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一小块蛋糕:为什么科技不再创造就业机会

培训讲师谈管理:一小块蛋糕:为什么科技不再创造就业机会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科技行业能否为就业市场创造新一轮热潮?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美国政府的决策者往往期待科技行业能够帮助就业市场摆脱不景气现状。与此同时,硅谷创业公司也继续紧随其后,部分是因为他们可以为创始人带来可观财富,而且还有观点认为,这些新公司可以创造大量的新的就业机会。 

但是,最近参加沃顿商学院旧金山校区研讨会的四位著名经济学家认为前景堪忧,他们发现科技和创造就业机会之间的关联不会太大,这种说法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失望。有的专家甚至提出,科技行业实际上加重了美国经济的失业和其他问题,尤其是精英群体和普通人之间的薪资差距在日益扩大。 

沃顿商学院旧金山校区举办了一场研讨会,主题是“科技能否推动下一波就业热潮?”,研讨会的协办方是硅谷商业和技术论坛丘吉尔俱乐部。 

研讨会期间提出了不少令人担忧的数据,包括埃里克-布林约尔松(Erik Brynjolfsson) 提出的观点,他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教授兼数字商业中心院长。 

布林约尔松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一起合作,对美国四大科技公司的市值和就业人数进行了比较后得出结论,这些公司在华尔街的拥有天价市值,但是创造的就业机会却是少之又少。 

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这四家公司的市值曾一度高达1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所有公司市值总和的6.25%左右。但是这四家公司的员工人数为190,000人,少于美国经济所需的每六个星期增加的就业岗位数量,以跟上人口发展的速度。布林约尔松认为,这种情况说明,不能依赖获得巨大成功的科技公司来创造经济发展所需的就业岗位。 

布林约尔松还描述了与科技行业相关的财富分配方面所谓的“明星”效应,这种趋势在过去十年里很明显。他指出,近年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大部分成果使得少部分人群受益,这部分人群所占比例不到1%。在很多情况下,即便是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员工也未能从经济增长中获益。“这已经成了赢家通吃的局面,”他说道。

“科技并不会自动让所有人富裕,”布林约尔松指出,“这是一个悖论。如今,利润前所未有的高,创新也在不断发展,国内生产总值一路攀升,但是就业市场严重滞后,劳动者获得利润的机会也是达到了6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是我们社会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布林约尔松引述了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论文,他指出,科技前所未有地给经济带来了“创造性的破坏”,在“消灭”了一些就业机会的同时,创造了其他的就业机会。“但是过去十年是很不一样的。科技并未像从前那样创造就业机会。” 

这是一种双重效应,布林约尔松补充道。不仅现在的科技公司本身创造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而且这些公司开发的产品往往导致其他经济领域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特别是其推出的计算机自动设备。此外,离岸外包和工会日益减弱的权力,使得就业岗位的这种双重缺失愈发严重。 

 “科技进步可以提高生产力,”他说道,“20世纪的多数时期,生产力的提高伴随着就业机会和薪资的增长。但是经济法从来没有规定这是必然的。这个蛋糕可能会越来越大,但是多数人只能分享到很小的份额。这就是最近发生的情况。” 

密歇根州的弗林特和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教授恩里科-莫雷蒂(Enrico Moretti)在他的新作《新的经济发展地图》(The New Geography of Jobs)中对此表示同意,该书因对美国劳动力现状的改变提出深刻见解而广受好评。 

莫雷蒂认为,美国不止一个劳动力市场,而是分布在大都市的数百个劳动力市场。他指出,这些市场总体上分为三个群体:在新经济中表现良好的、表现不好的及相对平衡的。 

就业市场新兴的“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差异化相当显著。莫雷蒂指出,在1980年,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高中和大学毕业生是密歇根州弗林特的一半。但是,如今这个比例已经逆转,而且弗林特老工业区和奥斯汀高科技区的员工的收入差距在持续扩大。“因此,如果人们问道,‘科技是否会创造下一波就业增长热潮?’我的回答是,‘视情况而定’,”莫雷蒂说道。 

尽管科技未必能像从前那样创造很多就业机会,但是其创造的就业机会是最有经济价值的。莫雷蒂指出,每个科技岗位可以为不同的支撑性产业创造5个新工种,从医生、美发师到遛狗师。但是,这种“乘数效应”对于生产型工种却是效果甚微,每个科技岗位仅能创造1.6个工种而不是5个。他补充道,而且多数是因为技术型工种的工资较高所致。 

由于这种较高的乘数效应,大多数人永远没有机会从事科技行业,即便是在硅谷这样的高科技行业密集的地区。“科技工作将属于少数人,大约是30%左右,”莫雷蒂说道,“重要的是打造这个30%的基础……” 

莫雷蒂和其他几位参会者认为,传统制造行业消失的工种将一去不返。如果还会重现,也只会少之又少,就像是苹果公司讨论在美国设立的大型自动化制造工厂。 

迈克尔-崔(Michael Chui)在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研究就业机会,他指出,“就业透明化”已成为选择研究课题的大学生的重要问题。他们必须知道未来的工作可能会是怎样的,但是当他们在做决策的时候,往往没有可用的数据,而这些对他们的职业选择是至关重要的。 

他还指出,美国必须增加学习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大学生数量。中国大学生有40%学习的是这些专业,德国的比例是28%。但是崔指出,在美国,这个比例仅为15%。 

他指出,即便是在这四个学科当中,其优先级也需要重新调整。例如,传统的精英科技教育通常包括微积分。但是,可能统计学应当得到更多的重视,崔说道,因为未来的管理者必须能够更加智能化地应用海量数据,目前各个公司日常都在收集这些数据。 

教育是关键

哈尔-瓦里安(Hal Varian)是研讨会的第四位成员,他是谷歌首席经济师及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名誉教授,他对观众说道,要在不断发展的以科技为导向的社会中确保自身的就业机会,其中的“秘诀”在于“让自己成为日益廉价和普遍的事物的昂贵的替补者”。例如,他赞同崔提到的对“数据科学家”日益增加的需求,因为这些“数据科学家”可以处理公司越来越庞大的数据库。 

瓦里安还提出要加大对科技行业创造的“支撑性”工作的评估,比如医生和律师,这些工作要求从业者经过专业训练,而且他们通常收入可观。 

从较为积极的角度,瓦里安对美国就业问题提出了全局性的长期观点。他指出,在过去30年里,超过10亿民众已摆脱贫困。此前,经济学家可能认为全球发展将是一个零和博弈的过程,在发展中国家将会有10亿大“赢家”,因此在其他地方肯定有相等数量的输家,尤其是在一些发达国家,比如美国。瓦里安指出,这些富有地区确实正在面对和就业相关的挑战,“从某种意义上,考虑到这些全球的巨大变化,我们在这个国家已经做了很多,这令人感到神奇。” 

在具体的政策建议方面,莫雷蒂表示,他提倡实质性的和永久性的投资税减免,并指出联邦政府对科研支持的重要性。他谈到了五角大楼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很多科技成果,该机构早期投入的研发资金使得很多科研项目获得成功,从互联网本身乃至谷歌最近推出的无人驾驶车。

研讨会小组再三强调了适当的教育的重要性。“现在是可以运用所有这些新科技的企业家大展拳脚的黄金时代,”布林约尔松说道,“但是同时,目前也是不具备特殊技能的工人的黑暗时代,因为所有这些工作都可以自动化完成。”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