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西:拉丁美洲进行自由市场改革的试验田

培训讲师谈管理:巴西:拉丁美洲进行自由市场改革的试验田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很多拉丁美洲国家曾经实施美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推行的自由市场准则,试图通过这一政策来解决无法抑制的通货膨胀,刺激经济繁荣。然而,这些国家在事后对于结果都很不满意。那么这些国家是决定大变脸,回归到原来的民粹主义或者左翼政策上去呢?还是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会置变化的速度于不顾,继续坚持民主路线和市场改革?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马若·F·古林Mauro F. Guillen)倾向于第一种观点。而他在管理系的同事吉拉德·A·麦德门特Gerald A. McDermott)持第二种观点。其他研究拉丁美洲的专家则对于不同的国家,持不同的观点,游离于两者之间。与此同时,拉丁美洲经济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会取决于200512月到200612月之间的20多次总统和议会选举的结果。拉丁美洲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墨西哥和巴西,都要举行大选。玻利维亚、智利、哥伦比亚、秘鲁和很多其他的中美洲和加勒比海海地区的国家也会进行选举。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该地区几乎每个国家都引入了更为自由的经济政策,开放贸易,”古林说道。他原籍西班牙,重点研究国际管理。“随着1999年巴西货币的贬值,事情开始渐渐明朗化。”这一事件对整个地区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很多国家从1998年到2002年开始出现经济衰退。当美国经济在2001年出现衰退时,墨西哥由于其对美国的依赖,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因此,这些改革政策在一段时间内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经济上的坏消息也接踵而来。”这让拉丁美洲的领导人对这一系列并称为“华盛顿共识”的改革效果产生质疑。


 


在同一时期,拉丁美洲的主要领导人,包括墨西哥前总统卡洛斯·萨利纳斯·德戈塔里,阿根廷前总统卡洛斯·梅内姆以及秘鲁前总统阿尔韦托·藤森,纷纷身险腐败丑闻。与此相关联,他们所积极推行的改革也因此蒙受了污点,古林说。对于改革的反对意见一度甚嚣尘上。有人发现,富人越发富裕,而他们自己则并没有实现那么小康的生活,因此他们把刚刚诞生的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视为罪孽。古林认为,重返民粹政策最为严重的国家是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其次是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秘鲁。


 


“墨西哥、巴西和智利还是维持了原有的路线,”古林说。“但是另外这五个国家则背道而驰。这很遗憾。政府所引进的政策强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却以牺牲长期繁荣为代价。他们人为地让一些商品的价格保持低位。他们也使外国公司的运营和投资举步维艰。他们不那么相信自由贸易会帮助他们。他们放弃了九十年代开放经济的政策,开始退缩,离开正统的道路。”


对民主不满


麦德门特从他的角度出发,表示拉丁美洲确实有站得住脚的理由认为改革并没有带来好的结果。他指出,一家总部位于智利圣地亚哥的名为“拉丁美洲晴雨表公司”( Latinobarometro Corp.)的非政府组织每年对一万八千民拉丁美洲人进行调查,了解他们对政治和经济的看法。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的报道,调查显示,“只有三分之一的拉丁美洲人对民主实施的方式表示满意。”也有更为正面的调查结果。该杂志报道说,拉丁美洲晴雨表公司还发现拉丁美洲各国总统在群众中普遍比较受欢迎,政治机关“不太遭到辱骂”,受访者对经济形势的发展也较前几年更为乐观。


 


“这个调查显示,全社会都从之前90年代以经济改革的名义所带来的那种高高在上,不切实际的主张或者期望中清醒过来,”担任过拉丁美洲和东欧国家政府咨询顾问的麦德门特说到。“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是人们的不知所措,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做什么。这些数字从总体上表明,人们不想回到老一套中去,但是他们还不清楚私有化或者民主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们对于大部分私有化项目都不满意。但是他们也不要独裁者。他们真的不知道如何来改善自己的民主管理,来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我不想说,现在有‘回归民粹主义’的趋势。我认为大多数经济学家和分析师把‘民粹主义’这个词当作一种极端爱国主义的简写,用来表示华盛顿共识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


 


麦德门特认为,拉丁美洲目前这种普遍的情绪,很像是冷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出现在东欧市民中的一种紧张气氛。“会有一些革命者掌权,宣布进行某种宏观私有化改革。然后,开始下一轮选举,政府出局,比如发生在波兰和匈牙利的情形。你听到什么呢?‘我们要回到共产主义。’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一呼声变为现实。我们只看到政策的变化。因此,反对九十年代误入歧途的经济改革政策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会回到七十年代的社会主义时代。”


 


卡罗尔·格拉汉姆(Carol Graham)是马里兰大学的公共政策教授。她也是华盛顿特区布鲁克林学院的资深研究院。她说,拉丁美洲要在实行自由市场政策方面,比其他地区更为成功。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政治结构和投入程度,另外一方面也要归功于他们达到目标的实际技能。


 


“在智利,让你的机构或者制度能够运行,要比在厄瓜多尔或者玻利维亚容易得多,”格拉汉姆说。“事实多多少少证明了这一点。巴西和智利做的很好。如果你看一看智利的结构和经济政策,你就知道这个国家不会出局。阿根廷出现过一次重大的危机。秘鲁的经济政策非常合理有效,是和它的政治政策相隔离的,”


改革成了替罪羊


在格拉汉姆看来,那些置疑市场改革效率的国家,一般都受到各种顽固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的困扰,常常把改革当作替罪羊。以玻利维亚为例,该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展了一些富有创新精神的改革措施,但是这些改革并没有解决国家最根本的贫困问题。玻利维亚政府在对其国家自来水厂进行私有化改革时,还招致了国民的愤怒。“不满情绪浮出水面,把矛头对准市场改革,”格拉汉姆说。“私有化是一个很不错的替罪羔羊,当然,它也可以成为别的任何东西。”


 


她补充说,厄瓜多尔“政治体系脆弱,在各个社会经济团体中存在很多尚未解决的地区及种族矛盾,而国家并没有一个体制来有效地疏导这些争论。因此抛弃现状很容易。那么现状又是什么?那就是开展自由贸易和进行市场改革的承诺。”至于委内瑞拉,她说:“这个国家随着石油行情上下波动。”总统雨果·查维斯基本上可以重返原来的民粹主义,对资本主义穷追猛打,特别是对美国。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院杰弗瑞·J·肖特专门从事国际贸易政策和经济制裁研究。他说,巴西和墨西哥转回到民粹主义的可能性比较小。即使是长期的左派人物,作为人民的代表赢得巴西大选的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也保持着前一届政府实施的中立的经济政策,肖特说。这使得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保持每年4%到5%的稳定增长。


 


卢拉坚持市场改革的坚定立场“并没有让我惊讶。因为他的高级顾问在大选前就来我们国际经济研究所,广泛征求意见,来对付他们认为会遇到的经济问题,”肖特说。“他们务实的态度和精神让我们深感震惊。他们致力于在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恢复稳定的经济增长,而这一切只是出于一个简单的理由,那就是:如果他们做不到,他们今后就不会有钱来资助那些他们相信社会急需的各种项目。”


 


但是,一切对卢拉来说并非一帆风顺。他的政府也因为腐败丑闻而脸上无光,有的巴西人觉得市场改革已经失败。“巴西经济占到整个拉丁美洲经济的40%,”沃顿商学院的古林说。“卢拉已经实施了标准的经济政策,但是他的很多改革已经陷入僵局。”


 


在古林看来,巴西是拉丁美洲的领头羊,决定了改革在该地区是否能够继续进行下去。“巴西是个试验田。如果巴西发生了什么事,或者巴西转向更为靠近民粹主义的政策,那么整个地区都会随之改变。卢拉所面对的问题也是困扰所有新当选的领导人的问题。他们抬高了民众的期望值。但是要想实现诸如贫困等宏大而复杂的承诺,谈何容易。拉丁美洲的贫困问题不可能在三四年内就得到解决。你可以(为出路)打好基础,但是人们缺乏耐心,他们希望问题能够尽早得到解决。这是脱离实际的想法。卢拉作为一个出生于贫民窟,最终成为总统的传奇人物,受到了民众的广泛爱戴,但是要想实现那些目标,对他来说难度还是很大。”


巴西的优势和劣势


詹·布莱森是总部位于北卡罗莱纳州夏洛特市的美联银行的经济学家。他在拜访了南美洲之后,于去年四月撰写了一份报告。他在报告中提到,巴西已经开始从其正统的经济政策中获取巨大的利益。GDP2004年增长5.3%,这是10年来经济增长最为迅猛地一年。而巴西一向出现赤字地经常帐户,则在2003年出现了余额。但是布莱森还指出,通货膨胀尚未得到彻底的抑制,导致巴西的中央银行从2004年夏天到2005年春天把目标利率提高了3.75个百分点,达到19.5%。这一目标利率,以及根据去年春天消费价格指数测算的7.5%的通货膨胀率,使得巴西成为全世界实际利率最高的国家之一。(1128,中央银行预测说,巴西2005年的通货膨胀率约为5.6%。)


 


而墨西哥则不认为停止市场改革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墨西哥正在越来越融入北美经济,”肖特说。“它和南部的贸易伙伴也有一个自由贸易安排的网络。它是一个广义的经济战略的一部分:要成为北美和南美洲的物流中心和生产平台。它也力图从北美和欧洲这两个和它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地区吸引更多的投资。”


 


虽然2000年当选的总统比森特·福克斯支持经济和贸易发展,但是古林仍旧对墨西哥是否会继续坚持自由市场的政策持有疑问。“福克斯个人对民粹主义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2006年夏季的大选即将来临,谁都有机会赢得大选……墨西哥不太可能步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秘鲁的后尘,因为墨西哥明显需要和美国进行自由贸易。墨西哥和美国太接近,以至于很难和美国摆脱干系。”


众所周知,智利是拉丁美洲国家中最致力于改革的国家。“到目前为止,智利是该地区最为稳定的国家,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经济角度来看,都是如此。政府机关也相当完善,”古林表示。“从拉丁美洲的标准来看,智利国民已经达成了强烈的共识,那就是这个国家必须避免经济上的民粹主义。”


 


布莱森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智利所采取的最重要的步骤就是在各个领域开放经济。“他们抛开了上个世纪七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