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董事就该低调吗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董事就该低调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终于,萨拉觉得她必须和 J.P.奥法特约个时间谈谈了。两人都是佛罗里达州一家购物地产开发集团的高管,J.P.是CEO,萨拉则是该公司的董事。萨拉对公司和J.P.都尽心尽力。但随着最近董事会议变得密集,J.P.和她的关系却越来越疏远。

萨拉认为,问题的关键一目了然,在于他们对公司CFO锡德·耶比的看法上。尽管萨拉反复要求锡德为她提供详尽的财务报表,他却置若罔闻,继续带着两页没有注解的简单财务分析出席董事会。如果无法掌握公司运营或会计方面细节,萨拉和公司其他董事该如何进行财务监督?

但是,萨拉的观点并未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她逐渐感到孤立。几个月前,J.P.曾私下告诉她自己很感谢她在财务问题上对锡德的认真要求。这位年轻又缺乏经验的CEO坦言,自己不太敢向锡德提出强硬问题,毕竟锡德比他早入行10年,经验丰富。而且J.P.的父亲、公司创始人兼现任董事会主席比尔·奥法特似乎并不在意细节文件的缺失,令此事更加难办。

萨拉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房地产行业顾问,总是热心帮助他人。但是来自锡德和其他董事对她的异见开始甚嚣尘上。而且其中一名董事还指责她有私心,企图杀CFO的威风。另一位董事则当面指责她话太多,就像自己青春期的女儿。萨拉表面上不为所动,但作为董事会惟一的女性,内心已经倍感畏惧。甚至连曾经夸她坚韧不拔充满进取心、并提拔她做董事的比尔,也说其他人认为她“太固执”。萨拉认为,是时候让J.P.为她出头了。

上一季度

锡德加了一页陈述流动资产的PPT,萨拉稍微得意了一下。这是个小胜利,但本质上无足轻重。两周前,J.P.将她拉到一边,让她停止和CFO争论。起初她吓了一跳。争论?她只是提出问题而已。此外,她以为J.P.希望自己挑战和质疑锡德。于是,她决定尝试一种新方法:在召开董事会前,她给锡德打了电话,建议他在PPT陈述中加入一些关键细节,比如流动资产的介绍。

萨拉认为,锡德必须明白自己不能用一张幻灯片敷衍了事。在他的陈述结束后,萨拉举起了手。她甚至听到了周围人的叹气声。她说:“锡德,感谢你给出的附加信息,但正如我们几周前讨论过的,如果你能提供更多信息会更有帮助。比如,和同行业其他公司相比,我们的财务比率情况如何?最好的、最基本的以及最差的流动资产项目分别是什么?”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锡德向比尔耸了一下肩,好像在说:“你看到我要应付什么麻烦了吗?”比尔用笔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安静。“我们不能为每份财务报告争吵一番,在座的都是资深的公司领导,”他用笔指了指在座的人,“阿韦里是货车运输公司CEO,路易斯管理着一家银行等等。他们常看财务总结报告,不想在无用的细节上浪费时间。”

“但研究细节是我们身为董事的职责,”萨拉说,“即使公司股价在稳定增长,但是我们越来越依赖于利用浮动利率债券购入表现不佳的资产,然后假设这些资产价格会继续稳定,公司还能以较低的利率再融资。但这个假设太大胆了,董事会有权知道更多细节,以便判断我们是否要继续执行这一战略。”

比尔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而是转移了话题,结束了这段讨论。这让萨拉感到愤怒。她当即闭嘴,但当晚她就给J.P.写了一封信,首次正式以书面的形式表达了她对公司战略和锡德汇报方式的担忧,她认为锡德的方式对一家大型地产投资信托机构(REIT)来说太过随意。在信中她还要求在自己与家人休假一周后,与J.P进行一次一对一的会谈。

姐姐的建议

萨拉在出发度假前,和姐姐贝琪共进晚餐。贝琪是一位生物技术领域的创业者。尽管她们都忙于应付各自的工作和大家庭,但彼此关系亲密,经常交流。

萨拉在她们最喜爱的餐厅等姐姐的时候,收到J.P.同意见面的回复,但J.P.的邮件很简洁,令她略感不安。

萨拉见到贝琪的时候,脸上的忧虑挥之不去。“怎么了?”贝琪立刻问。“是我所在的董事会——那家地产公司,”萨拉长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们现在是国内第二大REIT吗?我们手握数百个房产,赚了很多钱。但我们的管理团队仍然觉得公司应该按照几年前家族作坊式的做法运营。我简直无法容忍。特别是无法容忍CFO锡德·耶比对数字漫不经心的态度。”

“我知道,你提过他。”贝琪说。

“他自信心爆棚,像个牌品不好的人,拿着一手不怎么样的牌还敢下大赌注。除了我没人提醒他。我好多次就数字问题质问过锡德,这也是J.P.让我这么做的。J.P.曾经还说公司不能没我,但现在看来他对我很冷淡,反而对锡德大开方便之门。”

“锡德到底做错了什么?”贝琪问。

“2011年的时候,我们完成了好多桩大型收购,购置了很多物业,同时也负债累累,很多融资都是靠短期借债。如今,公司的杠杆比率比任何一家竞争对手的都要高。锡德说资产价值稳定,消费者回归市场,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如果我们再经历一场经济下滑怎么办?没人关心这个。”

萨拉叹了口气:“其他董事都讨厌看到我质问锡德,他们觉得我有私心,但我真没有,完全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

“在你质问他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做了任何道德败坏或非法的事?”贝琪问道。

“没有。”萨拉答道。

“发现他不称职、愚蠢或者粗心大意?”

“没有,但是——”

“被误导、冲动、可疑?”

“呃,我的确觉得他的很多决策值得质疑,特别是关于我们的资金杠杆。”萨拉说。

“但他的确帮助公司安然度过了次贷危机和经济低迷期,不是吗?”贝琪反问。

“是的。”

“这大概就是你在董事会没有任何同盟的原因了。”

J.P.办公室内

萨拉和J.P.在真皮沙发上相对而坐,J.P.看上去有些紧张。“萨拉,你知道我能力有限,”他说,“我不可能知道所有和商业有关的东西。我以前也和你说过,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没有——”他犹豫了一下。

萨拉接道:“没有我,我知道,对此我很感激。”

“不——我说的是锡德,对不起。”

萨拉盯着他,一时语塞。

“萨拉,你的才华非常了得,”J.P.继续说,“你对问题的质疑,特别是针对财务的质疑,非常有帮助有见地。你的话总是很重要。”

“但是?”

“但是锡德表示,他对董事会的状况很沮丧,而且他准备要递辞呈了。”

“真的?”那太好了,萨拉心想。

“但是如果你能,如他所说‘缓和一些,别管这事’,他就不走了。”

萨拉惊呆了,震惊的程度让她一时缓不过神来,好一会才恢复。她意识到J.P.的表达有着前所未见的坚决。他真的是在给自己下最后通牒吗:闭嘴或者出局?(牛文静/译 康欣叶/校 万艳/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