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中层经理:新型的领导者

中层经理:新型的领导者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要改革以跟上时代的组织,会发现中层经理们不仅不愿意成为推动变革的领导者,反而会极力阻挠变革。这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惯性。在杭州管理培训开办中层管理培训时,就了解到要改革以跟上时代的组织,会发现中层经理们不仅不愿意成为推动变革的领导者,反而会极力阻挠变革。这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惯性,他们极不情愿改变固有的思考和行为方式。
  这看起来也许不合常理,但在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时候,高层管理者和一线员工及其直接上司往往是齐心协力,而阻碍纠正错误的绊脚石常常是中间管理层。中层经理从两个方向压制了众多的变革举措:CEO们从上到下进行变革,一线员工自下而上进行变革,但都被中层经理们扼杀了。
  没有哪个企业不想让它们最有前途的经理们拥有一些必要的技能,以便在全球化的市场、再造后的组织、新的竞争环境、以团队为基础的组织架构和以技术驱动的快速变化的世界中,有所作为。
  一些公司正处于危机的境地,它们的生存取决于有人能帮助它们的管理人员进行与众不同的思考、行动、管理和领导。还有一些公司洞察到未来,它们认识到,如果经理们无视跨职能管理、团队工作和人员的多样性,公司将不再拥有繁荣。
  经过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的一系列管理培训之后,明白到将各类企业领导人重塑为具有全球眼光、跨职能的思想者,这样做的推动力是显而易见的;全球化的市场呼唤全球化的领导人,无边界组织如果由依赖职能碉堡中的人来管理就无法有效运作。
  正是驱动重塑领导人的力量,使得我们很难购得新型领导人。一方面,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更多的领导人。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能为我们自己的特定组织买到合适类型的领导者,而且更愿意由自己来重塑领导者。在一个受控的环境里处理真正的商业问题是重塑领导人的有效途径。当人们在一个以学习为导向的环境中,处理最具挑战性的问题、创造发展机会时,就是新型领导人诞生之日。换句话说,他们是围绕着自己公司的问题——而不是其他公司的问题——重塑出来的。也许在过去,领导力可以互通互换,但在今天,大多数领导人的产生是在某公司的特定环境中解决特定问题的结果。他们是土生土长的,不是从外面引进的。另外,也不是简单地将其派到商学院学习几个星期,再回到企业中就能培养出来的。
  行动学习提供了一个方法,使公司领导者能够自我重塑。它方便、灵活又相当简捷。大多数组织能够采用这种方法,无论它们希望培养新型领导人哪方面的品质。
  我们会看到,这些品质很不相同并且和组织面临的特定商业问题直接相关。我们把受新式学习影响的领导者称为“新型领导者”。
  通用电气、壳牌石油公司和美国技术公司的CEO们就是新型领导者的典范,这些领导者不仅打破了公司的传统,而且打破了成型的领导行为模式。他们往往对现状持排斥态度,不愿进行过多控制,而是集中精力解决一些关键性的问题,鼓励争辩和讨论。然而,如果你认为新型领导人只具备这些特征,那就错了。那些过时的、以命令和控制为导向的领导人很容易描述,但新型领导者却很难准确描述。用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的话说,新型领导人充满矛盾。
  我们将新型领导人概括为信奉变革、全球化地思考和赋予他人活力的人。毫无疑问,这些是新型领导人的重要品质。但是当今这个时代,领导力要素相互联通而且复杂。新型领导人拥有很多品质:从在不确定的商业环境中工作的能力,到在市场未形成前靠直觉发现市场机会。
  世界上没有新型领导人的品质清单。或者即使有这么一个清单,它包括的内容也会大大超出了一个人所能够拥有的限度。许多企业希望通过学习开发一系列的能力,包括进行全球化管理的技能,领导变革的能力、团队建设的能力等,所要塑造的这些品质彼此差异很大,又非常概括。人们的个性差异扮演这样一个角色:一个人可能需要立足于自己的思考来有策略地、创造性地工作;另一个人则必须集中于学习如何更有效地与不同的业务单位协同工作。
  另外,目标能力通常和公司所面临的业务问题或者机会联系在一起。一个正在试图进行全球经营的公司,希望重塑领导人的全球化管理的能力。另一个公司可能正在为人员多样性问题而焦头烂额,它希望它的领导者学会管理一个异质化的员工队伍,或者能够植入一种新的价值观。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