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性是否逃避竞争,即使在能够取胜之时?

培训讲师谈管理:女性是否逃避竞争,即使在能够取胜之时?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最近在沃顿举行的一场演示会上,屏幕上显示出前段时间《纽约客》杂志上刊登的一幅漫画:一群女性聚集在教员俱乐部。字幕写着:“我听说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给我们送了情人节礼物。”这自然是在影射哈佛大学校长那番著名的评论,他声称科学及工程领域女性较少的部分原因是男女资质存在内在差异。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客座演讲者穆瑞尔·尼德尔Nuriel Niederle明确表示不同意萨默斯的观点。她通过这幅卡通画强调自己所作的研究,探讨造成尖端工程和科学职位女性稀少的其他可能因素。尼德尔是决策过程研讨会邀请的客座讲者,她重点提到的是一篇与经济学家丽萨·威士兰(Lise Vesterlund)合著的论文,标题是“女性是否逃避竞争?男性是否过度竞争?”(Do Woman Shy Away from Competition? Do Men Compete Too Much?


 


她的回答,至少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确定无疑是“对”。研究表明,女性与男性即使某项工作明显完成得同样出色,她们也不太会选择参与竞争,而更可能在揣测自己的业绩时低估自己的实力,甚至可能会对反馈意见采取逃避的态度。作者在文中写道:“倘若女性逃避竞争,而男性又太过积极,这……可能会减少女性获得升职和加薪的机会。”


 


她们二人的结论来自于一项受严格监控的实验。在这场实验中,男女受试者表现出是否愿意在竞争状态中评定自己的工作表现。所谓竞争状态在本次实验中是指解答简单数学题的竞赛。结果两人发现,即使男性和女性的表现旗鼓相当,但所有女性,不论能力高低,都不太愿意选择参加比赛。她们后来没有跟踪调查这些受试者(匹兹堡大学的本科学生)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


 


可以用草稿纸,但不能用计算器


整个实验分为四部分,详细情况如下:受试者(男女各40名)分成20个小组,每组包括男女各两名。每人都得到一笔相同的参与费,再根据比赛的成绩颁发额外的奖金:即在五分钟内加尽可能多的五位数字。参赛者可以在草稿纸上演算但不能使用计算器。


 


在第一轮比赛中,参赛者可在五分钟内完成尽可能多的题目。每答对一题得50美分。答对的题数会在屏幕上显示,所以所有参赛者都清楚自己的成绩好坏,但却不知道同组其他人的分数。此外,他们也能看见同组的其他参赛选手。


 


在第二轮中,受试者同样也要回答若干题目,但这次是以四人小组联赛的方式进行。即每组四名参赛者中胜者每答对一题得两美元,其余三人则分文不得。各组选手在比赛过程中不知道谁是胜利者。结果只在比赛结束后公布。


 


在第三轮中,受试者可以选择按照答对的题数或者联赛方式比赛。如果选择联赛方式,则看他们的分数与第二轮中其他小组参赛者的分数孰高。尼德尔说,这样可以确保他们不是在与那些选择联赛的选手竞争。同样道理,他们的决定也决不会影响实验中其他人可能获得的奖励。分数高于第二轮中竞争对手分数的选手每答对一题得两美元。其余人分文不得。


 


在第四轮中,受试者可以再次做出选择。他们可以按照第一轮中的成绩每答对一题得50美分,也可以参加模拟联赛,即把他们在第一轮中的成绩与其他三名选手的成绩做比较,得分较高者每答对一题可得两美元;其余选手分文不得。因为这不是真正的联赛,所以他们的决定和是否愿意参加联赛无关,但与风险承受能力和对自己在前几轮中表现的估计有关。 


 


尼德尔指出,虽然传统观点认为女性在数学方面的表现不及男性,但她还是选择了简单的数学题目,因为该领域的研究表明,在解答简单的数学题时男女并无差异。她说,“我们还以字谜游戏做了测试,结果发现男性更胜一筹。”


 


尼德尔引用一篇研究表明,在接受调查的大型公司中,收入最高的高层人员中仅有2.5%是女性。而在学术界,如果以职位作为衡量标准,情况也与公司不相上下。她还引用了一篇关于女性不愿参与竞争的心理研究报告,并开始对此研究结果进行测试。


 


其研究结论包括:

·        选择联赛方式的男性是女性的两倍。

·        如果选手只知道自己的原始分数,而不知道自己的相对排名,“男性对相对排名的自信程度比女性高得多。”

·        与男性相比,女性不愿意承担风险和接受对自己业绩的反馈意见。


 


尼德尔发现,在第一轮中(所有选手都按照答对题数获取奖励),选手的表现没有性别差异。而在竞争性的联赛中男性女性的成绩都有所提高,提高的幅度也很相似。


 


但当进行到第三轮时,选择联赛方式的女性只有35%,而男性有73%。即使在前几轮中表现最好的女性也都选择放弃,而男性却依然愿意奋战,即使是原来表现最差的也都坚持前进。


 


虽然选手在比赛过程中只知道自己的原始分数,但他们必须将自己的表现与其他选手做比较。在这点上男女之间的差异表现得极为突出:75%的男性认为自己在小组中的表现最好,而有同样想法的女性只占43%。四分之三的男性认为自己的成绩名列前茅,而女性的比例则不到50%。男性更愿意参加联赛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表现更为乐观。她说:“表现出色的女性很少参加联赛,但表现较差的男性却非常愿意参加。”事实上,男女在参加联赛上的意愿差异在每组名列前茅的选手中最为突出。


 


人们常以为家庭压力与性别歧视是造成占据高位的女性罕见的原因所在,尤其是在科学、数学和工程领域,但作者却推测,女性之所以逃避竞争,不过是因为她们不喜欢在残酷的竞争环境下工作。”她告诉实验小组的参赛者,“女性即使表现很好,可能也不喜欢参加竞争。”


 


但尼德尔也引用第四轮(无需联赛的表现)的结果作为证据表明,女性不太乐意承担风险。在这轮比赛中,55%的男性选择联赛方式,而做出同样选择的女性只有25%


 


尼德尔在谈话结束后的采访中说,经济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都对她的研究论题非常感兴趣,这使她深受鼓舞。这或许也表示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倘若某些领域的女性过于稀少,可能会埋没人才。她还打算将研究范围扩大至平权行动:譬如,在上述试验中,假如给予小组中表现最佳的女性奖励,她们是否会做出不同选择?这其实是对女性参赛选手的额外奖励。至于学术界,她说她不知道“男性是否比女性更愿意承担难度较大的工作。大学里的女性选择的是‘似乎’比较容易的专业,譬如英语。”


 

    有演示会参加者质疑为何选择男性被认为比女性更擅长的任务。其中某位女士问道,“是不是认为男性比女性更擅长数学的旧观点促使男性更加自信?”另一位发问者提出,参赛者在比赛过程中可以看到小组其他成员,这说明男性的身体语言可能表现出更多的自信,从而影响到女性参赛者。而另一名男性观众的问题颇为幽默,出发角度也与其他人略有差别。他问,“假如选择的是需要耐心的工作,结果又会如何?”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