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制度之困:德国职业妇女正与有限的幼托资源较量

培训讲师谈管理:制度之困:德国职业妇女正与有限的幼托资源较量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在伦敦为宝洁公司干了七年全球品牌经理之后,安可·莫兹(Anke Merz200212月辞职了。她爱她的工作,但是丈夫在德国,三年来天各一方。


13个月后的20041月,莫兹生下了儿子亚历山大,之后她选择在家带孩子。今年38岁的莫兹不是不想再工作,但是她知道有点难。以她的工作经验,找一份全职工作并不难,难的是谁来照顾才3岁的亚历山大,如果妈妈需要随时加班或出差。


成千上万的母亲都面临莫兹的困境。沃顿商学院、德国商学院的一些学者以及德国的商界人士发现,虽然德国公民享有家务假期的政策,但在德国做一名职业妇女还是比其他发达国家困难。某种程度上,德国文化不赞成职业妇女把孩子留在家里而自己去上班,就像古话说的,女人的本分就是孩子,厨房和教堂。但是问题的根本在于德国幼托机构的匮乏。长期以来,从幼儿园到高中,德国一向采取半天学制。现在也没啥变化。


沃顿商学院的德裔商业与公共政策教授卡嘉·塞姆(Katja Seim认为,德国缺乏一个覆盖广泛的幼托机制,部分责任在政府:直到目前,德国法律还在努力让妇女们产后一直呆在家里照顾孩子,而忽视了建立一个覆盖广泛的幼托体系。数据显示拥有大学学历的妇女们生育率最低,毕竟当在职妈妈的机会成本太高了。


自己没有子嗣的德国总理默可尔已经认识到,由于德国60年代中期以来生育率持续下降,近年来更为加剧,让妈妈们继续工作已经成为一项国务命题。元月一日,一项政府鼓励职业妇女生育的补助方案正式生效,但具体效果还有待观察。


没有餐厅


沃顿管理学教授斯格考(Nicolaj Siggelkow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德国上了小学和中学,恰是德国家庭生活最传统的一段时光。当时我在汉堡上学,早上8点上课,下午1点半放学。 他回忆到。然后就要回家吃午饭,妈妈在家,爸爸也经常回来,大家一起吃午饭,这是每天最重要的一顿饭。然后做作业。学校是半日制,不供应午餐。


斯格考教授说,公立教育体制从那时起没有变化。也许学校下午有课会好些,但是这种变化会来得很慢,整个体制没有做好准备。


德国瓦伦达尔大学管理学院领导力和人力资源管理系主任马丁·郝格(Martin Hoegl认为,德国并不存在针对在职母亲的文化歧视,他还说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的前东德,劳动者中存在大量的妇女,主要是因为政府鼓励她们去工作。


不过,郝格认为,制度缺失的确是个大问题。虽然政府为父母们提供了一些税收减免和经济补贴,但是婴幼儿日托机构还是非常短缺。有的人家请了全职保姆,但是包括单亲妈妈在内的许多人家花不起这个钱。


郝格说很少有祖父母愿意而且能够像全职保姆一样来照顾小孩,就算是有,靠他们也会在地域流动性上极大地限制职场打拼的爸妈们。


总体上,公司很难留住妈妈员工,滑稽的是,责任有一部分在于政府的慷慨。郝格认为:在德国这样的后工业化国家,如果经济状况允许,确实有一些女性甚至男性选择休假在家照顾孩子。长期以来关于无薪产假的法律以及生育后较长时间内停薪留职的规定,给了他们进一步的支持。所有这些使德国公司难以把高效率的女性员工留住,如果她们决定结婚生子的话。


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德意志银行的全球首席学习官马丁·孟赫(Martin Moehrle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要求母亲们在孩子幼小时专注家务的文化压力不可低估。 我个人认为这不但关系到德国的幼托体制,更加关系到思想和文化。于是在职母亲们会先天地认为,把孩子小小的就送去托儿所或者交给保姆不好,人们大多觉得那样会对孩子的成长不利。


孟赫说不但许多男性持有这样的观点,大多数女性也作如是观。很多成功女性都曾接受电视采访或者写书,介绍自己如何选择留在家里抚养孩子,而且那样做并不意味着和时代脱节。


法国的大不同


如果德国女性还在为这件事头疼,欧洲其他国家的情况却完全不同。


一名地道的德国人,沃顿商学院人力资源中心跨文化研究小组的负责人施耐德(Christian Schneider说:直到大约20年前,德国的妇女还喜欢在家生儿育女,让丈夫挣钱养家。她认为:与之相比较,瑞典的男女平权运动开展早得多。 瑞典是最早实行产假制度的国家之一,工作制度相当弹性。同时国家保证有足够多的托儿所、幼儿园和全日制学校,帮助人们,特别是妇女,从事全职工作。


施耐德说,在欧洲国家政府中,法国在国立幼托机构上做得最多。就算和北欧国家比起来,家庭政策在法国看起来也是由政府来掌控的,这包括了良好的幼托。可以说,在欧盟国家中,法国为父母们提供的儿童服务机构最齐全。


法国最常见的日托机构是三岁以下孩子的托儿所。托儿所不在义务教育之列,按社区不同,收费从每月395美元到450美元不等。36岁的孩子们上学前班,自愿选择并完全免费。学前班是国家教育体制的一部分,父母享有依法使用的权力。


如果家长需要,托儿所和幼儿园都能够全日制服务,”施耐德解释到。在法国,政府和学校在幼托方面的强大作用,被看作顺应民意,理所当然,方便妇女们完全融入到职业大军中。法国的全日制教育传统在欧洲最为古老,可以上溯到1881年。今天的法国,从学龄前到高中,孩子们上的都是全日制学校。


施耐德<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