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东星航空到底是破产还是重组?

东星航空到底是破产还是重组?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从今年3月15日,东星航空被全面停飞开始,半年来围绕其资产到底是破产还是重组,破产管理人、债权人和其他投资方轮番角力。今年6月12日,东星航空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中航油递交的重组申请被武汉中院驳回;10天之后的6月22日,一个名为上海宇界的“神秘”战略投资者“突然”杀出,拟5亿重组东星航空,随后招致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的“激烈”反对;7月上旬,以中航油为首,包括多家机场在内的债权人再次向法院提出重组东星航空的申请及方案。

  东星航空这个曾经以低价机票搅动支线航空市场的民营航空公司,在重组与破产的博弈中,再次牵动起众多利益方的神经。

  2009年初

  国航拟收购东星航空,并签署了重组意向书。但最终因种种原因,谈判破裂

  3月15日

  因“无力偿还欠债,且内部管理薄弱”,东星航空被全面停飞

  3月30日

  武汉中院立案受理东星航空破产清算案。破产管理人称负债巨大,重整无可能性

  4月8日起

  中航油旗下油料公司、多家机场公司等向武汉中院提出对东星航空进行重整的申请

  6月22日

  东星集团引入上海宇界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拟出资5亿元重组东星航空

  8月17日

  信中利投资集团董事长汪潮涌宣布出资2亿至3亿重整东星航空,并已向法院递交具体方案

  一个月前,7月17日清晨,北京艾维克酒店的东星航空资产状况发布会上,没人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一位不起眼的中年男人,他一言不发,盯着窗外的阴霾天气。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他竟成为扭转东星航空生死危局的关键人物。

  “我们与湖北高院的沟通非常顺利,最快两周内就会宣判。”8月17日,这位号称中国私募界“最敢玩”的投资家,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汪潮涌正式宣布出资2—3亿重整武汉民营企业东星航空公司。

  重组方轮番登场

  “东星航空将不再是一家单纯的私营航空公司。”汪潮涌表示,信中利已经在8月12日向法院递交了具体重整方案。如果获批,破产重整后的新东星航空将实现股权多元化,但各方具体的股权比例还要等法院的判决和各方最后的商谈结果。

早在1个多月前,信中利就已经同武汉市政府、部分债权人等进行了沟通。汪潮涌表示还将再次前往湖北,与各部门进行深度沟通,希望让东星航空在资本、团队、战略上都重整重生。

  “这意味着兰世立所持有的东星航空的股权将被稀释。”对此,东星集团战略发展部高级经理朱霖表示,届时,新东星航空除信中利之外,还包括东星集团、债转股之后的各方债权人,未来3—5年之内还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并上市引进公众股东。目前,东星集团持有东星航空40%的股权,而东星航空董事长兰世立拥有东星集团100%股权。

  事实上,自今年3月,武汉中院立案受理了东星航空破产清算以来,多家债权人考虑到自身利益,提出对东星航空进行重组。汪潮涌已经是第三拨重组投资方———前两拨的重组申请已经递交法院。

  今年6月12日,东星航空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中航油递交的重组申请被武汉中院驳回;6月22日,东星航空大股东东星国旅向法院递交申请,引进上海宇界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5亿重组东星航空。7月上旬,东星航空的其他债权人如郑州新郑机场、广州白云机场、武汉天河机场、南京机场、青岛机场、深圳机场、杭州机场等都已向法院提出重组东星航空的申请。

  作为提出重组方案的战略投资者之一,上海宇界的代理律师表示,包括油料公司、机场公司在内的大多数境内债权人都倾向于对东星航空进行破产重整,并愿以延缓还款期限、债转股、注入资金等方式切实推动东星航空的重整。这让濒临破产清算的武汉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迎来了新的希望。

  遭“被下岗”员工质疑

  在东星航空破产与重组之争中,力主破产清算的一方是由武汉市交通委员会、法制办、总工会、公安局等部门代表组成的“东星破产管理人”。此前对于东星债权人、上海宇界等提出的重组方案,破产管理人一直予以反对。

  对此,汪潮涌认为,“东星破产对民营经济形象是个损害,同时上千名员工下岗失业也会对社会形成不安定因素,这正是破产管理人方面所担忧的。”

  事实上,正如汪潮涌所描述的,东星航空一旦破产,将很可能成为武汉市政府一个不小的难题。

对此,民航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东星是出于经营原因导致停航,因此民航局方面无法解决根本性问题。据破产管理人介绍,东星航空原有员工1400余人,目前于6月25日正式运营的国航湖北分公司已接收641人。但剩下的员工尚无具体解决方案。

  7月23日早9点,一群年轻人守在位于北京隆福寺街的民航局门口,等候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专门从武汉赶到北京。“我们就是想来民航局反映一下东星航空停飞这三个月来,公司员工所遭遇的委屈。”一位女孩表示,如果东星没有停飞,她现在已经从培训期转为一名正式的空姐。

  这十余名员工是原东星航空招收的第五批、第六批空乘共73位员工中的代表,曾于2008年4月和9月分别与北京经贸航空服务学院签订了定向招收航空人员的书面合同,并通过面试进入东星航空,同时每人缴纳15万元的培训费用,到今年3月15日时,培训期即将结束并将与东星航空签署正式劳动合同。“但公司突然停飞,这让我们之前缴纳的培训费用打了水漂。”一位员工表示。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