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到底是我们在玩开心网,还是开心网玩了我们?

到底是我们在玩开心网,还是开心网玩了我们?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开心网到底是开拓了我们的社交圈子,还是让我们在娱乐中迷失?网瘾专家警示:如果每日上类似开心网这样与工作无关的网站长达6小时,就可以被定义为网瘾患者。

  在这股风靡全国的社交网热潮中,或许,是到时候说一句:开心网,我反对。

  上开心网被裁员   

  中国企业:开心网和我们争夺上班时间厦门一家互联网公司在今年2月份裁掉了一名公司的中层,原因是:这名中层上开心网太频繁,导致带队不利。

  黄辉(化名)是被裁员的中层,他在这家公司做了五年了,今年,他接到人力资源部的总监通知:几次看到他的电脑登录开心网,警告无效,劝他辞职。记者5月18日致电这家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曾先生时,他证实有员工因为上开心网过于频繁被辞退。

  2008年兴起的开心网,据说第一个注册的用户是某门户网站的员工,显然,他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复制美国最流行交友网站FACEBOOK的中文网,在2009年会成为互联网领域上升最快的网站。最初,开心网对外宣称只是内部测试,要想加入需凭借朋友邀请。但依靠病毒式邮件传播和不断开发的偷菜、停车等小游戏,开心网在2009年已拥有2000万多稳定的注册用户。2009年最新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开心网浏览量每日7亿,远超搜狐等门户。

  由于上开心网的都是白领,所以办公室出现开心网文化。厦门这家互联网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曾先生跟记者自称是公司最老的员工,近40岁的他也禁不住朋友的百般邀请,加入了开心网。“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网站。”但到今年初,他开始意识到,开心网是在跟公司争夺员工的上班时间。

  黄辉是其中最入迷的一个,他几乎每隔一小时就要上开心网偷菜。曾先生在几次路过黄辉的座位时,都看到电脑屏幕上花花绿绿的蔬菜一片。曾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当时就意识到,需要重新制定员工手册—-最近很多项目无法按时完成,也许是因为员工效率出了问题。今年年初,他宣布:最近一段时间严厉整治与工作无关的上网行为,尤其强调开心网的实用。“公司会先警告,警告未果,采取裁员。”曾先生说,“并不是特别针对开心网,而是今年开心网太火了。”

  颁布规定后,很多员工都觉得是儿戏。上开心网依旧屡禁不止。记者现在很难联系上黄辉,但据他原来的同事说,每天都看见黄辉登录开心网收菜,还跟周围的同事聊天讨论买房子种地的收益。“影响不太好,他玩,我们也想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员工说。

  第一次警示黄辉时,曾先生想了很久。当时公司怨言一片,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决定太小题大做了。有一些员工还跟人力资源部反映,GOOGLE公司的人天天喝咖啡、遛狗,甚至能打游戏,为什么我们不能开放点。曾先生跟记者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如果说过去是在行为上管理员工,那现在的企业就是需要规范员工的互联网行为。“我当时跟大家解释,GOOGLE企业文化是特殊的,他们是高强度的创造性工作,需要适当放松,但中国大部分互联网还是做常规内容的,效率和规范至上,过多关注开心网这类的娱乐网站,肯定会影响工作效率。”

  Websense是一家为办公室提供软件监管的全球公司,它最新的一项调查数据也佐证了曾先生的观点:亚太地区的企业员工平均每周花在网上处理私人事务的时间是4.2小时,而根据中国的很多IT经理判断,员工实际上每周会花费6.2小时在互联网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以平均每周工作5天计算,每个员工每天浪费在私人事务的时间超过1小时。这份报告认为,中国有1亿白领阶层,按照每人一天浪费1个小时在网络上算,每天浪费1亿小时之多。假如把这些时间换成金钱,以平均每小时10元的经济价值算,全中国每天浪费的金额将会有10个亿,每年将有3650亿之多。

  智联针对“开心网风靡”也发起了一个调查。调查显示:上班时间员工的互联网行为大约只有十分之一的内容与工作相关,也就是说90%的时间员工在干与工作无关的事情。

  最后警告黄辉的情境在曾先生的回忆中很不好,黄辉辩解:“我在工作,公司交给我的工作,我都完成了,为什么不能上开心网?”曾先生说,你的行为会影响其他员工;况且作为公司中层,你明明知道在打击这样的行为,还要违规。“我当时就说,如果你实在觉得好玩,可以请假,回家玩,就是不要在上班时候玩开心网。”

  黄辉最后被裁员,曾先生觉得很可惜。某天,曾先生带新的投资商到办公室参观时,投资商告诉他,原来你们的公司也有人在上开心网。“其实那天我本来不应该那么早去公司的,也算是碰巧。投资商告诉我时,我吃了一惊,一看又是黄辉在开着开心网主页,很生气。”当天曾先生直接告诉黄辉,请他打辞职报告、“他(黄辉)坚持要去找老板,第一他认为自己是个中层,不会被裁员,跟老板谈有缓和机会;第二他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

  出乎意料地是,老板石强告诉黄辉,尊重人力资源部的决定。在石强心里,当时公司在寻求新的投资商,黄辉的做法无疑会影响公司的形象。“很多人质疑我,如果员工的工作做得很好,为什么因为这点小事开除他。我的观点是,他是一个中层,出现这样的事情,说明团队的执行力出了问题,他已经不合适我们的团队工作。再说,作为中层,工作不踏实,也很难让我相信他的带队能力。”在黄辉走后,他又开除了两位频繁上开心网的员工,石强甚至更加细化了有关禁止玩开心网的决定:“玩开心网发现一次记过,发现两次,扣当月奖金,发现三次扣发奖金和半月工资,发现四次,请自动离职。”

  当记者问起人力资源的曾先生“因频繁上开心网开除员工的做法是不是太极端”时?曾先生说:“这不偏激,工作时间禁止上开心网已经被写入员工守则,属于正常监管。”

  外企:已经屏蔽热门社交网黄辉不是第一个因为上开心网被开除的员工,如果他觉得自己冤枉,或者认为中国企业文化太苛刻,那这条“韩国某外企也因为有员工频繁上开心网而被开除”的消息,会让他感到不倒霉。

  记者致电这家韩国外企时,接受采访的是高管金小姐。她在今年发现公司有一个男孩总是上传错误数据。“我暗中观察,发现他很多时间用来上开心网。”金小姐告诉记者,她也是开心网的注册用户,但绝对不会在上班时候玩。后来,她把这个事情转达给韩国高层,高层很震惊,公司开始禁止员工上开心网。前文那个常犯错误的男孩被金小姐警告过三次,还是忍不住玩,于是他也被辞退了。

  西方社会也反对上班期间登录开心网这类的社交网站。瑞士的一名女员工以身体不适需要躺在暗处休息为由,请了病假。但被人发现登录了FACEBOOK(国外一家类似开心网的社交网站)网站,公司立刻声明,这名员工摧毁了公司对她的信任,将其辞退。

  据美国旧金山一家域名服务公司OpenDNS提供的数据,知名的MySpace、Facebook、YouTube这类类似开心网的社交网站已位居美国家庭、学校和企业封杀网站的前3名;而在中国版的屏蔽名单中,一年来受热捧的开心网则位居被封杀网站榜首。IT评论家赵福军在开心网上线初始就曾预言:“当众多企业负责人,发现自己的员工长期泡开心网而耗费大量上班时间,甚至影响日常工作时,他们一定会选择在办公期间禁止员工访问这些站点,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经济危机气息越来越浓烈的寒冬。”

  集体抵制   

  400家企业抵制社交网当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意识到员工花费大量时间玩开心网会降低团队的工作效率时,这样的个体声音最近汇聚成了集体浪潮。“反庐舍联盟”是全国最大规模的反开心网组织。庐舍,英文LOSER(失败者)的谐音。联盟的发起人黄相如是某互联网网站的CEO,他跟记者解释“网络失败者”是指每天在网上耗费2小时以上工作时间,沉迷游戏和论坛等,得过且过,效率低下的上班族。“不是特别针对开心网,但开心网占用了员工太多的工作时间。”

  “反庐舍联盟”只是一个口号,并没有太多实际的手段。它代表了一种态度,号召公司对内部员工进行教育和警示。从4月19日“反庐舍联盟”成立以来已经有400多家企业加入,其中七匹狼(湖北)、惠普中国等知名企业,前文所提及的两个企业也加入了这个联盟,韩国企业高管金小姐说:“加入联盟代表一种态度,它让我们知道,因为上开心网辞退员工不是我们公司的个体行为,很多公司都在这么做。”

  黄相如的邮箱里还静静地躺着100多封邀请他加入开心网的信件,他注册过,但很少上,除了会用QQ打泡泡堂,上网玩玩纸牌,他拒绝一切网络娱乐软件。“我觉得浪费时间。”他说。他经常听朋友偷偷议论,谁的身价有多高,派谁去当煤矿工,“我觉得玩太多,会衍变成一种不自律的行为。”

  很多人质疑黄相如发起“反庐舍联盟”是一种网络炒作,他坚决否认。他跟记者说明,对于开心网他研究了

很久,他觉得这类网站就是抓住了人的惰性和爱玩的天性。不过,对企业开除频繁玩开心网的员工,他持保留态度:“是员工没有创作力,还是公司没有承受力?公司也该检讨是什么让员工丧失了工作的积极性?”

  厦门那家互联网公司的曾先生表示,因开心网开除员工是暂时的办法,实属无奈之举,公司还是要找到根本原因,尽快完善员工制度。曾先生跟记者举例说,前不久,有软件公司推销屏蔽娱乐网站的软件,老板动心想买,被他劝服没买。“我们还是应该对员工多点信任。

  曾先生最近试图跟黄辉联系过。他去了新公司。听闻这家公司的管理更加严格,办公室设有摄像头监控,黄辉很少上开心网了,对公司开除他的行为,他当时不理解了,现在可以接受。“但是我还是听他的一些朋友说,他还是在上班期间登录种菜,所以不知真假。”曾先生叹口气,“我宁愿相信,他已经改了这个习惯”

  是什么让开心网在白领中屡禁不止?   

  一个资深玩家的成瘾诱因先偷菜后上班,先收菜后睡觉已经成为很多白领的常规动作。每天第一个打开的网页是开心网,虚拟财富值成为同事们比拼的谈资,一天不上开心网就觉得缺了点什么—-如果你有这些病症,那很不幸,你也中毒了。

  积累虚拟财富 6小时就成一种瘾杜云坐在记者面前,她很讨厌记者称她为“开心网上瘾患者”,但她有12个开心网小号。

  杜云是开心网的第一批注册用户,她在银行工作,银行不允许员工上各种聊天软件,所以开心网成为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社交工具。“高管曾经暗示过我们不要过度上开心网,所以在银行大部分人是偷偷摸摸地上。”杜云说。在工作期间,她每隔一小时会登录开心网:曾乐此不疲地买卖过朋友,在停车位的游戏赚钱;如今,她拥有6辆阿斯顿马丁One77,这是开心网最贵的车型。“很多人都是去淘宝买顶级车辆。而我是通过12个小号倒来倒去,辛苦得到的。”杜云不屑那些人的行为,“每次我光登录小号就得折腾一个小时,我容易吗!”

  最近,杜云办公室里议论话题是在果园种菜和在牧场养猪—-每次开心网发布一个新游戏组件都会成为职场谈资。杜云是种菜的权威人士,跟记者聊天时,她详解了各种蔬菜的投资和收益,还拿起纸笔计算“到底是种雪莲值,还是种人参值?”在种菜和买房子的组件里,杜云的虚拟财富位居榜首。“看到我排行榜上千万的资金,感到很满足。”杜云这样解释道。她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每天早起一小时,先偷菜后上班;碰到半夜菜成熟,她会上闹钟起来,她讨厌有朋友用软件作弊偷菜,但又觉得人生最痛苦的事“菜被偷光”—-所以,她为开心痛并快乐着。

  “如果银行制定频繁上开心网将被裁员的规定呢?”记者问。杜云说,那我还真悬,肯定被抓住。她一天不上就难受,总会想是不是车被贴条了,牧场里的牛是不是要配种了。她计算过每天要花费4–6小时玩开心网。

  最近,指出了网络成瘾的“6小时”标准:就是一个人平均每天连续使用网络时间达到或者超过6小时,其目的不是为了学习或者工作,此症状达到或超过3个月。研究这份报告的北京军区总医院医学成瘾科主任陶然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儿童有网瘾,白领也有网瘾。越来越多的白领不能从开心网这类的社交网络虚拟关系中完全脱离出来。

  显然,杜云患上网瘾症。

  拥有上千好友 不玩开心日子怎么过除了每日增长的金钱财富,杜云觉得社交网站的人际交往让她着迷。

  她前不久把开心网的头像改为高圆圆的侧面图,因为只能看到侧脸,很多人都误以为这就是杜云,最多一天有30多个陌生男人加她开心网,还送花送礼物,甚至发留言说“希望做他女朋友”。杜云由此得出一个规律,要想做开心网的受欢迎人,男孩一定是帅哥头像,女孩一定是美女头像,而且头像越非主流越受欢迎。“最好职业一栏填上‘微软’、‘安永’这样的大型外企。”杜云说。在现实生活中,杜云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她想辞职,但没找好下家,平时公司勾心斗角,也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开心网的虚拟社交让她觉得自己成为了人际圈的焦点,即使很多常来支持她的人,她也并不认识。她告诉记者,她有一个女朋友曾经拿一个小明星图片做头像且来者不拒,现在开心网有7000个多个朋友,每天留言消息塞满邮箱。

  不过,杜云最近还听闻了一条新闻,台湾艺人罗志祥在台湾一个类似开心网的网站交友陷入了桃色门事件。本来罗志祥是想把一个女网友发展成女朋友,但谁知道这个女孩曝光了他的隐私照片。

  杜云开始担心,是不是某天开心网也会变成一些“网络骗子”、“网络色狼”别有用心的行骗地,毕竟这是一个鼓励真实身份注册的网站,很多隐私都成为人人皆知的秘密。一份名为调查得出,很多社交网站的姓名真实率是51%,也就是说超过半数的人没有用自己的真实姓名注册。

  “其实,我觉得自己是被开心玩了。”在采访最后,杜云说,但真的注销开心,她又舍不得花园里种植的几十万菜,三套贡院的房子,豪华车队,几千个熟悉却陌生的朋友。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