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钢材市场暴涨暴跌的背后是什么?

钢材市场暴涨暴跌的背后是什么?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随着时间进入9月,钢材期货将首次步入交割期,上期所对前期炒作过度的钢材期货甚为担忧,向各钢材期货交易机构连发近40封警示邮件提请注意风险。在这一背景下,近日实地走访上海宝山钢材交易市场(下称宝山钢市),试图探询钢价暴涨暴跌背后的真相。

现场

宝山钢市冷冷清清

宝山钢市被称为上海钢铁交易规模最大的票据式市场,常年进驻经销商约有600多家,年均钢材销售量超过700万吨。

然而,当记者于8月24日来到宝山钢市时,却意外地觉察出一股冷清。除了不大的院落中心停车场上停放着10多辆车外,往来的人流十分稀少。

经销商们分布在第1、2、3交易楼和第4、5交易大厅中,看上去大多生意清淡,除了偶尔响起来的询价电话外,多数经销商们选择盯着大盘或者聊着QQ,2、3交易楼之间的中楼里,一家经销商索性玩起了网游。

“近些日子确实很冷清。”宝山钢市常务副总经理王克健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宝山钢市在此前钢价连续17周上涨时还比较热闹,“但自从进入8月后,随着钢价下跌,人流和交易量又少了不少。”记者在第3交易楼的3楼做了简单统计,12家经销商中除了370、375、377和381室尚在开业之外,另外8家经销商都无人应门。看来,钢价在17周中经历连续暴涨,但又在两周内惨跌20%的阴影仍然深入经销商的心底。

“我至今还心有余悸。”王建荣已经做了十多年的钢铁经销生意,如今主要落脚在宝山钢市2553室。谈起此轮钢价的暴涨暴跌时,他难以抑制住激动之情。王建荣认为,大钢厂大幅上调价格是钢材在17周中连续暴涨的主要因素,“借的就是4万亿投资拉动基础设施建设这股风潮,但实际上大家并没有切身感受到固定投资对钢材需求的直接增大。”

经营钢铁贸易的上海妙达物质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也认为,钢价上涨的现实动力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大钢厂的调价,“尤其是7月底、8月初那段时间里。”

原因

大钢厂调价引发爆炒

大钢厂的“涨声”近期的确太过猛烈。8月1日,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沙钢集团公布8月上旬产品出厂价,每吨上涨500至700元。

4天后,武钢公布了9月份钢铁价格政策,每吨上调700元至1600元。紧随其后,河北钢铁集团对高线、盘螺出厂价格上调400元/吨,螺纹钢出厂价格上调450元/吨,中板出厂价格每吨上调350元。

8月7日,包钢新出台的价格政策规定,8月8日至8月21日,订货价格在报价基础上每吨加价740元。而就在同一天,宝钢股份出台了9月份部分产品价格调整政策,在8月份价格的基础上,每吨上调600至1500元。

王建荣表示,大钢厂由于先天的强势,在调价时往往不会考虑下游需求的承受能力,“先趁着政策势头涨了再说,由于靠钢铁贸易吃饭的人多,大钢厂也不愁没有经销商接货。”

钢铁经销商在其中则有着巨大的无奈。由于大钢厂拥有至高无上的话语权甚至是定价权,“太多人争食,钢厂再高价格的货,经销商也得接着,明知终端客户需求不足,但也只能在里面玩买涨不买跌的游戏。”

调查发现,在钢厂货到终端用户前,最少也有3、4道经销商倒货。在大钢厂制造的涨价势头下,经销商和终端用户遵循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也就引发了钢材市场的一轮价格炒作。

结果

经销商不得不扼腕出货

“比如3000元/吨的货,我出3050元/吨从另外的经销商那里买来,再以3100元/吨的价格卖给另外一个经销商。钢材市场连演17周的上涨大戏很大一部分即源自经销商之间的炒作。”王建荣指出,“钢材在此轮炒作中实际上一直在仓库,大家炒作的只是一纸提单。”

王克健也认为,钢材货源中至少有50%是在经销商之间往来炒作,“就像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但花已经变成了风险。大家都知道价格迟早要暴跌,但暴跌时花在谁手上,谁就只能认栽了。”

王建荣直言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人,“当时因为不想把资金一直放在银行而选择了进货,现在只能扼腕出货了。”

记者走访中碰巧遇到一笔交易,经销商最后要求买家多加一车货物后把钢材价格由9折降到了8.5折。“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今天钢价是4000元/吨的话,经销商往往会直接降到3950元/吨,从而抢在今天出手,要不然明天的价格可能就是3900元/吨了。”

内幕

投机资金与钢厂成利益同盟?

“钢铁期货炒高,大钢厂调价顶上,经销商无奈接招。”上海妙达物质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如此向记者总结此番钢价暴涨的原因。

上述负责人认为,在大宗商品遭遇暴涨暴跌的现实图景下,钢铁价格的“过山车”游戏也并不稀奇,但七八月的此次行情在钢价的历年走势中并不多见,“特别之处就在于钢材期货的出现。”

2009年3月27日,螺纹钢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顺利上市。“可以说,钢材期货刚开始时还很平稳,但此后投机资金炒作的意味越来越明显。”王克健指出,随着螺纹钢期货价格的一路上升,钢材期货价格也越来越偏离正常的范畴,“螺纹钢被炒到4900~5000元/吨,这个价格是建筑行业不可能消耗掉的,因此自然会掉下来。”
在炒作钢材期货的投机资金中多有大钢厂的身影,沙钢集团便是其中的一个。在螺纹钢上市后,沙钢集团便固定在其专有的自营席位上。4月17日,上期所开始公布螺纹钢持仓排行榜,沙钢集团以其持仓31080手的空单成为期货市场上的焦点。此后沙钢集团不断加仓空单至3.87万手。直到7月14日,沙钢集团都是螺纹钢主力合约RB0909最大的空头。然而,之后公司又突然转向多头。至8月11日,在上期所公布的螺纹钢RB0909的持仓榜上,沙钢集团已经在空头名录上消失,并一跃成为排名第三的多头。

不过,宝山钢市常务副总经理王克健认为,在投机资金中,钢厂的自有资金并不是主力。“主力资金仍是流动性过剩下各处游走、炒房炒股的资金,这部分资金来源广泛,背景也不好统计,但正是这部分巨额资金直接炒高了钢材期货价格。”

而这时,大钢厂的跟进则是梦想落地现实的关键一步。从2008年10月到2009年4月,钢铁行业连续7个月陷入全行业巨亏,联合金属网分析师胡艳萍向记者表示,钢厂此前的亏损让其在钢材期货被炒高、4万亿投资风潮下,自然会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因此趁机以调价来补亏。

王克健认为,大钢厂在此番调价中显然与投机资金形成了一种无言的利益同盟默契,“投机资金不炒高钢材期货,钢厂无法实现其调价冲动;钢厂调高价格反过来又支撑钢材期货的炒作。”

最后的暴跌似乎早在预料之中。从8月10日起,钢材价格开始震荡,北京市场建筑钢材跌幅高达300元/吨,兰格等数家电子交易市场开盘不久即跌停。与此同时,上海、沈阳、武汉、郑州和天津市场的建筑钢材价格也出现下跌。

前景

“还会跌但不至于大跌”

钢价高得离谱、下游需求的极度疲软是业内人士判断钢价大涨后必然将迎来暴跌的依据。

在记者的走访中,上海钢材经销商普遍认为后期钢价仍将处在调整中,“还会跌,但不至于会大跌了,毕竟4万亿投资的效应会逐步显露出来。”

但以王建荣为代表的钢材经销商和以王克健为代表的钢市管理层都认为,4万亿投资的效应至今仍未深入到钢材市场中来,“要不然不会是目前这样的现状。”

宝山钢市的一组内部数据印证了这其中的尴尬。据近日获得的一组宝山钢市内部统计数据,2009年7月的钢材成交量为37万吨,而2008年7月为48万吨,相应的成交金额下滑更为明显,2009年7月宝山钢市的成交金额约为14亿元,同比下降52%。而宝山钢市2009年1~7月的钢材成交量约为236.1万吨,同比2008年1~7月的360.9万吨下降35%,钢材成交金额也由去年同期的195.7亿元降至2009年1~7月的87.68亿元,大幅下滑55%。

王克健指出,上述下滑与钢市之间的竞争并无直接关系,“主要还是受金融危机的影响。”

大钢厂此时则在赌这轮行情,甚至有拉升、主导钢价之意。

在8月10日出现的钢价大跌之后,沙钢集团已于21日出台8月下旬出厂价,螺纹钢价格下调470元/吨。柳钢每吨螺纹钢出厂价一次性下调500元,幅度更大。但在另一方面,宝钢、鞍钢和武钢三巨头仍在逆市上调9月份出厂价,比8月市场价超出600元~1000元/吨。

“不过钢价也跌不到哪去。”上海妙达物质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认为,钢价一旦跌到影响大钢厂盈利的地步,“它们肯定会有能量把钢价再拉起来,毕竟钢厂在钢材市场上拥有极高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宝山钢市的经销商认为,宝钢、鞍钢和武钢此时的再度上调价格明显是想继续稳定钢价,甚至是拉升钢价。“但现在4万亿投资真正的支撑效应仍未明显显现,在钢价仍处高位的情况下,也不是钢厂想定多高价格就能如愿以偿的。”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