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特斯拉绝非“颠覆式创新”

培训讲师谈管理:特斯拉绝非“颠覆式创新”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特斯拉绝非“颠覆式创新”

《哈佛商业评论》2015年5月刊《特斯拉绝非“颠覆式创新”!》一文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让他在哈佛商学院的同事汤姆·巴特曼开展了一项研究,结果表明,特斯拉并非颠覆者,只是典型的“持续性创新”。

克里斯坦森发明了这一术语,所以他完全有权力作出上述裁决。尽管如此,我认为特斯拉提供了一个迥然不同的客户体验,其他汽车制造商都无法模仿或与之匹敌。我们通过调查发现,当人们购买特斯拉的时候,他们并不是购买代步工具,而是购买一种未来体验——我们称之为“太空船计划”。消费者并没有把特斯拉和任何东西作比较。

特斯拉体验的关键元素包括购买流程、没有燃油费(假如你购买别的车时要预付燃油费)、没有强制服务检查、改善空气、折旧率较低以及驾驶体验。特斯拉彻底重新定义了顾客体验,任何人都很难效仿。

——阿科什·托尔奈

能力矩阵公司CEO

在2015年对特斯拉下结论为时尚早。在1997年平板电视售价1.5万美元时,你也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如今不到500美元你就能买一台平板电视。类似的事情也会发生在电动汽车上。高尔夫车是自行车的替代品,但替代不了汽车。在中国,人们使用高尔夫车是因为难以获得汽车登记资格。然而在美国,城镇是围绕汽车构建的。如果电动车想成为有价值的替代品,就必须至少一次能行驶200英里(约合321.87公里)。目前,特斯拉是惟一能生产这种车辆的制造商。

——托德·洛克伍德

作家兼摄影师

这篇文章忽略了电池技术的飞速变化,正是这种变化增加了电动车的潜力。大幅投资电池领域的特斯拉已经准备好引领这一浪潮。并且,特斯拉在电动车核心电气工程和电子科技上取得的经验也会助其一直走在前沿。一旦电动车需求增大,这一市场中的所有竞争者将不会处于同一起跑线。特斯拉可能不是颠覆式创新者,但它拥有明智的战略。

——雷吉·马修

Narsee Monjee管理研究学院商业分析教授

尽管我很赞赏克里斯坦森的“颠覆式创新”理论及其定义,但我对其应用时的狭隘观念倍感失望。文章假设特斯拉是一家汽车企业,但如果它是一家把技术运用在汽车制造上的电池公司呢?如果它还把技术应用到我们的住宅上,就像其最近宣称的那样,在不远的未来让我们从国家电网中解脱出来,利用太阳能充电电池呢?

特斯拉很可能会改变我们生产以及消耗电力的方式。它的颠覆性不会体现在汽车产业。但正在酝酿中的结构变革将会影响主流发电企业和能源公司。影响会慢慢渗入能源产业的每个部门,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领域。

——卡梅伦·蒂平

国际商贸发展研究所(IIBD)校长

巴特曼回应:当评估颠覆能力时,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分别分析产业层面和企业层面的动态。平板电视降价是因为,成本低廉的颠覆者迫使许多原有高成本制造商退出市场。虽然特斯拉可能是一个能源公司而不是汽车公司,但它并不生产电池,而是从松下购买行业标准电池。特斯拉的创新在于组装电池组,但大多数潜在未来科技以及成本改善都依赖于电池本身。因此,人们期待这些进步带来的受益能造福整个产业。除了出色的品牌,比起其他蓄能公司或公共事业,特斯拉是否拥有可持续的竞争优势尚不明确。

众说2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