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中国不差钱?

中国不差钱?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有报道称,商务部近日开了场“中国如何利用外资”专题讨论会,参会官员、专家纷纷提出中国应该“只要技术不要钱”。简单点儿说,就是中国现在“不差钱”,巨额外汇储备反倒成了负担,中国现在差技术,而技术外商能带来,所以如果有信用好的外商,比如微软想要在中国建厂,可以由中国商业银行为其提供100%的贷款,反正这些外商“高盈利低风险”。

好一个“只要技术不要钱”,这岂止是“不要钱”,简直是上赶着借给别人钱,想来想去,恐怕也只有今年早些时候国税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等力推的“中国式马歇尔计划”能与之比肩。只不过前者是想通过大把借钱让发达国家把先进技术送来,而后者是想通过大把借钱(5000亿美元)让不发达国家多买中国的东西,把咱们的过剩产能“吃”下来。

能借给别人钱,自己先得有钱。而一说到中国有钱这事儿,势必有人把“外储2.13万亿美元”搬出来。不错,跟只有758亿美元外储的美国比,跟只有430亿美元外储的加拿大比,跟只有不到1000亿美元外储的英国比,跟只有不到1500亿美元外储的法国、德国比,中国确实有钱。但这钱,是政府账面儿上的钱。而见天嗷嗷叫穷的美国,民间外储高达9万亿美元,差不多是中国民间外储的60倍,黄金储备8134吨,差不多是中国黄金储备(1054吨)的近8倍。而日本,官方外储居世界第二,民间外储3万多亿美元,不但没有外债,包括中国在内的几十个国家还欠了它3000多亿美元。至于石油等战略储备,说起来更是让中国难堪,别的不说,就说稀土,资料显示,日本约83%的稀土来自中国,买进大量稀土后,日本并不急着用,而是把这些足够用20年的、电子信息产业急需的资源贮存在海底。结果是,中国的稀土卖不上猪肉的价钱,不产稀土的日本等倒是拥有国际稀土市场的定价权。

说中国富到“不差钱”,基本是自不量力的表现,今年前7月中国实际利用外资同比下降20.3%,其中7月份大降35.71%,在这种情况下嚷嚷“不要钱”,也确乎不合时宜了点。更何况,在声称贷款给中国企业“走出去”、给中小企业“干起来”都“风险大”的时候,为什么独给外商提供100%的贷款?既然花旗可以巨亏,通用可以破产,连微软的比尔·盖茨都说了,“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既然卷款潜逃的外商有之、骗货的外商有之、行贿的外商有之、连年制造大面积亏损以逃税的外商有之,为什么偏认定外商“高盈利低风险”?

外国月亮并不特别地圆,外商也绝对不是天使,咱们这些年用市场并没换回多少人家真当成命根子的技术,用借钱的方式并不见得更有效一点。

上赶着借钱给发达国家如是,上赶着借钱给不发达国家同理。且不说当年的“马歇尔计划”有着怎样特殊的目的跟背景,就说借钱本身,除了有钱借之外,更重要的是这钱得能要回来。眼见着媒体频频曝出“千余口外国油井矗立南海,而中国没产出一桶南沙油”之类的消息,咱们真的要怀疑,一旦借出去5000亿美元,借款条跟废纸有多大差异?岂非是顶着借款之名、行着捐款之实,还要引火烧身承担外交压力?退一万步说,就算靠借钱多卖了些中国的东西,那也可能是给了落后产能一线生机,以产能过剩最厉害的钢铁业为例,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别人用铁矿石做面包、蛋糕,我们做的连发面饼都不是,是死面饼”!现在借钱让别人买些“死面饼”,让某些企业苟延残喘,过两年“死面饼”照样卖不出去。

中国人勤扒苦做、节衣缩食换回的钱,与其借给别人,不如借给自己,当官员、专家可劲儿研究怎么借钱给别人的时候,不妨研究一下,怎么贷款给中国的企业、怎么藏富于中国的百姓。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