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日本力求在本国能源需求与世界政治关系之间寻求平衡

培训讲师谈管理:日本力求在本国能源需求与世界政治关系之间寻求平衡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虽然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承受着高油价的重压,但是面对日益飙升的石油价格,没有一个工业化国家会比日本更加不堪一击。由于日本本国的石油需求几乎全部依靠进口满足,因此长期以来日本一直专注于能源保护以及开发替代能源,但是近期日本开始高调进军海外石油资源市场。


 


沃顿商学院教员以及能源分析家们认为,日本这一新的举措已经造成日本与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的关系紧张,美国就曾向日本施压,要求后者在地缘政治和本国能源需求方面保持微妙的平衡。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安田绫子(Ayako Yasuda)认为,“日本去年在寻求新的石油资源方面的表现更为激进。”


 


日本正历经老龄化社会阶段,并且其工业生产模式亦在转型过程中,因此日本在能源方面的需求本不应表现出如此剧烈的增长。但是,中国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对全球能源的激烈争夺,给日本和其他工业化国家在能源资源锁定方面平添新的压力。


 


将视线重新投向新的海外石油供应是日本雄心勃勃的新国家能源战略的一部分计划。这一新的国家能源战略于本年春季发布,其中明确规定了降低进口石油依存度的目标,以及加大在核能生产以及能源保护方面的力度。


 


这一新国家能源战略明确规定,到2030年日本的能源消费中石油所占比例将从当前的50%减少至40%。日本政府同时也迫切希望将交通运输部门的石油消费比例从当前的100%减少至80%。此外,该能源战略还强调,到2030年日本自主开发进口的原油比例从目前的15%提高到40%


 


寻求海外石油商机


 


安田认为,日本在今年早些时间所成立的国家能源开发公司,即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Inpex),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日本希望摆脱过于依赖国外石油厂商的尴尬局面。这家公司是在日本政府的主导下由两家能源公司合并而成,日本政府持有合并后新公司30%的股份。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已积极参与到与伊朗以及俄罗斯的能源谈判中,以确保获取长期能源供应,但是目前这两方面的洽谈都不顺利。


 


2004年初,日本国际石油公司的前身公司之一曾同意合伙投资价值20亿美元于伊朗阿扎德干(Azadegan)油田开发项目。然而,在联合国今年公布了一项谴责伊朗开展核武器研究的决议以及随之而来的美国施压之后,日本于今年秋季宣布将把该项目上所持有的股份从75%缩减至10%。安田说道,“我个人认为,日本十分谨慎,避免激怒美国。考虑到最近的政治风险,日本国际石油公司已开始大幅降低在伊朗油田上的持股比例。”


 


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妮佛·埃米克斯(Jennifer Amyx)认为,日本不仅仅严重依赖于进口石油,而且特别依赖于中东石油供应,这一部分的供应量占日本国内石油供应总量的85%。伊朗则是位居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后的日本第三大石油供应国。埃米克斯教授同时兼任沃顿劳德研究院国际问题研究小组(The Graduate Group in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Whartons Lauder Institute )的成员。


 


埃米克斯说道,“日本在处理伊朗问题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相对于美国政府而言,日本政府在是否对伊朗采取强硬路线上更为谨慎,因为日本14%的石油供应来自伊朗。”“事实上,这一问题对于日本的牵制程度确实远远高于对美国的牵制程度,”埃米克斯补充说道,毕竟美国至少拥有一些本国自有的石油资源。


 


费克斯公司(FACTS Inc.)是一家位于火奴鲁鲁的能源业咨询机构。现任职于该机构的分析师细江知子(Tomoko Hosoe)指出,日本撤出伊朗油田投资项目这一事件对日伊两国都会造成负面影响。在11月份发表的一篇题为“日本重大能源事宜以及供应安全问题”的报告中,细江知子写道,“丧失阿扎德干的石油供应资源将使日本遭受沉重的打击,但事实上,我们认为伊朗所遭受的损失更为巨大,因为伊朗将无法获得日本政府原计划向其所提供的一项颇为丰厚的投资方案……从伊朗此前的开发记录来看,仅凭伊朗公司自己根本无法按时按质完成这一项目。”


 


日本大举向海外谋求能源供应的最新行动在俄罗斯也同样遭遇挫折。在经历漫长的谈判之后,俄罗斯政府于今年秋季宣布取消一项总额高达200亿美元的天然气开发项目的环境许可证,该项目就是萨哈林 2号(Sakhalin-2)项目。日本的一些能源公司持有该项目45%的股份。俄罗斯的官方解释是该项目的环境评估周期超出原先计划,但是细川却指出俄罗斯公共支出与收入管理机构――审计署(Audit Chamber)——此前早已宣布,原本对该项目的追加投入计划并未获得支持。


 


细川补充说道,相对于伊朗谈判项目的不欢而散来说,日本在俄罗斯合作项目上的失利将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因为日本试图在中东之外形成能源供应多元化格局的努力将因此被延后。


安田认为,尽管频频受阻,困难重重,日本依然坚持不懈于对其他可能性的探索。她说道,“日本政府官员迫切希望加强自主能源资源保障,并且在竞争各类新开发项目以及支持来自私有部门的公司赢取开发项目特许经营权上保持一贯的开放性,无论这些项目是位于利比亚、俄罗斯、抑或是其他国家。”


 


凭借着外交努力以及海外直接投资,日本继续与全球能源生产商保持密切接触。今年夏天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不顾美国方面的保留态度,对卡萨克斯坦以及乌兹别克斯坦这两个能源资源富足的国家进行访问。此外日本还将伊拉克视为潜在的能源供应国,尽管今夏日本已从伊拉克撤兵。目前日本已成为位居美国之后的对伊拉克第二大援助国,承诺援助总额高达50亿美元——其中15亿美元为直接投资(outright grant),其余35亿美元以软贷款形式发放。这一部分贷款将用于援助伊拉克遭受严重破坏的能源部门的重建。


 


远在利比亚的油田


 


与此同时,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计划投资60亿美元,用于开发澳大利亚西北海岸的一处离岸天然气田,生产液化天然气。该公司同时承担着在印度尼西亚,巴西以及里海(the Caspian Sea等地的开发项目。在利比亚,5家日本公司共计已经取得6个油田的开发权。


 


安田以利比亚为例指出,日本在与这些此前棘手的政府之间展开合作时已准备就绪。安田说道,“当前利比亚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有所改善,因此在与利比亚开展合作时所要付出的政治代价较以往低,而且日本公司看起来已开始在该国展开更为强势的商业活动。”


 


几十年来,日本在能源资源方面的紧缺形势直接导致该国对核能的重视程度。日本新能源战略规定,到2030年,国家总能源消费中核能所占的比例将从目前30%至少提高到40%。核能也是日本实现京都议定书中有关清洁空气义务的关键一步。沃顿商学院商业与公共政策学教授马修·怀特(Matthew White)认为,“缘于日本这个国家特有的地理结构,它没有像大多数其他发达国家那样拥有丰富的石化燃料储备,也正因此,日本早早地踏上替代能源的探寻之路。”马修说道,“核能恰恰就是替代能源中的一种,尽管这一能源种类在日本、美国以及欧洲都一直颇受争议。”


 


细川却指出,对核能的限制条件将愈加苛刻。今年9月,日本政府自1978年以来第一次对核电站的地震指导方案作出修订。新的方案将适用于所有新建以及现有的核电站,这意味着需要进行更多的投资以确保达到新方案的要求。


 


除了核能之外,日本还严重依赖于进口液化天然气。到2015年前,日本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预计将以平均每年1.6%的速度增长。由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对液化天然气资源也存在大量需求,因此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的重要能源供应商将有可能满足不了日本国内的需求增长。


 


日本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占到全球进口总量的40%,而中国有望于2020年取代日本成为最大的进口国。中国从今年5月第一次开始进口液化天然气,货源来自于澳大利亚。同时,日中两国在中国东海的天然气资源的领土问题上争议不断。


 


细川在报告中写道,“全球地理格局的变迁,以及液化天然气供应源的转移将给日本的能源安全问题提出严峻的考验。这也促使日本政府作出更为大胆的战略决策,但是面对着来自同一区域中新兴市场主体的竞争,日本所能采取的措施将大受限制。要想奋起捍卫日本的利益,也许更为强硬的干涉主义政策也不为过,但是当前的日本政府是绝不愿意考虑这种政策的。


 


风能以及太阳能;混合动力汽车


 


日本同时还在进行新型可再生能源的试验。今年8月,东京市政府发布一项地方新政策,要求到2020年前,东京市可再生能源消费比例从目前的2.7%提高到20%。东京市政府对若干试点项目提供赞助,其中包括在东京滨水地区的风力发电项目以及依靠太阳能供电的水处理厂项目。


 </SPAN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