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管理学教授在巴林: 帮助改革一个国家的经济

培训讲师谈管理:管理学教授在巴林: 帮助改革一个国家的经济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2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中东国家巴林是一个离开沙特阿拉伯海岸洋面上的小岛。去年,巴林向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彼得·卡普利(Peter Cappelli 咨询如何改革该国的劳动力市场。


沃顿商学院人力资源中心主任卡普利来说,这个咨询项目不平常。卡普利是通过美国国务院同巴林代表会面的。他已经写就一份报告,提出了几个方案,建议巴林如何实现现代化——从外籍工人的待遇到高等教育的方方面面。“他们处于从零开始建立机制的过程中,”卡普利说,“他们问了类似这样一些问题:‘我们是否该有失业保险和政府主办的工人培训?我们是否该有一套福利体系?’”


卡普利的任务并没有听上去那么可怕。巴林是一个小国,面积仅为华盛顿特区的四倍。人口约675千,小于印第安纳波利斯或巴尔的摩的人口。但对美国来说,巴林政治稳定、政策亲西方,在海湾地区扮演着重要角色。美国海军第五舰队就驻扎在巴林。在这块纷争不断的地区,巴林可谓是一个平静的小岛。


巴林国王沙可·哈迈·宾·伊萨·艾尔(Shaikh Hamad bin Isa Al)哈里发自1999年登基以来,一直致力于国家的改革。2001年巴林举行全民公投,妇女首次参加投票。投票结果显示,巴林民众选择结束传统的君主制,开始宪政体制。2002年,这个国家举行了近30年来头一次议会选举。


由于政府的开明和容忍,巴林免遭了一些其他穆斯林国家经历过的骚乱和基要派动乱。“但如果失业率继续上升,你很容易就能相像到,巴林也会有麻烦,”卡普利说。


巴林的经济就像许多其他中东国家一样,长期以来依赖石油。哈迈德国王打算将巴林经济多元化。巴林是最先从沙漠底下开采“黑色金子”的中东国家之一。然而,由于储量有限,巴林也许将成为第一个石油资源枯竭的中东国家。有人预测,巴林的油井最短10年内就将枯竭。正如卡普利所说,“他们再也不能靠着石油过日子了。”


巴林谨慎地投资着来自石油的财富。巴林的教育系统在中东诸国处于上游,培养了一批白领工人,从而成为中东的银行中心。在某些方面,银行业代表着这个国家的过去。在铜器时代,由于处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和印度河流域之间贸易路线的必经之地,这个群岛便成为蒂尔曼贸易帝国的所在地。当时,这里是日益干旱地区的一片绿洲。一些学者认为,古巴林可能是《圣经》中伊甸园的原型。


那些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巴林主要由沙漠构成,人口集中在海岸线上。像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巴林有着富余的、缺乏工作技能的劳动力。巴林人口正处于一个高速增长期,“现有经济无法吸纳所有新增劳动力,”卡普利解释道。结果自然是高失业率。卡普利猜测失业率在10%左右,尽管一些人预计高达15%


以来自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为主的外籍工人使巴林的失业率雪上加霜。巴林不设最低工资,根据法律,这些工人无法更换工作,这等于把他们和低工资的工作牢牢绑在了一起。即使这样,他们在巴林的机会也要比在本国好,所以他们留了下来,继续夺取巴林人的饭碗。


国王之子,王储沙可·沙曼·宾·哈迈·宾·伊萨·艾尔(Shaikh Salman bin Hamad bin Isa Al)哈里发一马当先,率领国民解决失业问题、改革劳动力市场。沙曼王子在华盛顿特区上过大学,在英国上过研究生院。卡普利对王子的印象是“非常西方化”。“在语言能力方面,他和美国人没什么两样。他熟谙西方的观点、商业和政治。他是个机敏的政策思考者。”他的几间办公室更像参议院的套间,而不像宫殿,他补充道。


在去年为期一周的巴林之行期间,卡普利特别注意到白领工人和蓝领工人工作条件之间的巨大差距。“当你穿过一个办公室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办公室看上去就像美国或欧洲任何地方的办公室一样,”他说,“但当你走进外籍工人的工作场所时,看上去就像第三世界。你看到的是手工工具,而不是机器。巴林有源源不断的廉价劳动力输入,因此没有必要投资固定设备。这个国家的经济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由于巴林未投资高科技机械设备,其工人、其经济的生产率都要低于应有水平。“在北欧地区,在大多数世界其余地方,当总体经济增长时,低技能工作的工资水平也会提高,工作状况会相应改善,”卡普利在报告中写道,“劳动力成本上升会促使雇主投资设备以提高生产率……在巴林及其他石油国情况恰恰相反。即使总体经济增长了、人均富裕程度提高了,低工资劳动力的稳定供应也使这些低端工作的工资无法增长,工作条件无法改善,劳动生产率也就落后于世界其他地方。” 


廉价、驯服的劳动力的大量供应也产生了其他问题。巴林尚未发展出美国和欧洲那样的管理技能。由于雇员除了离开这个国家外别无他选,老板们几乎没有任何利益驱动来学习劳资关系、雇员补偿以及领导力的培养。“这些工人迫切需要工作,而且同他们在其他地方可能得到的工资相比,巴林的工资水平已经高出许多了,所以有多少委屈也只能忍了,”卡普利写道。 


外籍劳工: 流动性的问题


解决巴林失业率问题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就是把外籍劳工赶出国门。但巴林无法做到,因为这个国家现在依靠着他们的低工资。“由于外籍劳工的存在,从洗车到造房子的一切价格都较低,”卡普利说,“如果你把一个像巴西那样拥有大批低技能工人的国家同一个像瑞典那样几乎没什么低技能工人的国家相比,你会发现巴西的中上层阶级的生活标准要高出许多:甚至低层经理也能用得起女佣、厨师和园丁。”


因此,卡普利向巴林提出的建议是一个简便易行但是具有深刻经济影响的政策转变:准许国外工人改变工作。这将会取得国外工人与低劳动技能的巴林人在工资水平和可雇佣性之间的平衡。如果允许国外工人转变工作,他们的工资可能会增长。因为他们不再受其雇主的束缚,也不会比巴林人得到优先雇佣。卡普利强调,“在其它方面,国外工人可能更受欢迎,比如考虑到他们在本国的机会有限,他们有着更强烈的进取心,但是由于受到雇佣关系的法律限制而产生的人为优势将会消除。”


当然,这么大的政策变动可能会引起一阵骚动。员工流失可能会突然加剧,雇主们可能不得不用高工资留住工人。“雇主们会发牢骚,责怪政府,”卡普利预测道。但牢骚和埋怨不会持续很久。毕竟,只要好好对待雇员,工资给得合理,雇员是不会流失的。虽然改动了政策,但政府官员还是必须要找出一个办法来限制不断涌入巴林的外籍劳工。“他们必须截断外籍劳工洪流,”卡普利说,“必须马上想办法。”


过去,想雇佣外籍工人的雇主向政府提出申请,由政府进行审理,确定这一工种找不到合格的巴林工人担任。卡普利建议,政府可以继续这么做下去,但应该改变一下筛选标准。政府不仅要调查一个工种是否有合格的巴林工人可以胜任,而且应该把调查范围扩大到所有在巴林的工人,包括自由外国人。如果巴林已经有了足够的木匠或管道工,不论国籍,政府应该停止放行其它外籍工人入境。


这些调整措施着力于应对巴林国内失业困境,但是它们无法解决同样关键的国际竞争力问题。简而言之,巴林国家太小,难以独自有所作为。经济如要强劲地增长,巴林公司必须成为国际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而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熟练的工人。卡普利认为,巴林需要成为波斯湾的新加坡――一个小国,但是雄心勃勃,有着大量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新加坡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了大规模投资。它的政府规章制度是公正的,而不是腐败的,并且有着十分专业化的公职人员队伍。”


一个有效的公共部门是个关键。因为工人技能的提高是一项政府、教育部门和雇主必须齐心合力才能完成的任务,卡普利强调说。这方面的合作所产生的培训项目种类在各国各不相同。重要的是要开始做起来。“至少在其他国家,改革教育在政治上是受欢迎的,提倡和推动教育改革也几乎没有任何风险。”


至少,政府应该收集、提供劳动力市场的信息来促进这方面的合作。理想的状态是,政府会公布就业机会信息,如哪些领域正在成长,正在招人。政府还会提供培训项目和潜在雇员的信息,如哪些人拿到了证书。


巴林也许还要考虑参照美国模式建立一套社区大学系统,卡普利说。这些学校由地方政府支持,和当地的雇主们有着紧密的联系。“以北卡罗来纳州为例,该州利用社区大学系统支持雇主,并通过为雇主的员工队伍提供职业培训来吸引新公司来该州发展。”


出于同样的目的,巴林应该考虑仿照新加坡模式,扩大王储奖学金计划。在新加坡,去国外大学深造的奖学金获得者必须学成归国,并为政府工作一定年限。“这一计划使得奖学金有奖有偿,可以使奖学金范围得以扩大,并且有助于政府吸收新的思维和引进新的人才。”


 


对个人福利有根本影响的莫过于一份体面的工作。正如卡普利在其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世界各国几乎都在竭尽全力为其人口中至少一部分人寻找就业机会。而这一点对巴林的利害关系尤大。


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卡普利说,关系到“某些我难以回答的、事关中东政治的问题,”他说,“这一切在伊拉克战争的背景下变得更为错综复杂。”谈到他在帮助巴林改善经济状况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卡普利说:“尽管思考建议的潜在意义确实有点伤脑筋,但我们必须记住:如果不改革,这个国家将陷入多大的困境。我的建议要通过一道道不同的程序过滤才能得以实施。因此实际效果可能要比设想的来得小。”

    本文发表于2004年9月22日。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