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该你在家带孩子了!

培训讲师谈管理:该你在家带孩子了!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谁照顾孩子

  苏西·戈登和安东尼奥·巴里莱夫妇共同拥有制造公司Bottoni,该公司总部设在米兰。两人有两个女儿,一个两岁,一个三岁。为了照顾他们,两人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连好好谈话的时间都没有。


  “轮到我了!我来搅!”小女儿卡米拉叫了起来,姐姐露西娅刚刚从她手里夺走了木勺。安东尼奥在帮女儿们做薄饼,用上了她们外祖母上次从美国前来探望时带的配料。他拿走勺子还给卡米拉。露西娅立刻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安东尼奥尽力忽视她。他对正在倒咖啡的苏西说:“你刚才说有事要跟我讨论?”


  “是的,不过也许我们该等一会儿,等安静了再说。”她大声盖过露西娅的嚎啕之声。


  安东尼奥笑着说:“那可能得等上一个月。”


  他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把木勺递给露西娅,苏西则把面糊分成两碗,让两个女儿各自有一碗可以搅拌。


  “让她们学会分享这事暂时就到此为止吧。”她说。然后她停下来,开始发表深思熟虑了几个月、当天早上洗澡时终于想好了的话。“我就直说吧,我准备好重新回去上班了。我现在感觉跟工作和员工隔离了一样。我好怀念那些倾情投入工作的日子。不过这不仅仅是为了我。公司目前需要一个懂运营的人来经营。这几年,你雇了新的经理,维护住现有的客户,还签了新客户,已经做得很棒了。不过,现在我们需要使生产过程更加合理化,并提高产品质量以达到客户的期望。而且女儿们也处在一个不错的阶段,比半年前好带多了,也更好玩了。现在正是她们爸爸接手的绝佳时机。”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想交换一下——按我们之前约定的那样。”苏西答道。


  “什么时候?”安东尼说着,把注意力转向炉子上的平底锅。


  “我想从5月1号开始。”


  安东尼奥转过身来称:“离现在还不到两个星期!”


  “对,这段时间足够完成交接了。我对生意也不是完全的门外汉。安东尼奥,为什么你听上去这么吃惊?这是我们以前约定过的啊。我先在家陪孩子一段时间,接下来轮到你。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


  “我三岁了!”露西娅大声说。


  实际上,在露西娅出生前几个月,他和苏西就在一次晚餐中规划好了这一切。当时他们刚从西门子公司离职,接手了这家家庭经营的制造公司Bottoni。该公司生产纽扣、按扣、拉链以及其他配件,公司向意大利制衣企业供货。他们花掉了自己的存款还向银行贷了款,不过没有投资人,所以公司还是他们全资所有。他们一起上INSEAD时就有一个梦想,找到一个能让他们搬回意大利、靠近安东尼奥家并过上平静生活的机会。这次,他们终于实现了。


  在苏西怀孕后,两人决定让安东尼奥接手Bottoni的生意,而苏西则在家带孩子,一切都很合情合理。安东尼奥是意大利人,能更好地理解本地的职场文化,在销售方面也很有经验。他可以开拓业务,苏西则可以在必要时发挥她的管理专长。当苏西准备好,或者当公司需要她时,她会接任CEO。暂别职场去当全职奶爸,安东尼奥一度也很喜欢这个想法。


  但现在,站在厨房里,安东尼奥看起来大为吃惊,显得有些左右为难,而苏西则有些恼火。“有问题吗?”她问,嗓音也高了起来。


  “亲爱的,”安东尼奥说,“我不是不愿照做,只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我知道我们常谈起这个,但在此之前一切都感觉不太真切。调整太大了,对我,对你,对女儿们,对员工们来说都是——” 安东尼奥的话再一次被尖叫声打断。卡米拉把自己的汤匙插进了露西娅的碗里,露西娅随即反击,把面糊抹到卡米拉的头发上。


  “露西娅·巴里莱!”苏西说,“够了!”


  “咱们稍后再讨论好吗?”安东尼奥说着,把卡米拉从地板上抱了起来。


  “好的,”苏西说,“不过要快。”


这行不通

  这行不通


  半小时后,安东尼奥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后,开着他的菲亚特前往Bottoni的办公室。他庆幸自己能离开家,有些安静的时间仔细想想。


  苏西是对的。他们有过约定。他也理解为什么她希望他履行约定。苏西是一名杰出的经理人,一个很棒的领导者。当初在西门子工作时,她四年获得四次晋升,这一切他都乐见其成。目前,生意已经走上了正轨。苏西更多地参与管理无疑能让公司受益,尤其是在公司现有的客户基础上。


  但他真的该遵守当初的约定吗?放弃公司CEO的职位,在家当全职奶爸?


  他的确是个很关心孩子的爸爸,比他父亲在他身上花的心思多得多,也胜过他的任何一位朋友。他总是在下午5点前到家,买生活用品、做饭,还刻意从不在周末远行。


  在工作上,他也做得非常不错。过去一年,他和公司的销售经理丹特一起保住了几个大客户。他们是一个很棒的团队,虽然丹特真的喜欢并敬重苏西,但很明显他把安东尼奥视为惟一的老板。安东尼奥也知道,绝大多数员工都这么想。


  也许他们能在一周里分分工,这样两人就都可以在家待几天,也能上几天班?或者找个保姆,直到两个女儿都上学?


  安东尼奥想起自己的父亲,后者曾拥有一家类似Bottoni的公司,也曾多次警告过他,不要对妻子许下做不到的承诺。当时安东尼奥觉得他父亲的做法是沙文主义,他竭力解释自己与父亲不同,是真的想要和孩子待在家里。但他父亲是对的。安东尼奥并没想到自己在真要和苏西对调角色时会如此进退两难。


并非易事

  并非易事


  苏西也为能独处一段时间而感到解脱。女儿们正在院子里玩,暂时很安静。她坐在餐桌旁,打开笔记本电脑。Bottoni运营部门负责人亚历山德拉给她发了些修订过的流程单。她们谈过为K1配件改进生产线的问题。苏西仔细检查了细节,不禁感慨这才是她读完MBA后该做的事。


  Bottoni现在需要她,苏西工作上的挚友亚历山德拉经常这样对她说。安东尼奥老练地从前任老板那里接过生意,引入了新的经理人,扩大了客户群,提高了售价,并偿还了债务。但现在是时候让技术型和注重细节的领导者接手了。她已准备好提升公司的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安东尼奥绝对做不了这个。


  更何况,两人还有过约定。他们是以商业伙伴而不是配偶的身份,一致同意这么做的。安东尼奥怎么能食言呢?


  当然,苏西明白,要想照顾好露西娅和卡米拉并非易事。安东尼奥是个很棒的父亲,比她精力旺盛且随和得多。而且考虑到女儿们上学后就会受到老师和朋友们的影响,两人还约定,要在她们上学前,每天多与孩子们相处。


  露西娅跑了进来,说她肚子饿了。一小时前她刚吃过早餐,不过苏西还是给了她一个苹果,让她去外面玩。


  当苏西的母亲得知她与安东尼奥的约定时是怎么说的?“男人们连下个礼拜的事都无法做计划——更不要说几年以后的了。”她劝苏西继续工作,像他们最初那样保持平等。苏西对在家陪孩子的决定并不后悔,这段时间对她和孩子们来说都极其重要。但她也许太过天真,以为重返公司很容易,安东尼奥对退出工作不会有异议。


何谓公平

  何谓公平


  当天晚些时候,安东尼奥开车到了家附近的瓦雷泽公园。他还没看到在秋千上玩耍的女儿们,就听到她们大喊:“爸爸!爸爸!”女儿们看到爸爸便跳下秋千,跑过来拥抱他。他发现苏西坐在附近的一个长凳上。看到她冲他微笑,他稍许安心。


  “现在也许是讨论的好时机。”他说。女儿们又跑去玩秋千了。


  “我不知道要讨论什么,”苏西说着,笑容渐失,“我一整天都在想这件事,我们曾经约定过,这是我们当初都想要的做法。”


  “我也一直在想这事,但现在不是很确定了。我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


  “当然,这看起来有些吓人,我明白。但这和我们当初移居意大利、收购Bottoni、生孩子一样,让人有些害怕。你总是需要我来推着你做重大决定。所以,现在我就来推一把。”


  “可是,我们还有其他选择。”他说。他此前曾和丹特讨论过此事,他们想出一个办法:让他和苏西分享这个职位,共同出任CEO。


  苏西摇了摇头。“理论上,这听上去不错,”她说,“但现实中不可能奏效。这么做会造成混乱。员工们会一直弄不清该向谁汇报,更糟的是,他们只会找能给他们满意答案的领导者商量事情。另外,孩子们怎么办?”


  “露西娅很快就要上幼儿园了,卡米拉的话,阿达丽娜的孩子上的那个日托所怎么样?”他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不,不,这不公平。你不能把父母的责任外包给别人,”苏西说,“我们移居到这里,拥有了自己的生意,是为了过上慢生活,不用再过一个星期工作60小时的日子,而且还能抽出时间和孩子待在一起而不影响我们俩的工作。你会爱上与孩子们待在一起的时光的。”


  “显然你并不爱。”话一出口,安东尼奥就后悔了。


  “我当然爱,但我也热爱工作!”苏西也不客气起来。


  “我也是!”安东尼奥回击道。他们坐了一会,各自生闷气。


  “那我们怎么办?”安东尼奥说,“显然,我们俩的要求不能都得到满足。咱们为什么不问问员工们或者女儿们的想法?”


  苏西知道这提议有多荒谬,但她并没有指出来。相反,她握住了他的手。“亲爱的,”她说,“这事得由咱们俩做决定,而且该轮到我去工作了。”(译/陈笛 校/牛文静)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