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培训讲师谈管理 / 培训讲师谈管理:IT培训、英语培训、管理培训和少儿教育已成培训业支柱

培训讲师谈管理:IT培训、英语培训、管理培训和少儿教育已成培训业支柱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3日 培训讲师谈管理

【编者按】朱熹讲:读书无疑者,须教有疑,有疑者,却要无疑,到这里方是长进。可是这疑的化解方式,则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着。如今,“答疑解惑”成为了产业,美其名曰“教育产业化”。这是颇为奇怪的五字组合,有人全盘否定,有人奉为圭臬。但是从经济的角度打量,面对数亿学生的升学需求,供给方想不“产业化”都难。事已至此,唯有希冀那些在教育产业化路上正撒欢狂奔的教育集团,在挖培训金矿的同时,能够将教育的“根”留下。

在学界对“教育是否可以产业化”这一命题尚未定论时,市场上各类教育辅导机构早已“风生水起”。看看周遭,不管是幼儿园还是大学,教育早已是赚钱工具。远的暂且不提,仅2010年中国就有4家教育培训机构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当然,这个生意听上去要比其他的行业高尚。在这个充满了需求的时代,如何将企业家对资本的需求,和学生对知识和名次的追求,保质保量地结合起来?这不仅是一个产业课题,同时也是一个教育问题。

一分钱一份收获?

暑期培训班刚完,针对中小学生的课外补习班和培训机构的报名工作紧接着展开。8月27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在上海杨浦区国定路的同欣培训学校看到,家长和孩子络绎不绝,仅5分钟时间,记者就看到至少有5位家长领着孩子前来咨询相关辅导班事宜。记者随后领了一份高二的课程表,相关工作人员便热情地介绍:“我们的师资都来自于名校,英语课的老师是上海交大附中和复旦附中的,而且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两个礼拜内都可以退课。”据悉,类似的主课一学期安排18节课,而历史和生物相对较冷门,一学期9节课。一节课一般2小时,收费65元,18节课就是1170元。

“上这类培训机构确实有一定的作用,但基本上都是花多少钱讲多少东西。”曾经在环球雅思进修过英语的一位同学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花了6000多元上了两个月15人左右的小班。”

《2007年-2010年中国培训市场发展预测与投资分析报告》指出,目前,IT培训、英语培训、管理培训和少儿教育已成为培训业的支柱。其中,中国英语培训市场的市场总值大约是150亿元,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的年产值。

学生补习群体如此庞大,这“额外”的培训对学生们来说是否也意味着额外的作业和负担?而家长们又是怎样看待这些课外辅导班的存在呢?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很多家长和学生抱着“别人都补了,自己不补不行”的心态随大流地“被补课”。而一些在职教师面对校外培训机构的金钱“诱惑”时,一般难以抵挡。

“老师在校外兼职已经见怪不怪了,估计有一半的教师在外兼职,有的收入能达到工资总额的一半。”上海市某重点中学一位不愿具名的老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给本校学生补课每小时收入在150元左右,而在校外补习机构上课,每小时的收入在300元左右,整整翻了一番。

然而教育部门三令五申,有言在先:严禁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实际操作中很难禁止。”业内专家表示,老师利用自己的私人时间去授课,也没有影响正常教学,怎么查,怎么禁?即使有法可依,也很难真正执法。

上海一家文化培训中心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该中心大多数都是聘请公办学校的老师来授课,有些名校名师的收费标准是每小时500元,月收入可达万元。

多样培训各显神通

这只是《国际金融报》记者对中学生辅导产业链的“素描”。如今的上海各类大学校园内的学生公告栏上充斥着各类培训机构的招聘或招生广告单:环球雅思的雅思考试、学大教育的一对一个性化教育、学而思的中小学培优、弘成的网络学历教育、达内的IT培训、华图的公职培训……

据了解,当前培训市场的办学主体主要有以下几类:各级各类学校办的培训班、行业企业的培训中心、各种学会团体办的培训班、社会力量办学、培训公司和个人等。除了这些列得出名目的培训,更多来历不明的培训班举不胜举。德勤咨询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到2012年,中国整个教育培训市场规模将达到9600亿元,其中职业培训有望达到650亿元。到2013年,学前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达到990亿元。

“一方面市场需求大,另一方面融资顺畅,中国教育培训机构可谓底气十足。”有专家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尽管目前教育培训发展得如火如荼,但是从现状看来,中国的教育培训产业仍然处于初步阶段。“虽然目前市场上的教育培训机构有上万家,但是资金规模超过10亿元的少之又少,教育培训产业这块‘金矿’尚待开发。”

公开资料显示,迄今为止,中国教育培训业已经有11家公司在美国上市。去年,安博教育、环球雅思、学而思和学大教育4家培训机构已先后在美国上市。而还未上市的培训机构正蠢蠢欲动,忙着融资扩展业务。

中资教育研究所的《中国学前教育投融资深度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12月,国内有包括红黄蓝教育机构、大地幼教机构、宋庆龄国际幼儿园、先策教育机构、伊顿国际教育集团、金宝贝国际早教机构等在内的175家学前教育机构获得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注资,涉及金额超过16亿美元,加快了上市步伐。

教育与产业同行质为重

然而在教育“红红火火”地走向产业时,如何保证教育质量也成为公众担忧的问题。事实上,市场上的教育培训机构在人才储备、教学科研力量、抵御风险能力等方面都还有待改善。上述专家直言,保质保量地专业化经营,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活下来。甚至有言论认为,在利益的驱使下,产业化下的教育俨然成了赤裸裸的赚钱工具。“教育是个良心活,培训公司争先恐后选择上市,将导致其只专注于经营和投资回报,而忽视了教学质量,最终走偏了方向。”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

据相关媒体报道,近年来,中国的教育培训机构虽然遍地开花,但质量良莠不齐。事实上,一些培训机构在招生时设下了很多陷阱,比如在退费方面,大多数机构都承诺“不满意就退费”,但当记者询问具体的退费细节时,往往语焉不详。此外,很多培训机构打着“达标班”、“包过班”或类似的特色班的幌子,将学费升至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而他们口中的“包过”,其实就是一次没考过,可以继续留下来学习。

“挖十来个坑,不如好好打一口井,只有足够深了,才能打到水。”储朝晖说,现在这个行业太热了,很多机构心浮气躁,跟风现象严重,教育质量不过关。由于国家对教育培训机构的审查还没有统一的标准,管理也无从下手,培训机构钻了监管盲区的空子。

储朝晖同时表示,虽然教育局对设立培训机构有资金、师资、场地、设备等明确要求,但是具体到运行过程中的教学水平、师资来源、招生方式等细节,仍缺乏规范。“而适用于培训行业的法律法规也未明确处罚细则,违法培训机构存在侥幸心理,即便出了事,消费者也是投诉无门。”

标签: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