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福布斯:Facebook管理层过于自满忽视移动领域

培训讲师谈管理:福布斯:Facebook管理层过于自满忽视移动领域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3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导语: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络版今天发表署名埃里克·杰克逊(Eric Jackson)的文章称,无论是招股书,还是Facebook前员工的现身说法,都表明Facebook管理层漠视移动业务的发展。这种自满情绪有可能导致该公司陷入困境,甚至濒临绝境。

以下为文章全文:

风险因素

移动,移动,移动。现在到处都是移动,一如1995年的PC。而如今,多数人与移动设备的关系甚至比配偶更亲密。

科技企业的CEO也都在谈论移动。然而,除了苹果外,几乎没有哪家企业真正从移动领域赚到钱。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是免费的,我最近还专门撰文指出,人们使用移动设备搜索的内容越多,谷歌的CPC(每次点击费用)就越低。摩托罗拉移动上一季度也亏了不少钱。

在Facebook昨天提交的IPO(首次公开招股)申请中,我们也发现该公司并未从移动领域赚到任何钱。更糟糕的是,人们使用Facebook的移动服务越多,他们亏的钱就越多。

Facebook列出了如下风险因素:“2011年12月,我们有4.25亿MAU(月平均用户)使用Facebook的移动产品。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预计移动用户的增速将超过我们整体的MAU增速,部分源于我们专注于开发移动产品,鼓励用户使用Facebook的移动产品。尽管我们的移动用户多数也都通过可以展示广告的PC访问Facebook,并与我们互动,但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主要借助移动设备使用我们的产品。”

该公司还补充道:“我们目前尚未从Facebook移动产品的使用中获得有意义的收入,我们借此成功创收的能力也尚未得到证实。因此,如果用户持续用移动产品来代替PC访问我们的服务,而我们却无法成功部署商业化战略,我们的收入和财务业绩便有可能受到负面影响。”

这些风险因素出自律师的手笔,他们的工作就是不遗余力地查找任何可能的错误,借此保护投资者。然而,这些风险因素的确属实。这样一来,你就会认为Facebook非常专注于移动领域,并认为他们的3200名员工也将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领域中。

正如CNET所说:“关键问题在于,Facebook能否找到帮助其摆脱这一困境的人才……过去3年间,Facebook的研发费用从2009年的8700万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1.44亿美元,又飙升至去年的3.88亿美元。凭借如此高的花费,Facebook完全可以轻易找到最优秀的人才。”

移动应用

你或许认为,这3.88亿美元研发开支中至少有一大部分被投入到移动领域。但事实未必如此。我并不了解详情,但我怀疑其中没有多少资金被用于移动业务。

理由何在?去年9月,科技博客TechCrunch撰稿人MG·斯格勒(MG Siegler)披露,Facebook的iPad应用早在5月就已经开发完毕,但Facebook却迟迟没有发布该产品。斯格勒当时称,该应用的开发者杰夫·沃克严(Jeff Verkoeyen)在个人博客上透露,他在连续工作8个月,每周工作80个小时后,终于在去年5月完成了该应用。

斯格勒当时援引沃克严的话说:“这款应用完成至今已经5个月,除了在TechCrunch上泄露外,我尚未看到它发布。我有多么苦恼自不必说。这款应用的开发体验是导致我离开Facebook的主要原因,尽管做出这一决定仍然很艰难……这在当时是一款功能完善的产品,但出于种种原因,我不会披露这款应用的细节,它已经被反复推迟到今年夏天发布。”这段内容后来被沃克严删除了。

沃克严9月开始在谷歌担任软件工程师。他后来联系到斯格勒,并澄清了很多问题。他表示,很享受在Facebook工作的那段时光,包括最后一年。

沃克严是我的堂弟。但我所说的内容都是我的个人观点,我从未就此事与他进行过沟通。

首先,我为沃克严感到无比骄傲。他的生活遭遇了一些重大挑战,但他却以自己的风度和勇气应对了这些问题。如果我与大家分享这一切,你们也会感到吃惊的。他没有任何背景,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工作获得了成功。他是我认识的最有才华的软件工程师,也是最谦逊的一个。我希望硅谷最明智的风险投资家可以邀请他加盟,或者帮助他创建自己的公司。我希望拉里·佩奇(Larry Page)永远不要辞退他。我希望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意识到没有挽留沃克严所犯下的巨大错误。沃克严理应获得成功。

高管自满

我只会讨论一些已经公开的信息,不会涉及任何尚未公布的内容。

从沃克严的声明中,我们了解到两件事情:(1)与Facebook 3200人的员工规模相比,该公司的移动团队显得很小,而iPhone和iPad应用项目的开发是由外部承包商领导的;(2)在iPad应用完成后,Facebook的管理层并未采取任何行动。只要研究一下Facebook如今的iPhone和iPad体验,就会发现,这些应用从去年5月至今没有太大变化。我认为,无论Facebook的移动团队如今有多大,都不可能太大。

问题来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Facebook去年花了3.88亿美元研发费用,却没有将太多资金用于移动领域?

相信Facebook的支持者会说,他们可能是与苹果展开了一些战略沟通,讨论如何分享移动收入,这对于今后获得利润非常重要。或者,他们也有可能在从事一些非常机密的项目,只是还没有宣布而已。我对此表示怀疑。

所以,如果你相信Facebook去年对移动领域投资不足,并且因为一些与未来移动收入没有明确联系的控制问题,而被拖了后腿,这就对他们未来克服移动领域的“风险因素”非常不利——即使他们能够在截至12月底的40亿美元资产的基础上,再额外增加50亿美元。

对Facebook而言,这并非无法克服的问题。借助8.45亿的庞大用户群,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解决这一问题。而且公平地讲,谷歌和其他通过卖广告赚钱的企业,也都没有找到通过移动领域赚钱的秘诀。

但现实是,Facebook管理层在移动业务上的自满态度令人震惊。Facebook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对重要的商业转型采取的这种自满和不屑的态度,最终将令这家公司陷入困境,甚至濒临绝境。

标签: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