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美国临终护理行业的发展

培训讲师谈管理:美国临终护理行业的发展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临终护理作为对临终病人及其家属的一种抚慰,是医疗经济中一个日益增长的专业化细分市场,也可能为联邦医疗保险节省下大笔成本。沃顿商学院的教授和行业分析师们认为,随着战后生育高峰出生的人纷纷跨入他们的第70个年头,临终护理预计将在保健领域发挥愈加重要的作用。

临终护理最初是由志愿者提供的慈善服务,旨在帮助绝症患者减轻病痛。2005年,包括营利性公司在内的美国临终护理机构已经为120万名患者提供服务,全国240万死亡人数当中有三分之一是在临终护理项目中去世的。提供临终护理服务的机构包括一些公开招股的公司,上百家小型的私有营利性公司和根基稳固的非营利性企业。联邦医疗保险负担了四分之三以上的临终护理费用。


沃顿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约翰·金伯利(John Kimberly)指出,临终护理是从单纯的非营利性使命逐渐发展为不断增长的保健业的。早在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中期,医院的管理者就认为,这个行业的未来在于向患者提供一体化的服务。他们于是开始购买诊所和其他卫生服务机构,包括临终护理,从而引发了对临终护理业的兴趣。与此同时,联邦医疗保险提供的偿还款项也孕育了许多新的临终护理机构。金伯利说:“至少有一些人认为,临终护理业存在一种有利可图的商业模型—它不是一种单纯的行善模型。”


根据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 World Markets)去年秋天发布的一项行业报告显示,临终护理业中,营利性机构目前护理着35%的患者,非营利性组织看护56%的患者,而政府和其他类型的机构照顾剩余9%的患者。


不情愿的医生


临终护理运动诞生在英国,1970年初传入美国。1982年,联邦医疗保险增加了一项面向老年人的临终护理服务。为了获得这项服务,患者的医生必须证明他或她认为这位病人会在6个月内死亡。


如今,持有联邦医疗保险执照的临终护理项目已有2900个。医疗保险为临终护理提供的偿还款项也从1986年的683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83亿美元,预计2006年会达到95亿美元。根据负责管理医疗保险项目中临终护理服务的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the 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提供的数据,截止2030年,随着战后生育高峰出生的人迈入80岁大关,医疗保险项目的临终护理支出将攀升至456亿美元。


虽然临终护理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但金伯利说,仍然有些医生不愿意推荐此项服务,这阻碍了临终护理业的发展。“医生们接受的训练是竭尽全力地延长生命。医生们受训的方式和临终护理的目标之间存在根本的、几乎是哲学意义上的冲突。如果要医生说,‘这人的病已是晚期了,他不会康复了。’大多数医生难以做到这一点。”


虽然临终护理的提倡者争论说,它主要是一种富于同情心的举动,帮助人们在家中安静地去世,一些研究却表明这种服务能为联邦医疗保险减少成本。CIBC的报告指出,2001年医疗保险中常规的临终护理服务是每天125美元,而每日的住院开销则超过3000美元。


金伯利指出:“从联邦政府的角度来看,患者生命中的最后几周无疑是医药费开销最大的时期。所以你可以说,如果可以相对准确地判断一种疾病何时到了晚期,如果可以向患者提供合法的临终护理服务,就能够节省成本……如果该患者的疾病已到了晚期,为什么要花一大笔钱去延长一周、两周或是三周的生命呢?这笔钱花得不是地方。”他继续说到,另一方面,一些患者及其家属坚持想方设法地延长生命。“所以在表面上,成本控制与和患者家庭潜在的争执之间存在矛盾。”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预测,今后5年,临终护理的支出将增长9.1%CIBC指出,除了人口老化外,临终护理项目还可以推广到癌症(传统上总是把癌症与临终护理联系起来)以外的病症。临终护理在不同地区也可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在包括亚利桑那、德克萨斯和佛罗里达以内的10个州,65岁以上死亡的人数中有超过40%是在临终护理时死去的。相反,在包括马萨诸塞、纽约和华盛顿特区在内的13个州,同一人群中只有20%是在临终护理期间去世的。


CIBC表示,临终护理的市场仍旧四分五裂,前5名的公开招股的临终护理公司控制了14%的市场。目前最大的临终护理公司是Vitas。它是Chemed公司旗下的一员,2005年第四季度有超过12000人参加了它的临终护理项目。另外两家公开招股的公司是位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奥德赛保健公司(Odyssey HealthCare)和位于亚利桑那州斯科特斯德的VistaCare公司。贝弗丽企业公司(Beverly Enterprises)和ManorCare公司也都设有临终护理部门。


埃里克·戈梅尔(Eric T. Gommel)是位于圣路易斯的投资公司施蒂费尔尼古劳斯(Stifel Nicolaus)的股票研究部副总裁。他说,尽管这个行业严重依赖联邦医疗保险的资助,但议会似乎有意为它提供充足的资金。他指出,虽然联邦医疗保险规定了临终护理公司必须提供的许多服务—以及他们将如何获得偿还款项—这些公司仍然有盈利的方法。“这实际上要看你有没有能力在当地市场上站稳脚跟。公开招股的公司会把经营状况良好的非营利性机构视为自己在许多市场上的主要竞争对手,因为这些非营利性机构入行比较久,名声也比较好。” 戈梅尔表示,能获得充足资金且已实现规模经济的营利性公司将有能力与当地的非营利性机构有效竞争。戈梅尔所在公司的客户之一就是奥德赛。他指出,三大主要公司的利润率介于6%到近15%之间。


VistaCare的首席合规官和创始人罗丝安娜·贝里(Roseanne Berry)预测临终护理行业将进行整合。她说:“过去几年间出现了许多临终护理的新公司,我想,和其他行业一样,这个行业会进行自然整合。”她补充说,经营营利性的临终护理公司要面临一些独特的挑战。例如,在这个高度监管的行业中,联邦政府对护理质量和费用的监督是商业模型中一个主要的部分。她还表示,寻找合格的员工是一个永恒的挑战。事实上,正如CIBC的报告所指出的,“在州一级或国家一级出现任何重大的劳动力短缺都会侵蚀全国性临终护理经营者的营业利润。虽然过去几年护理领域劳动力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但是我们认为未来仍然有可能发生短缺的现象。”此外,联邦医疗保险规定,临终护理经营者必须招聘志愿人员 这对任何行业而言都是一个非同寻常的要求。目前有40多万名志愿者参加了临终护理项目,但大多数人只是每周工作几个小时。


1995年,贝里和其他一些护士共同创立了VistaCare公司。她说,她发现临终护理这种提供医疗保健的方式能带来很高的回报。“能让护理人员陪同临终之人愉快地度过那段旅程是一件很棒的事。但是这可一点也不容易。现在临终护理公司大量出现,它们将发现这是一个艰难的行业。”


贝里说,随着战后生育高峰出生的一代人渐渐老去,开始面对死亡,临终护理业很可能和许多其他行业一样随之发生变革。“作为在战后生育高峰出生的人,我知道,我和我的朋友不希望待在一个机构里。我希望呆在家里,我希望自己能做出选择。”


节省的费用因疾病而异


联邦医疗保险推出家庭临终护理服务的初期,似乎节省了大量的成本,但是近期的报告却得出了不一样的结果。《疼痛与症状处理杂志》(the Journal of Pain and Symptom Management2004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临终护理确实减少了多种癌症患者的护理成本,但是其他症状的护理费用是否因此而减少却有些模糊不清,这包括痴呆症、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这些疾病的患者已日渐成为临终护理治疗的对象。


由兰德公司(the RAND Corp.)进行的另一项研究发现,接受临终护理服务的患者生命最后一年的费用比接受传统医疗的同类患者的费用高出4%


该研究对在19961999年死亡的250000人进行评估后得出结论,平均而言,选择临终护理的癌症患者会为医疗保险节省1%的成本,而接受临终护理的肺癌等恶性肿瘤患者会为医疗保险节省高达17%的费用。对于那些死于癌症以外的疾病的患者来说,接受临终护理的患者,其平均费用要高出接受标准医疗的同类患者11%


国家宁养和善终护理组织(the National Hospice and Palliative Care Organization)的研究副总裁斯蒂芬·康纳(Stephen Connor)表示,接受临终护理的患者之所以招致更高的成本,是因为他们进入该项目的时间太晚。参加临终护理项目的平均期限是22天,但是那些接受临终护理服务的去世患者中有35%只呆了7天,甚至更少。康纳说:“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患者参加项目的时间太晚了。临终护理是通过提供优质的护理和预防性药物来增加价值的。如果一名患者只接受不到7天的护理服务,避免最终的入院治疗已然太迟,我们只能成为一笔附加的成本。”


联邦医疗保险启动临终护理项目,是因为一些家庭希望政府能帮助支付选择在家去世的患者的护理费用。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发言人表示,医疗保险不曾对临终护理进行过成本收益研究,但它意识到这将需要考虑许多变量,包括治疗与潜在的晚期疾病无关的症状。但是,她说,我们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