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事实上,这些方法只能成为我们的一种借鉴,不能成为成功的标准,否则就是“纸上谈兵”。然而,中国现代管理学就是在纸上谈兵,将没有差异化,一般性的管理策略与方法落实到千差万别的中国企业中,不是纸上谈兵是什么?我们在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在日本可以,中国就不可以?”“为什么美国人可以做到,而在中国人就做不到?”“为什么GE可以做到,而中国企业就做不到?”原因一目了然:舍弃了根本,学习多少皮毛都无济于事。

  所以,我们不迷信于欧美现代企业管理,并不是不去借鉴他们的取得成功的方法与策略;我们不去复制他们的管理方法、管理技术,并不是不去研究欧美的管理学。问题的关键是,一方面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中国人的处事哲学、文化习惯到底是什么;另一方面我们要将欧美的东西中国化,使其具有中国特点而后再实行,让其“为我所用”。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