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为升迁隐藏真我,值得吗?

培训讲师谈管理:为升迁隐藏真我,值得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有事要告诉你。”戴维·李对马克·布朗说。戴维是韩国工业集团Hanguk美国分部总裁,马克是他的技术副总裁。

“是好事么?”马克问。

“我可说不准,”戴维答道,“首尔那个职位,他们想让你去。HR马上发正式邮件给你。”

Hanguk是一家迅速发展的大型公司,经营范围涵盖了电子、生物科技、航运、建筑及化学制品。公司最成功的移动通信业务部门刚刚与卡塔尔一家主要移动运营商签下一笔大单,接下来6个月要为这家大客户在中东的手机网络开发智能手机系统,因此公司正在招募新的软件开发主管前往首尔总部就职。向阿拉伯世界扩张是公司首要战略目标之一,管理层会密切关注这个项目的进展。

这是马克梦寐以求的职位,如今似乎唾手可得。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马克说,“有什么问题吗?”戴维忧虑的神情令他不解。老板看到自己手下有价值的员工获得升迁,心情复杂也是理所当然,可戴维对马克来说不仅仅是上司。他是马克的导师,一直推动着马克在事业上前进。况且这次只不过是为期3年的内部晋升,两人依然供职于同一家公司,马克在总部的工作结束后可能还会回到旧金山来。

“我明白这会给你带来困扰,”马克说,“这边还有别人可以代替我的。”

“我只是想确认,你做出的是适合自己的选择,”戴维谨慎地说,“如果能确定你选得对,那我一定鼎力支持。可是我不知道韩国这种地方适不适合你,职业和个人两方面的考虑都有。而且那个职位要在中东呆很长时间。”

马克懂了。“你是说,因为我是同性恋。”他干巴巴地说。

数年前,Hanguk在马克就读的商学院开展校招,招聘人员向马克保证,说这家公司非常美国化,大家都用英语交流,不排斥外国人,升职加薪视绩效而定,工作氛围轻松愉快。公司董事长朴在庆曾说,他希望Hanguk在韩国成为一个进步的象征,与全世界竞争对手相比肩。这番话常被援引。马克的确发现,他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这是因为旧金山办公室的运营相当独立。

总部的情况有所不同,马克当然知道。他去过几次,亲眼所见。事实上,戴维就是在首尔度过了大半少年时光的韩裔美国人,他花了许多时间培训团队,教他们学习如何在等级森严的财阀企业文化里进退裕如。然而马克从未料到,性取向竟会成为自己在公司发展的绊脚石。

“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戴维说,“韩国这个国家也是。但韩国毕竟不是加利福尼亚。我相信Hanguk确实致力于实现多元化,坚决反对歧视。可是我也知道,美国人调职去总部,就要融入那边的集体,按规矩办事。”他顿了顿,接着说:“工作以外,还有生活。我在这儿有几个美籍韩裔的朋友是同性恋,他们甚至都不会回去探亲。”他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我担心你不能痛痛快快地做自己。”

“你的意思是,要想做好这份工作,我必须假装成异性恋?”马克问。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他在俄亥俄州郊区长大,知道“假装”意味着怎样的生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戴维回答,“但韩国社会很保守,特别是跟旧金山比起来,落差尤其明显。”

我们都有所隐瞒

“别去!”凯特·苏厄德夹着面条大叫,“你不能去!”

“别激动,凯特。”马克冲着反应夸张的友人露出微笑。他们正与另一位学生时代的朋友杰克·希恩一起共进晚餐。三人相识于上大学的第一年,亲密无间,毕业后一同来到旧金山。10余年来,他们一直在这家位于Inner Sunset的PPQ牛肉面餐厅聚会吃饭,聊聊彼此的近况。

“杰克,你也说说他。”凯特说。

“干嘛这么紧张,凯特,”杰克一边喝汤一边说,“马克,你应该去。不必让他们知道你是同性恋。”

“等一下,”凯特震惊地举起双手,“杰克,你可是15岁就出柜了啊,现在你要把马克推回柜子里去?他都30多了。”

“我们脖子上又没挂着‘我是同性恋’的牌子,”杰克说,“我不会向同事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杰克。我喜欢男人’。我们在职场上都有所隐瞒。你还跟我们讲过呢,你开会的时候绝口不提自己有孩子,因为你不想被迫走上‘妈咪路线’。”

“但我同事还是知道我有孩子,”凯特说着,转向马克,“你怎么会考虑接受这么一份要你隐瞒性取向的工作呢?这样简直就像回到了俄亥俄的高中一样!如果在首尔不能像在旧金山一样生活,那你就不该去。”

“也没说我必须‘隐藏’自己,”马克答道,“指望韩国和中东的生活跟旧金山一样,这样没道理吧。而且我现在也不是脆弱的高中生了。况且,他们真的很想让我过去。昨晚董事长亲自发邮件鼓励我接受这个职位。”收到朴在庆先生本人的邮件可不是小事。

马克继续说:“我将来的上司文晟浩周一飞过来见我。这次升职事关重大,是我事业上的一大步。我要负起更大的责任,拿到更高的薪水,业界知名度也会提升。我会有25个下属研发人员。”

“人生中重要的不止这些。”凯特说。

“没错,可是工作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马克回答。

“我更担心你的感情生活。”杰克揶揄地说。他刚刚与相恋8年的男友结婚,凯特也跟丈夫在一起12年了,而马克仍孑然一身。

“我不太会想念卡斯特罗的夜生活,”马克开玩笑地说,“工作会非常忙。万一真有时间想出去,首尔还是有几个同性恋能去的地方。我妈妈昨天在网上看到有个地方叫‘同志山’。”

三人都笑了。马克是独生子,大学时写信告诉家人自己是同性恋,父母一时难以接受,但后来他母亲卡萝尔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她加入本地的同性恋亲友会(PFLAG),为子女刚刚出柜的其他父母充当导师。卡萝尔每隔几个月就过来看望马克,凯特和杰克都跟她很熟了。

“啊,卡萝尔,”凯特的语气饱含感情,“她的意见呢?”

“她说,她知道我会考虑周全再做决定。”

“你总是这样的。”凯特插嘴道。

“但她觉得我应该去,这吓到我了。我把这件事告诉她之后,她就一直在网上查来查去,还真像她的风格。她给我发来几个民意调查结果,说韩国社会在这方面有进步。韩国显然比不上其他大国,比方说还有40%的人无法接受我们,但也不算太糟糕。接不接受好像也分年龄段,跟别的很多地方都是一样的。韩国年轻人认为同性恋没什么问题,拒不接受的是老一代人。我妈还发了一个公开出柜的明星的几段视频给我。”

“合同只签3年,这点也很好,”马克补充道,“所以按照她的想法,我大可以去把这份工作做完,再回到美国办公室,找个理想的男人,然后最重要的是给她弄几个孙子孙女。”

“听着真美啊。”杰克说。

马克点点头,不过他心里清楚,要做这些事还早着呢。他还没打算要结婚或者养孩子,专注工作使他感到满足。倘若一切进展顺利,移动通信团队会做许多激动人心、充满挑战的工作,至少忙个5到7年。如果他有意在Hanguk爬得更高,那就一定要去首尔任职。

多元与包容

两天后,马克站在文晟浩面前,与他正式握手,微微鞠躬。这是马克学到的对待韩国同事应有的礼节。

“对于我们Hanguk而言,这是个振奋人心的时刻,”文晟浩说,“朴董事长托我转告,他十分希望你接受这个职位。我们从戴维和其他人口中得知,你具备的技能、专业知识和创造力足以掌管这个重要的团队。你正是我们要找的领袖人才。而且你知道,我们正想让集团里多一些外国领导者。拥有一支由各国人士组成的管理团队,是我们的骄傲。这是我们作为全球化公司取得成功的惟一方式。”

马克静静听着文晟浩说话。他知道应该对高层领导表现出敬重。

“你是我们第一位要领导一个手机软件团队的外籍管理者,不过我们团队里还有其他外国人,其中一位表现尤为优秀——瑞安·波特先生。他跟你很像。”文晟浩停下来,看着马克的眼睛。

马克吃了一惊,心想:他知道了。

“他融入得很好。他了解韩国文化,而且尽全力保持举止得体。”

马克想:他尽全力躲在柜子里。

“克服文化差异是很辛苦的,所以这个职位有加薪。‘辛苦费’(hardship pay),英语是这么说的吧。”

马克点点头,表示文晟浩这个词说对了。

“当然,”文晟浩继续说下去,“我们的全球行为准则里写了,公司承诺为外籍人士、女性和残疾人提供受尊重的工作环境。”

马克不明白了。一开始文晟浩似乎在告诉他要隐瞒性取向,现在又说起Hanguk的包容性。究竟是哪个意思?

“我们都希望你能接受这个职位。我们会尽全力为你提供便利,我想你也会努力融入我们,对吗?我们可以就此达成共识吧。”

“承蒙器重,不胜荣幸,”马克说,“能否再给我两天时间,容我好好考虑。”

“当然可以,”文晟浩说,“我们十分希望你能接受这个十分重要的职位。不过,”他加重语气,“我理解,要离开自己的国家实在是个艰难的决定。”

他们又一次握手。马克鞠躬行礼,文晟浩离开了办公室。没过5分钟,戴维进来了。“他没逼你接受吧?”戴维问道。

“我不确定,”马克说,“你跟他说了我是同性恋吗?”

“当然没有。”

“唔,他好像知道了。他用一种怪异的方式暗示来着。”

“我敢说,你要是去了首尔,”戴维说,“肯定会接触很多新东西,不止是工作方面。”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去?”

“听着,马克,这个由你自己决定。我知道你很优秀。你去了,对Hanguk和你自己的事业都好。但要是你决定不去,也还会有别的机会。我不会永远占着这个位子。”

“可是如果我没有韩国工作经历,他们不会让我接任的。”

“那不一定,”戴维说,“规则是会变的。”

“那么别的规则或许也会改变了?”

“也许吧。”戴维说。然而马克从他的声调里听出,他并不十分确信。蒋荟蓉 | 译   王晨 | 校 时青靖 | 编辑

卡西克·拉曼纳是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学副教授。

由《哈佛商业评论》改编的案例研究,展示现实中公司领导者面临的真实困境,并提供专家意见。本文改编自哈佛商学院案例“迪伦·皮尔斯在韩国工业”(Dylan Pierce at Hanguk Industries,案例编号115024-PDF-ENG),作者是卡西克·拉曼纳,登陆hbr.org网站可阅读原文。

———————–

案例研究教学笔记

卡西克·拉曼纳在领导力与企业责任课程中讲授了本文的案例原型。

这个案例为何引起你的注意?

一位在韩国工作的哈佛校友,因为是同性恋而被上司为难,这件事催生了这个教学案例。公司确有反歧视政策,然而文化观念难以转变。最后那位校友辞职回美国了,他、他的上司和公司三方都蒙受了损失。

你的学生对这个案例作何反应?

有人说“世界就是这样的。马克想成功,就该按规矩办事”。也有人认为马克应当逼迫公司践行其多元价值观,表示“如果是种族和性别歧视,那问题就大了”。还有人并不关心同性恋者的境遇。

你希望通过这个案例教给学生什么?

员工希望在工作场所保持尊严,管理者要如何调整和实现这种期望,特别是在这个文化规范迅速演进的时代。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