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家族CEO“政变”记

培训讲师谈管理:家族CEO“政变”记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哪一方是对的?

  午夜的印尼雅加达,麦娅·宛纳迪坐在家中写日记:我好累,但还是得打起精神。父亲指望着我帮他做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可怕的是,我相信他真的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他总是如此。但此时此刻,我真的很纠结。我诚心祈祷,在我下笔的时候灵感也能显现。他期待我明天给他答案。


  情况很简单。父亲贾亚·谭3年前从我们家族企业Martapura集团的CEO职位上退休。他将公司交给了一位非家族成员CEO管理,以确保公司能够重振雄风,继续发展。但是公司从经济危机中复苏的艰难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我的几位堂兄弟如今请求父亲出山。父亲对此心动不已。对他来说,退休生活着实无聊。当谈论重回公司时,他两眼放光。然而我哥哥里奇却对父亲考虑“政变”感到震惊。他认为,谭氏家族必须遵守它所制定的治理原则,否则公司就完了。


  我想知道哪一方是对的。


白手起家

  白手起家


  二战后不久,我的祖父和祖伯父在印尼创建了公司。尽管时局艰难,但是随着苏哈托上台,他们这家小蔬菜公司得以发展起来,很快就将食品外销至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祖父负责经营出口业务,而祖伯父则负责管理棕榈树种植园。


  1961年,父亲12岁,开始进入公司帮忙。父亲说,他的童年充斥着肉豆蔻的味道,因为他要将盒装的肉豆蔻搬到船上。他至少跟他的两个兄弟(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一样能干,并且很快证明了自己是谭氏家族同辈人中最具商业才华的人。20世纪70年代,他推动公司进军棕榈油业,并参与创建了食品连锁店。


  我那书呆子气的大伯是CEO的候选接班人,但他有足够的自知之明,知道他并非最合适的继任者,倾向于让我父亲接班。而我那吊儿郎当的副总裁叔叔则反对这一方案,他担心我父亲会颠覆一些事情。


  接班人问题愈演愈烈,直至1979年,祖父召集他的三个儿子以及其他家族成员开会。在起居室里,祖父公布了一部他和祖伯父共同制定的家族宪法。根据家族宪法,家族成员必须同心协力,互敬互爱,求同存异,彼此谅解,并将公司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


  然而,祖父在宣布“二儿子贾亚将接任CEO”后,父亲和叔叔之间并没有太多互敬互爱。


  不过,在经过长时间的沉默后,大家握手言和。


兄弟失和

  兄弟失和


  推动公司发展并不难。通过并购胶合板和橡胶出口公司,父亲努力扩大公司规模。然而遵循家族和谐的宗旨却困难重重。


  我叔叔似乎认为,Martapura集团的存在仅仅是为了服务于谭氏家族。而我父亲则想让公司各个领域的业务都成为全球顶尖者。因此,他坚持认为,在考虑职位晋升时,他的儿子里奇应被一视同仁。但我叔叔则在幕后运作,以确保他的儿子弗雷德、罗伊和比尔能够在运营部门得到高管职位,尽管他们都有明显的缺点。


  多数时候,父亲容忍了这些行为。但当杂货店部门的负责人意外过世,令弗雷德成为接班人选时,他不能再忽视这一公然的裙带关系。父亲迅速替换了全部领导团队,此举惹恼了我的几位堂兄弟以及叔叔。父亲随后召集了一次家族会议,解释说他此举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并要求亲戚们理解。


  祖父当时也在场,尽管身体抱恙,脸色苍白,可威严依存。他的在场具有强大的震慑力,叔叔做出让步,并表示了赞同。


  里奇如今是首席运营官,但弗雷德、罗伊和比尔从未晋升至如此高的位置。大伯的儿子们也未能进入领导层。至于我,我非常开心能够置身事外!在斯坦福大学攻读MBA学位时,我遇到了超级棒的丹尼尔·宛纳迪并嫁给了他。


  现在,我们在雅加达经营一家语言学校。我很满足于当个局外人,并成为父亲信赖的参谋。他的一些朋友有时会打趣说他听女儿的话行事,但他只是一笑了之。


家父逆袭

  家父逆袭


  祖父过世后,大伯和叔叔来往更加密切。有传闻称,叔叔让大伯相信,我父亲的CEO任期快要到头了。我很确定,叔伯二人正在为他们的儿子做打算,堂兄弟们正在寻求更高的职位。此时,东南亚金融危机令印尼的经济增长遭受重创。在这样的大气候下,或许他们也感觉到父亲可能地位不稳。


  一天下午,父亲坐在我家庭院里,向我道出了他对传言以及经济下滑的担忧。我告诉他,他所采取的大胆举措从未行差踏错过。他很爱听这些话,并且开始兴奋地思考如何利用这场经济危机。在随后的3个小时里,我帮他构思了一项计划,让公司立足于更专业的管理,以便能够持续“7代以上”。


  Martapura集团将会在雅加达证券交易所上市,这要求公司更加透明和诚信,集团下属的所有公司都必须按照国际行业标准要求自己,我父亲将会让更多职业经理人担任要职。


  预见到会有人反对这一计划,父亲建立了董事会。他还承诺8年后退休。我对此一笑了之。我无法想象他会这么快退休,也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这些未雨绸缪的努力奏效了:有机会成为董事会成员和能够看到父亲放弃CEO职位对我的叔伯而言颇具吸引力。他们同意了整个计划!


  随后,公司业绩实现了大幅增长。随着经济逐渐改善,公司也扩张至机械和化工品进口领域。非家族成员管理者被提拔至高位,并受邀成为公司股东,但家族成员仍绝对控股。父亲因为对印尼的杰出贡献得到Mahaputera(意为“伟大的公民”——译者注)勋章。


  我真的认为父亲工作得太投入了,以至于没有意识到8年、9年乃至10年已过。我也认为,他的亲戚和员工私下均乐于看到他留任,因为他做得相当出色。只是到了2008年,当全球经济危机来袭时,我的叔伯和堂兄弟们开始抱怨连连。


  父亲又一次来找我。预见到这次危机更甚于上一次,父亲说,他真心不想此时离开公司。我强烈地感到,他应该坚持当初的原则,按时退休。如果非家族成员CEO难以胜任,父亲还是可以回来。如果有人指责他虚伪,他可以说,自己已经真诚地努力遵守过新的公司治理体系。我提醒他,大胆之举就是他的标签。他报以微笑。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寻找,公司最终聘用了黎巴嫩裔加拿大人阿明·图埃尼担任CEO。他此前曾经营过一家总部设在多伦多的食品公司。图埃尼先生甫一到任,父亲就提醒他(一如我曾跟他讨论过的那样),如果无法达成预期目标,任何高管都可能被替换。图埃尼先生表示他全明白。


二度出山

  二度出山?


  父亲退休一个月后,我和丈夫、孩子以及父母进行了一次美妙的旅行。我们去了那些只在书本或电视上看过的地方:罗马、巴黎和柏林。不过,回到雅加达后,父亲发现自己没有太多事可做。他买了一艘非常昂贵的游艇,但这也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与此同时,他眼睁睁地看着公司日渐衰落却爱莫能助。偶尔,他会带着笔记本和一支红色“三福”牌笔到我家草拟一些复兴计划。可是如今,他只是公司的一个股东而已。“除非我的兄弟和侄子们投票时跟我站在一边,否则我永远不会再有影响力了,”他说,“可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帮我。”


  他错了。图埃尼先生未能如预期那样让公司业务实现逆转,这让我的堂兄弟们大为苦恼。作为香港地产的投机者,他们承受了低分红的痛苦,同时还在担心违约问题。无论在他们眼中我父亲有多少缺点,至少他在职期间,他们得到了相当高的分红。此外,图埃尼对我堂兄弟们的看法显然比我父亲更消极,因此他们完全被边缘化。“专业”的管理方式没有取得家族成员预期的效果。


  昨晚晚餐后,弗雷德、罗伊和比尔在我家向我父亲提出了他们的想法。他们说,自己意识到,如今公司规模之大,情况之复杂,惟有一人具备超凡智慧能够驾驭它。父亲听后一脸笑容。他已经等了很长时间才从他们口中听到这番溢美之词。他们补充说,图埃尼先生似乎太谨慎,没有决断力。“他不是贾亚·谭。”他们说。最后,他们给我父亲抛出了一个问题:他考虑重新出山吗?


  我当时激动万分。父亲需要重新投入工作,公司也需要他的才智。而且,这不也正是我当初建议的那样吗——他的退休可能只是暂时的。


兼听则惑

  兼听则惑


  今天,里奇和阿明·图埃尼一起来学校找我。我只在为图埃尼举办的接风晚宴上见过他一次。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图埃尼先生看上去远不如当初那般光彩照人。


  里奇解释说,我堂兄弟们的提议已经众所周知。他们正试图取得其他家族成员的支持,并且很多人似乎认为此事可议。“但你必须劝他不要接受这个提议。”他说。


  “他会自己做决定。”我没有正面回答。


  图埃尼先生说道:“贾亚·谭在公司备受尊崇,受之无愧。但我们面临全面挑战,必须向前发展,而不是倒退。”


  “我父亲有很多推动公司发展的想法,”我说,脑海里浮现出他那支红色“三福”笔,“出售棕榈油业务,剥离其他一些表现不佳的资产。”


  “这些想法我都听说了,”图埃尼先生说,“我很欣赏这些想法,但是经济衰退让我们无法剥离资产。业务只能以最低价格出售。我们的市场虽已遭受重挫,但一旦经济开始复苏,我们很快就能重振旗鼓。”


  对剥离资产一事,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我此时似乎能听到父亲在耳边说:坐以待毙不是一种战略。


  里奇插话道:“麦娅,10年多来,公司一直基于一个观点运营:成为一家拥有职业经理人的专业公司。父亲的回归将否定这一切。‘政变’可能会毁了我们的声誉,让我们失信于分析人士和外围投资者,更不用说会打击非家族成员高管的士气了,他们可能会质疑自己在公司中的前途。”


  我想要快速列举出几个由家族成员出色运营的公司名称,比如美国裴顿农场有限公司(Perdue Farms),以及日化用品制造商庄臣公司(SC Johnson)。不过,我想,同样也存在一些反面例子。新闻集团不就因为默多克迟迟不肯退位让贤而股价大幅缩水吗?


  今天早上,我还很明确要给父亲何种建议。我很期待看到父亲重新回去工作。但是到了晚上,我完全困惑了。究竟什么才是明智的选择?(译/万艳 校/鲁志娟)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