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美国汽车业:前方是否险象环生?

培训讲师谈管理:美国汽车业:前方是否险象环生?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综观美国汽车业所面临的挑战,比如通用汽车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 UnionUAW之间正在进行的谈判,目标将是用一份新合同来取代已于915到期的旧合同。谈判的关键似乎是通用汽车公司计划通过信托基金方式,将医疗卫生费用转交给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信托基金涵盖了通用汽车公司针对雇员、退休人员及其家属的无资金保障的债务。造成行业动荡局势的其它问题还包括,私人股本公司塞尔伯吕资本管理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最近收购了克莱斯勒(Chrysler);因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引起的消费性开支可能会有所减少;印度塔塔汽车公司据称有意接管福特旗下豪华车品牌捷豹(Jaguar)和路虎(Land Rover)等等。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国际汽车项目联席主任约翰·保罗·麦克杜菲就这些问题接受了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的采访。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关于通用汽车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关于医疗福利和创建信托基金之间的谈判,具体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为什么工会是否同意这么做?


麦克杜菲:问得好。此时此刻,在底特律确有不少谈判人员正在密斟此事以求解决之道。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与汽车三巨头的本次谈判,确属双方最引人瞩目的历史性谈判。通用汽车首当其冲,其原因是由于它可能是三者中财务状况目前最为健康的公司。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公司都健康发展。


信托基金的做法一度曾在汽车业中试验过,例如通用汽车和福特公司。该做法是将资金注入信托基金,并将信托基金用于医疗卫生债务并由联合会对基金加以管理。在通用汽车和福特公司对此进行尝试后,已有两家厂商公司采用此种方法。一家是固特异(Goodyear),随后达纳(DANA)公司也在最近就创建志愿性员工福利联合计划(Volunteer Employees Beneficiary Association PlanVEBA)事宜进行谈判。


因此,一开始从这些公司那里可以获得一点借鉴。但是鉴于通用汽车所涉及的规模,让人们很难预测未来情形。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数以百亿吗?比如500亿美元、550亿美元?


麦克杜菲:没错。其中一个大问题就在于,预先需要注入多少资金,以及这些资金从何而来?公司当然想在一开始投入得越少越好,并希望投入的资金将会累积到一定的数额,足以偿还最终债务。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不断有人退休,这些成本并不是一开始就发生的。但是工会希望资金数额应尽可能的高些。


回顾先例,固特异和达纳公司私人福利机构的资金是医疗卫生债务的70%71%。然后再看此次谈判,分析师认为通用汽车公司将可能达到50% — 希望募集50%的资金。而工会的意见是达到90%左右。差距明显存在,而且如此的比例差额将会是天文数字。


下一个问题,资金从何而来?是以现金形式还是股票形式?如果有很多是以股票形式,那么基金的未来数额将取决于未来股票的业绩。因此,这可以看成双方将宝押在公司未来业绩上的一场豪赌。


根据我所了解的部分媒体报道,我认为存在着一些关于意外事件的说法,此类意外事件是与未预见到的未来事件有关的,而这些事件则对基金总额产生着影响。据我估计,此类意外事件的一种可能性在于,如果该基金产生巨大的盈余又将如何?如果美国政府实施全国性医疗保健计划,然后许多此类成本突然不需要由基金承担了?因此需要制订一些规定来应对此类情况,可能更为重要的是获得工会的支持,同时还要制订一些规定来应对基金耗尽的情况。


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公司的小规模试验中的部分经验表明,基金耗尽的速度比预计得要快。因此这些最近的教训让工会印象深刻。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通用汽车公司希望基金达到50%的比例,而工会希望通用筹集90%的比例,两个数字之间的差额可谓不小。您认为结果将会如何?


麦克杜菲:这很难预测,因为我认为必须结合许多其它因素来综合考虑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如果工会的提案要放弃这些来之不易的医疗卫生福利,或者使福利成为一种风险,那么,工会领导将面临一定的政治风险。


领导层毕竟只能整理出一份合同 但是必须由工会成员投票决定。在过去数年内,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同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公司在卫生保健方面的让步已经没有太多余地了。事实上,在福特公司,让步的余地已经小得足以让所有人紧张不已。因此,如果他们提出的约定无法获得批准,那么,从政治上来看,提出一份新的福利方案将会变得更为错综复杂。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您对本次约定的整体解决有什么预见?


麦克杜菲:我觉得双方在此将会愿意做出改变。我是说,他们最终达成的协议很可能会是以往方式的延续——但是不能真正地解决此次的卫生保健问题。据我估计,已经有多方力量参与进来,试图找出能解决问题的独到方法。此举只可能将提升问题的高度,而这并非是通用汽车公司的本意。但是这却很可能是工会的本意,因为此等应急计划能够消除他们的部分疑虑。


你知道,固特异公司和达纳公司的基准数字为70-71%左右,而汽车制造工人们认为他们是蓝领中的精英,因此,向他们提出不如固特异公司和达纳公司的工人所享有的条件,然后要让他们接受,恐怕是一件难事。所以我想应当不会低于这个比例。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我们现在换一个主题,来谈谈克莱斯勒公司。数周前有报道说,克莱斯勒公司挖走了北美丰田总经理詹姆斯·普瑞斯(James Press)。当然,公司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是罗伯特·纳德里(Robert Nardelli)。在未来一年里,您认为克莱斯勒的发展前景将会怎样?


麦克杜菲: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全新领域内的一个问题。一家私人股本公司拥有一家汽车制造商,这是史无前例的,也许没有一家私人股本公司拥有如此巨鳄级的公司。所以就有很多看点。新的拥有人非常明确地声明,他们计划对克莱斯勒进行重新投资,并将其改造一新。扭亏为盈及增长资产一向被认为是私人股本的动机所在,但是这家私人股本公司对此却是意兴索然。


重要的是,要让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的主席对此交易表示支持。用汽车制造人才和管理人才的梦幻组合来运营克莱斯勒公司,可以算是一种支持。目前,纳德里的声誉来自通用电气公司(GE),甚至更多的是来自家得宝(Home Depot),毫无疑问,他的声誉是最大的“成本杀手”。所以,人们对他的喜好和他将会采取的措施颇有一些担心。


我同意许多人的看法,他们认为克莱斯勒在收益方面的问题比成本方面的问题要多。他们必须将产品正确组合,然后开始以此来吸引消费者。另一方面,詹姆斯·普瑞斯为丰田在北美创造丰厚销售业绩立下汗马功劳,是个名副其实的“财神”。你知道,丰田之前在美国风光无限的时候,公司有不少人才被挖走,但是从来没有象詹姆斯·普瑞斯如此级别的高管被挖的先例。


还有,吉姆最近被委任为丰田董事会的成员 首位非日本籍的董事会成员。所以,当我想到有人离开丰田,一心想将丰田模式用于其它公司时,似乎更广泛的公司文化和公司体系使该人更有可能出色地完成任务。吉姆将远离丰田的一切,步入一个全然不同的环境。


另一方面,谈及日本在美国销售汽车的最佳方式时,我认为销售必须根据市场进行调整,而且丰田在美国的销售组织是非常成功的。因此,他带来的并不是关于在美国销售汽车的洞察……问题在于,销售背后的人员、公司体系和公司文化是否能够起到作用。


我个人认为,吉姆·普瑞斯可能是到了丰田公司任职的最后几年,因为公司严格要求到了一定年纪的人员必须退休。他面临的克莱斯勒机会实际上是个挑战,而且比他在丰田公司遇到的任何挑战都要艰难得多。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这里有几个关于纳德里的问题。首先,您对他的情况有什么初步印象?其次,他在家得宝时要与股东打交道,这是很有意思的挑战,因为家得宝是一家上市公司,因此股东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他所在的环境是由一家私人股本公司控制的,在这种新的环境下,您认为他的领导风格将会有积极的还是负面的影响?


麦克杜菲:他不用同股东们打交道了,这明显是第一个有利点。尽管人们认为这对他而言是个赎罪的机会;他或许也是在寻找此类的赎罪机会。我认为,即使你是业内人士,但是运营一家汽车制造公司是一项繁重庞大的工作。而他显然属于半路出家。


福特公司的艾伦·穆拉里(Alan Mulally)很快向世人表明,他决心制订一条明确而简单的战略:他将前进道路中的各种障碍一一排除;对于几个中心任务全力以赴;与真正懂行的人员密切合作。因此,看到纳德里和其他人员在塞尔伯吕公司组建强队,可谓是一个好的兆头。纳德里将如何管理这支团队,我认为这才是重点所在。


公司确实曾做出不少保证,保证公司的成本削减措施,最多只做到由戴姆勒克莱斯勒董事长蔡澈博士(Dr. Zetsche)提出的成本节约计划。但是我最近也了解到,据纳德里先生说,鉴于次级抵押信贷危机、鉴于信用紧缩以及对汽车销售的影响,可能需要对前述做法重新审视。因此,这似乎会形成并激发某些焦虑,担心他首先祭出的是成本削减的大旗。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由于次级抵押危机的爆发、并且消费性开支有缩减的苗头、外加消费者信心指数的下挫,汽车业的前景将是怎样的?


麦克杜菲:这一直是与利率息息相关的。如今的汽车寿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长。通常情况下,将汽车升级或在租赁期结束时换一辆新车,更多时候是一种选择,而非绝对的必要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汽车对人而言,本身就是可以延期的商品。而美国的二手车市场相当繁荣,因此如果人们感觉手头较紧,购车时就会选择二手车市场。


其它变量包括汽油价格和产品组合,特别是汽车业三巨头的产品组合。价格偏高的、非燃油经济型的产品更容易受到市场冲击。但是真正想买车的人,而且想要在市面上买到相对较新的、燃油经济型车的人,可能不得不选择新车市场,或者也许是部分二手车市场。我认为不太会有很深的跌幅。但是这些情况对通用汽车、福特公司和克莱斯勒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尤其是在他们本可以做一些强有力的宣传的时候。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我们现在能否来谈谈印度的问题。塔塔公司是印度最大的汽车公司,它在过去数周内一直是新闻热点,主要是有报道说,该公司有意收购福特汽车公司提出售卖的捷豹和路虎两大豪华车品牌。那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提问。塔塔汽车公司从福特公司收购捷豹和路虎,此举是否具有经济意义?另外,对于这两大品牌的汽车,塔塔公司又会做出哪些福特公司未曾做过的举措?


麦克杜菲:我认为,可能有若干有意向购买捷豹和路虎的买家,他们都存在某些共性。作为想要在行业内占有一席之地的一家公司,尤其是塔塔公司,它并不是一家新入行的公司,但是在轿车以及高端豪华车领域,确实尚属初来乍道。而且,印度曾经是英国殖民地,如果能将号称“王冠珠宝”的高级品牌收入囊中,也能让公司颜面有光。


你可以想象,印度的一大优势在于,该国是劳动力成本低廉的生产基地。但在此并非绝对因素。我怀疑作为出售条件,福特公司将坚持买方不得将生产在英国之外进行至少目前不可以。因为其中存在与汽车工业有关的许多政治敏感因素。


塔塔公司在开发小型汽车Indica期间,表现出卓越的成本削减能力。而且塔塔公司一直承诺开发所谓的$2,500Rs 1-Lakh型汽车,此款汽车着实让人兴奋不已,令人期待。人们对此密切关注,而且认为塔塔公司有能力将此车付诸现实。因此,一家深谙成本控制之道的公司,或许也能将成本控制措施应用于豪华车项目之中。


福特公司对捷豹和路虎的投资不断。路虎实际上销售业绩颇为喜人,而捷豹则在财务上差强人意。福特未以高价出售两大品牌,并非由于它们已经陷入空前的困境,而仅仅是因为福特公司的整体危机以及穆拉里的决心,即公司只对核心业务全力以赴。


所以塔塔公司或任何新的买家大概可以花不多的钱收购两大品牌,而且可以在两大品牌已经扭亏为盈的情况下出手收购。甚至很容易就会被认为是因为买家管理有方而获得的成功。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据新闻报道说,印度的汽车市场比中国汽车市场要小,但是它在以每年20%的速度发展,其发展速度要比中国市场更快。促成此种增长的因素是什么?这对全球汽车制造公司的意义又是什么?


麦克杜菲:中国市场的增长率比印度要高,这个事实有时也引起了不少关注,究其原因大抵相同。人们认为两个市场的机会都是相当巨大的。我个人认为,也许主要的原因在于,我们在谈论的是影响人均收入的动态经济学,其中存在着许多价格弹性。


所以,如果汽车价格小幅度下降,就会有相当多的人突然觉得拥有汽车并非是个遥不可及的梦。这些人多数是国内收入增长的那部分人。造成降价的竞争,以及促使收入增加的其它经济趋势,可以将很多人带入一个有时被称为汽车化阈值的时刻。此时,人们就突然觉得自己有能力买一辆车了。我认为可能这是才是主要原因。


当然,近几年来,外部投资者对印度的兴趣也是与日俱增。人们先是一窝蜂地涌入中国投资,然后慢慢地进入印度。但是印度似乎没有过多的竞争者,因此这就带来了第二轮投资潮。也许对于部分在印度投资的限制在于,印度的基础设施尚不充分,不足以接纳太多的新车。


中国政府各界对此早有认识,并且一直在建设新公路和其他基础设施方面投入巨额资金。印度并未如此做。所以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印度可怕的交通堵塞还将持续下去,而且甚至会越来越糟糕。但是,如果市场持续发展的话,我估计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部分政治僵局终会被打破。


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我相信在班加罗尔有开车经历的人定会完全同意您的说法。


麦克杜菲:<SPAN style=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