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模式:国家会放松控制吗?

培训讲师谈管理:中国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模式:国家会放松控制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yuan-1024x440

中国领导人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模式(即企业为私人投资者和国家共同所有),增加本国工业经济的价值和竞争力。然而一项由沃顿管理学名誉教授马歇尔·W·梅耶 (Marshall W. Meyer)合著的新研究表明,只有在国家切实赋予私人投资者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控制权时,这些目标才能实现。

梅耶先生及其合著者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武常岐上周发表了一篇名为《发挥所有权的作用:中国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前景》 (Making Ownership Matter: Prospects for China’s Mixed Ownership Economy) 的文章来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该文章由致力于推动中美合作的研究中心芝加哥大学鲍尔森学院 (Paulson Institute) 发表。梅耶在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 (SiriusXM) 111频道沃顿商业电台的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 (Knowledge@Wharton) 节目中讨论了这项调查中的几点关键结论。

梅耶称尽管近几年来中国努力扩大混合所有制模式,但“最近一次推动”是在2013年11月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会上。文章指出,在会议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要求快速发展混合所有制,将其定义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制经济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

相应的,中国政府希望更多的私人投资进入113个国有企业。中国的15个省、市也表明要将地方政府所有的企业变成混合所有制项目的目标。文章指出,华为、联想等中国私有企业的成功也给了地方政府鼓励。 

用折衷办法做试验

梅耶说,中国的混合所有制模式并非新事物,而是1970和1980年代早期模式的混合产物,在那一时期,“几乎所有重要的事物都归国家所有”。在随后的经济改革中,中国政府首次开始把国有企业与政府分离。在之后的改革阶段中,又创造出了一种叫做“法人实体”的折衷办法或者混合结构,减少国家对企业的所有权,但保留了控制权。

 

“对大多数观察家而言,这些企业看上去似乎是私有企业,但实际上是由国家控制的机构,当这些企业受国家控制时,可能也为国家所有,”梅耶说,“这是一种模棱两可的状态。这是一种针对彻底私有化的折衷办法。中国共产党内的保守派强烈反对彻底私有化,希望维持当前的体系,但现有体系运行得并不好。”

混合所有制被看做是解决中国许多国有企业面临的金融问题的一个方案。梅耶把这些问题的原因归结到2008年中国为应对国际经济衰退而实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梅耶指出,在经济刺激方案中,中国的国有企业在基础设施和不动产等固定资产领域投入了巨额资金。而这些投资所获得回报并不尽人意,而且许多国有企业因此债台高筑。

“这些投资全部由可以获得信贷的国有企业完成,”梅耶说,“非国有企业并没有进行此类投资,因为它们要通过影子银行系统获取资金,所付利率是国有企业的三、四或者五倍。” 

热情还是不情愿

如今尽管中国政府在寻求私人投资者,获得的回应却一点儿也不鼓舞人心。梅耶表示,私人投资者担心他们的投资并不能获得丰厚的收益,因为国家仍将继续控制这些企业,尽管在混合所有制模式下国家并不是完全拥有这些企业。

作者在文章中引用了一项调查,该调查表明,90%的私有企业领导者认为他们身为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董事会成员不能发挥任何影响,超过50%的人认为他们并未计划寻求混合所有制合作伙伴。南京一家私有电力设备制造企业的总经理表示,“即使我们参与进去,也没有任何控制股权,谁会保护我们的利益,与那些强大的国有企业竞争?”

事实上,在这篇文章的一个主要部分中,作者指出了中国混合所有制企业中所有权和实际控制程度的不对等性。梅耶说:“研究了许多经济学家的成果之后,我们认为企业控制的信息只有在聚合形式中可用,不适用于企业层面。我们之后又翻阅了一些年度工业调查和几百页的中文说明报告,果不其然,发现了一则非常简单的信息,该信息表明了每家企业的控股股东。”这些混合所有制企业占中国工业经济的40%,梅耶说。

梅耶以阿里巴巴为例,上周这家中国公司冲进资本市场,首次公开募股即筹集了创纪录的22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投资者面临的问题之一便是公司的控制权,因为它发行了四类不同等级的股票,而且这家公司是由一批少数股东控制的。梅耶说,“人们购买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公司的股票可能并没有控制权,同样的事情在中国的国有企业和国家控制机构中也有发生。不管私人拥有多少股票,做决定的还是国家。”

梅耶认为,私人资本将帮助中国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减少债务,转移技术和管理知识,提高生产力。然而他说,通过投资收益来衡量的底线绩效似乎不会提高多少,“因为转移资本主义理念要难得多,资本主义的观点就是公司是为股东运营,而不是所有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国家得到了想要的,稍微减轻了债务,更多的产出,更多的GDP。但问题是投资者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

作者在文章中指出,“最直接地说,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前景最终取决于国家是否愿意放弃对大型企业的控制权,把控制权移交给私人,而不仅仅是所有权。”

中国的混合所有制模式能否顺利起航,或者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梅耶说,好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人,任何受他个人支持的项目都会向前发展,这个项目也是。”尽管如此,他也不确定私人投资者的正面回应是“热情的”还是“不情愿的”。 

需要小心权衡

梅耶指出,改造中国公有企业过程中的一大担忧是可能出现就业损失,“必须在鼓励私人投资和投放投资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要在有需要的领域投资,而且不仅仅是针对最佳资产的机遇型投资,还要选出最有利的投资,要把投资放在能够切实带来利益的地方。”他认为中国政府将会找到机会把良好的商业意识和社会公益结合起来,减轻控制 “使私有企业在改造企业的过程中有更多的活动空间”。

梅耶补充道,应该重视劳动力的提升。他说,“如果是我,我会拿出一些钱来,除了投资工厂和设备外,还要提升劳动力,投资人力资本,而不是物质资本。”

梅耶警告说,该说的都说了,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他说,“如果看增长速率,所有的一切都在无情地走下坡路,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的收益率。必须要采取行动了,否则这会再一次拖经济的后腿。问题是现在就采取措施补救,还是等到日后再进行更艰难的补救?”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