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越紧张,越要放手一搏

培训讲师谈管理:越紧张,越要放手一搏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露丝·雷克尔认为,越让你紧张不安的职业变动,往往越意味着大好机遇。从一开始做厨师,然后到美食评论家、传记作者,再到后来的《美食》(Gourmet)杂志主编(该杂志于2009年停刊),雷克尔已经学会了从容应对工作变动。在最近的冒险项目美食网站Gilt Taste也遭遇停业后,她开启了她的小说写作之旅。

HBR:接管《美食》杂志时,你是如何实现从个体生产者到管理者的角色转换的?

雷克尔:其实我之前有过管理方面的经验,只是没有体现在简历中。我在《洛杉矶时报》工作时曾经当过经理。该报拥有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美食版——每周版面占到了60到70页、团队人数众多、甚至还配备了实验厨房和摄像室。尽管如此,我依然对此抱怨不停。我算是被威逼利诱到主编这个岗位上的,从曾经的餐厅评论家,一夜之间成了20人团队的管理者。他们一直跟我说,“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些管理方面的课程。”但是,我根本没有时间,不得不将适应期尽量缩短。

刚开始,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我从一些食品料理学家那里学到了很多。但他们既不是作家也不是记者,与我从事的工作完全不同。起初我会跟他们说:“把你的笔记给我,让我抄下来。”一段时间后,我才意识到管理是一门艺术,因此我委任一位擅长管理的女性来做我的副手。我们彼此都学到了很多。我最大的成就感是,两年后,她跟我说:“我要辞职。与你共事非常安稳,但缺乏挑战。我现在想走出去,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之后,她驾车游遍全美国,最后在波特兰定居下来。

由此我意识到,不能期望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管理的最大秘诀在于,发掘每个人的特长,而不是将他们安置在一个固定岗位上。找到每个员工擅长的领域,据此为他们调整工作安排,而不是相反的做法。

HBR:你如何判断正在考虑的重大职业变动是正确的?

雷克尔:我每次总认为变动是错误的做法。当我接到《美食》杂志的工作邀请时,我跟我助养的一位阿姨说:“现在时机不对,如果换在一年后,我也许会去。”她看着我说:“露丝,永远不会有最合适的时机。”这是我得到过的最好建议。最让你紧张不安的事,最值得你放手一搏。

HBR:然而,现实中如此行事可不那么容易。你如何让自己接受这些变动?

雷克尔:你想想未来10年或15年,然后问自己:“到那时,我还想继续做目前的工作吗?我想不想接受其他挑战?”青春永驻的秘诀之一是,一直保持对未知领域的探索与尝试,并坚持学习。

HBR:不同于男性领导者,女性领导者会给办公室文化注入一些新元素,你认同这点吗?

雷克尔:是的。首先,我认为她们更为实际。其次,她们更敏感,更善于从全局平衡工作与家庭。当然,从大企业到餐馆,当今美国职场里人人都需面对这一难题。我们需要找到更好的解决之道,让人们对自己的家庭和职场生活都满意。每当《美食》杂志有年轻编辑告诉我怀孕的消息时,我都会跟她说:“你马上就能体会到内疚的滋味了。当你在工作时,就会觉得自己应该回家。当你回家了,又会觉得应该工作。无论你做哪种选择,都会内疚。”我们必须解决好这个困扰全美国人的难题。

HBR:你是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特别是在你儿子还小的时候?

雷克尔:带着深深的内疚感。我牺牲了大量睡眠时间,尽量做到两头兼顾,当然也很可能哪头都没顾上。但我是个天生的工作狂,而且幸运的是,我有很多很好的帮手。餐厅评论家这个工作也有好处,因为每晚我得外出就餐,所以下午2点就能离开办公室,去学校接上我儿子尼克(Nick),然后陪他一整个下午。在他还小的时候,我可以不坐班,堪称幸事。

HBR:你不仅仅是《美食》杂志最后一任主编,还为它带来革新,由此赢得了很多荣誉。你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雷克尔:这不是什么难事。这本杂志几乎完全以自上而下的方式运作。编辑会接到指令:“你要做这个、这个和这个。”在我来之前他们从来没开过会。我到了之后,对他们说:“我们被授权可以做任何我们想做的选题。你们认为该做什么?”在第一次会议上,长达3 个小时里,我未发一言。所有员工想做的和我不谋而合,而且在1999年所有心智正常的美食爱好者也都会这么想。

我们的第一期农产品特刊(曾引起不小的轰动)不是我的想法,是员工们的创意。他们全都渴望掌握主导权,我也希望所有人都能体会到这本杂志与他们休戚相关。因此如果碰到一篇我个人不是很喜欢的文章,但是作者据理力争,我还是会安排文章上版。对那些不喜欢被告知应该干什么的员工们来说,我是个不错的老板,而那些仰仗老板指令行事的人们则会很快离职。

HBR:除了主动性,你还注重员工身上哪些品质?

雷克尔:多数情况下,我会希望员工能在其他方面比我更聪明。比如,我希望艺术总监比我更懂得杂志以哪种设计呈现更好,专题编辑的想法比我更前卫,文字编辑是世上最严苛的挑错者。我希望每个下属能擅长某个领域,然后授权给他们就可以了。

HBR:在你的新书中,有个场景是讲你虚构的那本《Delicious!》 杂志遭遇停刊。我猜这些细节来自你在 《美食》杂志的工作经历。回首过去,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所改进?

雷克尔:我本该做得更好。我本应花更多时间与那些企业高管做朋友。我以前没这样做,真的很不明智。但舆论盛传的那些导致《美食》杂志关门大吉的原因(诸如说我们野心太大,涉猎太广或过于挑战极限等)都不是问题,我不会对其做丝毫改变。对我来说,工作就要倾力而为。即使时光倒回,我也不会因为有停刊风险,就为杂志定一个中庸或平淡的基调,这不是我的个性。时青靖 | 译 刘铮筝 | 校 万艳 | 编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