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郑南雁和他的“放羊式”管理术

培训讲师谈管理:郑南雁和他的“放羊式”管理术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3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郑南雁是个勇于富有勇气的人,具备不安分的创业冲动,但他创立7天连锁酒店后提出的“放羊式”管理竟然是从《道德经》里“悟道”的,这是不是很令人惊奇?这个后来复制到租车行业的管理模式,究竟是怎么提出的,精华何在?那就是“以放为主、以管为辅”,但是,决不能不管。

郑南雁

郑南雁,7天连锁酒店CEO,广州瑞卡租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个曾经的IT软件写手,曾一度坐到了携程旅行网市场营销副总裁的位置,在携程纳斯达克上市后又成功实现单飞,创立7天连锁酒店(以下简称7天),并创新式地提出了“放羊式管理”,使7天在国内酒店行业中迅速崛起。2009年5月,郑南雁又成立了广州瑞卡租车,欲将“7天模式”复制到租车行业,重新创造一个“后来者居上”的传奇。

郑南雁是个勇于冒险的离经叛道者,不安分的创业冲动总让他做出惊人之举。但平时的他没有刻意去制定发展目标,而是任由它自然发展。他创立的“放羊式”的“无为而治”理论,竟是从《道德经》中悟出的智慧。

完美转身

1968年,郑南雁出生于广东汕头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广东省计算机协会会长,由于耳濡目染,郑南雁早早在计算机上表现出了天分。1991年,23岁的郑南雁从中山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进入了广东省经贸委。但是他很快就觉得这份“写写程序,打打游戏”的工作难以忍受,于是决定辞职下海。1992年,他创办了劳业电脑公司,主攻酒店电脑管理系统。

当时郑南雁和伙伴们租了巴掌大一个房间作为办公室,一人对着一台电脑“搞开发”。在市场上有套出名的千里马酒店管理系统软件,就是那个时候他们写的,很多地方至今还在使用。

1999年,梁建章、季琦等联手成立携程。郑南雁通过朋友推荐,顺利进入了携程,并出任华南区总经理。后来由于业绩好,被调往上海总部,成为主管全国市场的营销副总裁。在携程的非创业元老里面,郑南雁成为职位最高的两个人之一。

但在随后两年里,他过得不太顺利。虽然他挂名副总裁,其实就是个程序员。郑南雁很看重自己IT人的身份,他经常强调,IT界认的是IT人的思维、IT人的技术热情,郑南雁在市场营销上卡壳了,连续两年都没能完成公司规定的销售任务。

除了赚钱外,郑南雁还有自己的理想,那就是做属于自己的公司。2004年6月,郑南雁决定再次创业,他也为自己规划了一个蓝图。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郑南雁认识了乐百氏的前掌门人,也就是如今的投资董事长何伯权。与何伯权的结识,再次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奠定了今天的“7天”。

在何伯权的支持下,郑南雁很快敲定了大致条款。最终,何伯权成为7天的大股东并出任董事长,而郑南雁个人则出资近800万元,出任7天的CEO。

2005年3月,第一家7天酒店在广州北京南路开幕。郑南雁顺利实现了自己的创业梦想。到2009年第三季度,7天连锁酒店已在国内41个城市开了283家分店,还有18个城市的70多家分店在建。

面前的沙盘越来越大,而郑南雁的思路并没有变得复杂。2009年5月,郑南雁与7天的三位“老人”——吴海兵、林粤舟、黄骥,连同IT技术出身的潘勇,共同成立了广州瑞卡租车有限公司,次年12月改制为“广州瑞卡租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卡租车),郑南雁任董事长。

郑南雁认为,经济型酒店的本质不过是“一个用更少的钱提供更好住宿的生意”,现在,他把这一思维带到了租车行业。

瑞卡租车几乎是7天的翻版。除管理团队里的“7天帮”外,在公司战略中,郑南雁同样是先人后事、垂直切割、借力IT平台、最大程度地压缩成本……就连公司总部也跟7天一样没有前台。

在定位上,郑更是直接移植了7天基因:主打“经济型租车”。他将这一想法具体化为:只做个人短途自驾(200公里左右),车款也只有3种,价格在120元~200元/天,不做异地还车。IT系统追求简单而有效,甚至连门店,也设在7天的接待大堂里。

这一思路与做7天时基本一致——切除消费者“不必要的需求”,不追求大而全,只专注于细分市场。继神州、一嗨等连锁租车企业获得大笔融资后,2011年8月29日,成立只有2年4个月的瑞卡租车对外宣布,获得了富达投资和红杉资本的注资。

将7天的模式复制到租车行业,郑南雁想重新打造一个“后来者居上”的传奇。郑南雁的7天模式究竟是如何提出的?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市场竞争力呢?

“放羊式”管理

在郑南雁的身边,常常放着一本《道德经》,他没事就会翻一翻,既钻研又身体力行。在道家哲学的深深影响下,他的身上总散发着道家思想的魅力,包括他的几次创业,他谦逊地认为都只是顺势而行。

同时,这与他的家庭环境也是分不开的。从小到大,郑南雁的家庭氛围一直都相对宽松,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儿20世纪60年代末人的特征。平时的郑南雁爱骑马、好收藏黄花梨紫檀家具,极少应酬,不会疲于奔命地工作,至今仍沿袭着自然的习惯:晚间十点左右睡觉,早晨五六点钟起床……

每个企业文化的DNA,都与创业者的个性特质有密切关系,7天当然也不例外,郑南雁道家无为而治的哲学思想和美国宪政文化的基因,深深烙印在7天的企业文化中。在郑南雁心中,最理想的管理模式一定要使总部和分店的管理趋于扁平化,尽量减少中间的不必要的节点和环节,有及时的科学的纠错机制。

在7天,郑南雁创造性提出了著名的“放羊式”管理模式,用“放羊机制”赋予分店店长更大更多的自主权。店长不用逐级向上汇报,只需对自己负责即可。在具体的实施当中,首先要改的是人的思想,强调人的积极性能动性。他认为,在放权的同时,店长如果只是不停地接收上级的指令,显然是在被动地工作。

当然,任何理论都是有前提的,“放羊理论”也不例外。即若“牧羊人”和“羊”的目标能保持一致,就可以大大降低企业的管理成本。这个道理还是容易理解的,即要一定让“羊”吃得饱一点,好一点,“羊”就会自动地向水草茂盛的地方走,而“牧羊人”只要引导“头羊”走正确的路,并不断鞭策落后的“羊”,这样一来,一个“牧羊人”就可同时放上千只“羊”了。

从2007年年初,郑南雁对7天的管理,开始做大规模的创新性调整,悄然实施的就是充满道商智慧的“放羊”模式,比如“垂直切割”“会员自主服务”等,都是最为人称道的。用郑南雁自己的话说,就是“从不竞争”。郑南雁从来不从竞争对手那里挖人,从不破坏行业的生态环境,而是想方设法在产业的对岸,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

这就是郑南雁的“无为而治”的管理模式,以放为主、以管为辅,而不是不管。但是为了做到“放”,一定要研究透一些内部的规律,形成一致的价值观,坚定不移地去执行。

郑南雁相信命运,他承认自己的创业路比较坦荡,即使中间有一些戏剧化的插曲,仍然很自然走在成功的道路上。在7天,郑南雁如一个聪明的牧羊人,他只要驾驭好那只“头羊”,“羊群”就会自动地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郑南雁不会像通常人那样第一时间去纠正它、遏制它,他坚信系统有很强的自我纠错能力,他更多的只是静观其变,在无法挽回的错误出现之前出手,扭转乾坤。

标签: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