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通用汽车CFO丹尼尔•阿曼:驱动’史上最大的企业变革之一’

培训讲师谈管理:通用汽车CFO丹尼尔•阿曼:驱动’史上最大的企业变革之一’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最近召开的2012 沃顿商学院管理年会的主题是“改变游戏:危机中的领导力”,这一主题恰好贴合汽车行业的现状。通用汽车公司的首席财务官丹尼尔•阿曼(Daniel Ammann)在这次会议上做了主题演讲,并与沃顿商学院教授约翰•保罗•麦克杜飞一起参加了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的播客节目,探讨了领导力问题。在播客中,他谈到了通用即将推出的产品、欧洲陷入困境的汽车业、通用在中国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以及通用如何摆脱“会计病”等话题。

下文是编辑后的谈话内容。

约翰 保罗 麦克杜飞 : 我是沃顿商学院管理系的约翰•保罗•麦克杜飞。今天参加节目的嘉宾是通用汽车的首席财务官丹尼尔•阿曼。丹尼尔,欢迎你。 

丹尼尔 阿曼 : 很荣幸来参加节目。 

麦克杜飞 :丹尼尔,你加入通用汽车公司只有几年的时间。但事后来看,你认为公司高管和董事会在危机前的那几年所采取的措施如何? 

阿曼 : 首先,我想说,我们通常不会花大量的时间回顾过去。现在的通用公司强调向前看、面向未来、在现有的基础上为公司绘制一个成功的未来。虽说如此,如果我们现在去看金融危机前的那段时期…重组的那段时期,我们会发现,其实通用当时面临的挑战,在很多情况下,其源头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而​​不仅仅是重组前的那几年。 

我认为正是因为通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作出的一系列决策,才导致通用出现2005年之后的那种局面。显然,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要将成功重组后的公司真正推向一个新水平,让它成为世界上成功的汽车公司。 

麦克杜飞 : 你现在是通用汽车的首席财务官,这个职位有两大引人注目的特点。其一,这个职位通常是通向首席执行官的必经之路。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通用汽车的9位首席执行官中的七位都来自财务部门。另一大特点是,它是会计师的堡垒:你知道的,这方面有很多陈词滥调,说财务部门根本不懂业务,和汽车的生产和销售相隔十万八千里,根本没有感觉。 

我们暂且不谈它能否通向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对于你在通用汽车的职业生涯我们得拭目以待。我们先来谈谈会计问题:鲍勃•鲁兹(Bob Lutz)是汽车业的传奇性高管,是汽车行家,也是你的粉丝。我发现他最近说过一句话:“丹尼尔真的不含糊。他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让通用汽车的财务部门摒弃了很多愚蠢的思维和分析。但是,在通用汽车的很多层面和所有部门还是存在着‘会计病’。请和我们聊一聊会计病。会计病到底是什么?通用汽车的财务部门如何才能摆脱会计病? 

阿曼 : 从通用汽车内部的财务部门来说,我们的目的是成为业务伙伴,确保我们工作能帮助做出更好的决策,能融入业务的各个方面(从供应链,到销售流程的末端,到客户支持)。我们的任务是为商业决策者提供正确的信息,成为最高层决策者决策过程中的伙伴,参与决策过程,并且对于那些决策下的业绩表现负责。 

因此,在这个低利润率、资本密集、竞争激烈的行业,财务职能对公司的成功至关重要。要取得成功,我们必须将数据转化为信息,将信息转化为洞察力,从而帮助作出更好的业务决策。为了有效地做到这一点,我们将充分融入业务的各个方面,这也正是我们财务部门目前努力的方向。 

麦克杜飞 : 我知道你对汽车也很在行,你持有测试赛道驾驶证书,拥有多辆汽车,其中包括一辆复古的凯迪拉克敞篷车。请谈一谈通用汽车在世界范围内的新产品,有没有哪一款是你非常期待的? 

阿曼 : 我们正处在公司发展一个非常有趣的时点。我们在未来的一两年内,将在北美及全球市场推出一大批新产品。很多关键产品将上市,这些新车是公司重组后这几年研发的。我们正在进入产品周期的多产阶段。从我的角度来看,产品组合的广度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我们在紧凑豪华车市场上,又有新的建树。我们的凯迪拉克ATS击败了长期统治紧凑豪华车市场的宝马3系列。我们公司制定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即生产一款比宝马3系更好的车。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在未来一年或两年内,我们将在北美推出一个全新的全尺寸卡车系列。在欧洲,我们的欧宝品牌将在两个重要新细分市场推出两款新车,即欧宝MOKKA紧凑型SUV和Adam城市汽车—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新细分市场,很有前景。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有新车上市。我们在中国、巴西、南美洲都有业务,我们在那些市场基本上重新推出所有新款车型。因此,我们正在进入产品周期的最佳阶段。我们正在对未来进行大量的投资。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的资本支出预算增加了一倍,都是用于对未来的投资,通过全球范围内极其广泛的产品组合,为客户提供合适的汽车,给客户带来真正的价值。 

麦克杜飞 : 为消费者提供新产品显然是至关重要的。我听到你在今天上午的会议发言中表示:“靠削减成本是无法重振雄风的。” 

下面我们转变一下话题,谈一谈通用汽车现在的独特状态,你们是一家私营企业,但同时政府又占有很大的股份。今年是大选之年。你们肯定觉得被置于政治显微镜之下。你怎样应对这一切,应对这种不受欢迎的关注? 

阿曼 : 我认为在过去数月中,我们被过多地卷入到政治对话中,这是我们不希望发生的。但我们不会让它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仍在关注我们的核心工作,即推动通用汽车的长期成功。我们专注于将这些车辆推向市场。我们专注于赚钱。我们专注于对我们的未来进行再投资。我们没有花太多时间担心愚蠢的政治问题。 

麦克杜飞 : 让我问问你关于欧洲的情况。北美的工业和通用汽车都处在恢复期,其部分原因是由于金融危机之后,销售遭到了抑制,但那些被抑制的需求现在又回来了一部分。得益于此,通用汽车公司发布了其有史以来最好的利润数字。但欧洲显然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经济时期,通用旗下的欧宝正在痛苦挣扎。 

史蒂夫•葛思基(Steve Girsky)[通用汽车副董事长] 今年夏天参加沃顿商学院领导力会议时谈到了这一点。欧宝已经连续14年亏损,因此处境及其艰难。通用汽车过去几代领导层都没能将其扭亏为盈,你认为你和通用团队的其他成员,能够做些什么来扭转欧宝的业绩?

阿曼 :我觉得你得看看欧洲汽车工业的总规模,然后再看看欧宝的相对位置。欧洲汽车工业正在面临巨大挑战。需求非常低,产能过高,导致定价环境非常困难。据我们估计,我们的竞争对手也没有真正在欧洲市场上赚到钱。所以,整个欧洲汽车行业都亏损严重,…在这种大势下,我们也在相应的亏损

从根本上说,欧洲的汽车行业必然出现产能、供求关系的重新统一。我们正在采取行动,将我们在欧洲产能调整至最优规模。我们的竞争对手似乎也在采取类似的措施。我们的评估是欧洲的行业环境已经糟到极点了,需要进行一次根本性的重组。 

在许多方面,这与2008年和2009年北美的情况类似。但我认为,和北美相比,欧洲这次肯定要经历一个更加漫长、麻烦的过程。我认为它将更加混乱、更加复杂、耗时将更长。但是,我们的感觉是,与最近几年相比,我们现在更清楚地认识到欧洲的汽车工业必须调整。我们当然在做我们的那部分。我们认为竞争对手可能也会采取同样的做法。希望那能带来供应和需求之间一个更稳定、更良好的平衡。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欧洲长期来看的经济复苏,那么欧洲的汽车工业又将是更可持续的了。 

麦克杜飞 :菲亚特的首席执行官Sergio Marchionne的一个观点在欧洲引起了不少争议,他认为欧洲的汽车行业真地需要全面的、协调的削减产能。我知道他之前就欧洲的钢铁行业也发表过类似的论调。但大众汽车似乎不以为然,大众表示,“嘿,等一下,我们的业绩很好啊。我们不会因为其他公司业绩不佳,而一定承诺削减产能。”他们在此问题上措辞有些犀利。 

这也是欧洲更大问题的一个缩影–在危机时期,不同的国家必须考虑如何进行协调,而平时这些国家都习惯了各自独立的运作。对于在欧洲范围内协调一致的削减产能,你的看法如何?这样做现实吗,可行的吗? 

阿曼 : 我的观点是,我们不想在菲亚特/大众争论中成为第三方。回答你的问题:正如我刚才所说,情况对大家都很糟。在我们看来,现在大家似乎更加认同,更加肯定需要进行根本性调整。大家会都手牵着手,团结一致地来做吗?我觉得未必会这样。不过,我的确看到有一些厂商面临更大的压力,更有必要采取行动。正如我所说的,它可能会比我们在美国看到的调整更加混乱和复杂。但我相信,现在是调整的时候了,我们也已经开始看到了一些进展。 

麦克杜飞 : 可以的话,我想再问一个关于欧洲的问题。据报道,欧宝公布了一个计划,打算裁掉一些白领、内勤及管理人员岗位。在通常情况下,产能过剩的问题往往通过关闭工厂和减少蓝领岗位来解决。所以我想这是个敏感的问题,很多人都在关注到底会裁剪哪些岗位。我想知道你对此看法如何,因为光靠削减成本是无法重振雄风的;你要有新产品,要去营销。你对于扭转欧宝战略的不同部分,有什么看法? 

阿曼 :和在美国一样,扭转任何一个汽车企业,首先需要关注产品。因此,我们继续对产品进行大量投资。对于欧宝,今年晚些时候会有一些非常重要的新车上市,包括欧宝Adam城市车,欧宝Mokka,小型SUV。这些新车对我们至关重要。我们推动产品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对标,不仅是在欧宝,而是在整个公司,以确保我们业务的每一个环节,都符合通用汽车内部和外部的最佳基准。因此,我们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针对我们的所有业务,进行规模调整,以提升效率,直到我们真正达到世界级的效率水平。要实现这一点,有时意味着裁员、或外包以提升效率。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采取这些措施。 

麦克杜飞 :下面我们来聊一聊世界的另一个部分,中国。通用汽车在中国非常成功,不仅是通用汽车自己的品牌:从最初的别克,到现在的雪佛兰,还包括你们的合作伙伴公司,如五菱品牌。当然,这很多都发生在你进入通用之前,但你认为是什么帮助通用汽车在中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通用汽车中国管理层的哪些能力,帮助他们在中国市场上做的那么好?对于中国汽车业即将到来的增速放缓,甚至于中国经济的增速放缓,你的看法如何?你的团队有没有能力应对这种稍微停滞的增长,而不是高增长呢? 

阿曼 : 当然。通用汽车一进入中国便取得了成功。‘先发优势’是部分原因,因为通用汽车是真正重视中国市场、在中国发展伙伴关系的首批外国汽车企业之一。我们和上汽集团(我们在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建立了强大的合作关系,通过合资公司,通用汽车和上汽建立了一种真正互利的合作关系。可以说那是一个共同成功的故事。

谈到中国经济及其前景,有人说中国经济放缓了,但那是从两位数的增长放缓至个位数增长。这一点必须记住。 

麦克杜飞 : 和全球很多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的经济增速是相当不错的。 

阿曼 : 的确如此。但是,我们也需要关注竞争格局,关注多少产能进入了市场,等等。显然,增速放缓和产能增加的同时出现值得我们留意。但我们仍然非常看好中国长期的宏观经济增长。当然,在这条最终通往长期增长的道路上,我们每个季度、每个年度都会仔细校准我们的业务。 

麦克杜飞 : 很好。让我们用一个更加面向未来的问题来结束今天的节目。和任何公司一样,通用汽车的未来取决于公司现在和将来所聘用人才的质量、以及你建立有效团队的能力。所以我想知道你们如何吸引年轻人,[不仅]在美国,而且世界范围内。我想去大公司和大汽车企业工作并不是[那些]沃顿商学院毕业生的首选工作,因为他们觉得金融和咨询业的工作更具吸引力。通用汽车靠什么来吸引这些顶尖人才? 

阿曼 : 我认为无论是招聘高管,还是招聘商学院的毕业生,我们吸引对方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即我们正在改造世界上最大的、最重要的公司之一。汽车行业是一个非常迷人、复杂、苛刻的行业。我们已经成功地重组了之前陷入绝境的公司。我们现在非常稳定,资本雄厚。我们正在盈利,我们又回到了增长模式。对于一个一直都在削减成本的行业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巨大且重要的变化。 

我们又开始增长了,又开始再投资了。我们在从根本上改变通用汽车内部的做事方式。这需要公司内部很多资深人才的努力,另外也需要从外部其他公司招聘的人才、以及从商学院招聘的毕业生的参与。我认为在吸引资深高管和其他公司人才方面,我们已经非常成功。此外,在吸引名校高材生方面,我们也同样成功,而且还在迅速提升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我们的吸引力在于,人们意识到这是参与一个伟大企业变革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麦克杜飞 : 非常好。我敢肯定你今天和沃顿商学院学生的交流有助于这一进程。非常感谢你到访沃顿商学院并参加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的节目。

阿曼 : 谢谢你的邀请。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