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吉林通钢总经理被殴致死,是阴谋还是什么?

吉林通钢总经理被殴致死,是阴谋还是什么?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莫须有”的话引发祸端

  “要用6000工人取代现有职工,所有通钢职工都要回去种地”,一句传言让通钢总经理陈国军在上任第一天丢了命。

  7月24日是周五,一周中正常工作日的最后一天,也是陈国军被任命为通钢总经理的第一天。此前,陈担任建龙集团董事兼副总裁。

  7月22日晚,通化钢铁副总经理以上干部在通化宾馆集合,吉林省国资委在此次会议上宣布,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并将控股。次日上午,吉林省国资委部分领导、建龙集团部分高管到通钢召开重组大会,即遭到近百名员工的包围抗议。“领导拼命向员工解释,但是没有办法制止。”

  7月24日上午8时许,近3000名在职员工及员工家属在通钢办公大楼前集会,并高举“建龙滚出通钢”等标语,高喊口号。由于人数增加,场面无法控制,导致通钢7个高炉全面停产。建龙集团派驻通钢的新高管李明东开始负责员工稳定工作,陈国军在做稳定工作时,被员工包围。开始只有400-500人,后来慢慢的1、2、3、4号门都堵满了人,大概有几万人之多,激动的工人逐渐开始堵塞炼钢高炉运输铁轨。

  一位在现场的职工描述,陈国军要求大家结束聚集,但随后集会员工情绪失控,几个人把他拉下台后进行群殴。后来,陈国军跑到一个会议室,将门反锁,人群用暖气片将门砸开,继续殴打陈。

  24日16时38分左右,少数聚集人员在找到已被隐藏起来的陈国军后,再次对其进行殴打,同时,对宿舍及抢救道路进行封堵,阻止公安干警对其救援,并向劝说人员投掷砖头、瓦片。

  19时48分,吉林省国资委、通化市政府主要领导向围堵群众宣布建龙集团永不再入股通钢集团的通知,要求释放人质,广场上陆续响起鞭炮声和欢呼声,人群逐渐散去。

  23时,警方最终解救出陈国军,但陈经抢救无效死亡。

  对陈国军被殴的原因,一种在当地几乎人尽皆知的解释是:陈国军公开表示 “要用6000工人取代现有职工,所有通钢职工都要回去种地”。这使得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愤怒的叫骂声。然而,记者在当地走访多人,却没有一人表示亲耳听到陈国军的这句话。

  集体冲动?高层策划?

  员工冲动、社会人士掺杂、高层人士策划……7月24日之后对“7·24”事件的起因,民间传言四起。

  通化市公安局日前表示,在通钢集团“7·24”群体性事件发生后,吉林省公安厅和通化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进行立案侦查,目前正在全力侦查中。

  对于案件立案侦查,处置“7·24”事件指挥部总指挥、通化市公安局长纪凯平要求公安干警发动朋友、亲属、战友等关系,深入通钢职工内部,掌握各种深层次、内幕性、有价值的情报信息;凡是涉及重要情况信息的时间、地点、人员、过程,都要细致掌握。而且,要对各种情报认真印证,做到准确无误。据悉,目前初步断定打死陈国军的人有可能为社会人员。

  殴打陈国军首先是从通钢股份下属的焦化厂开始的。据焦化厂的一位职工透露:“闹事人群中不穿工作服的人居多,当时人数过多,很难分清是社会上的人还是通钢的职工。”而在通钢员工中还流传着一种说法,之所以怀疑社会上的人参与了群殴,是因为如果通钢高管被换,原先与通钢形成长久商业关系的利益方将被重新考量,有贸易往来的众多钢铁相关企业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

  而对于有传言称,通钢事件是有高层组织策划,该集团副总经理胡品前日对此予以否认。而民间流传的“高管集体辞职”与“董事长被控制”的说法也一一被否认。被列入“辞职”名单的通钢集团一位副总经理前日在电话里否认辞职之事。对“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被控制的传言”,该副总经理斥之为“纯粹谣言”。他的说法得到了吉林省国资委副主任马明的证实,安凤成在“7·24”事件后并未被控制,目前国资委正在进行通钢的维稳和恢复生产工作。另一位副主任李明伟称,该省国资委目前有3位领导仍在通化工作。

  建龙控股非突然决定

  建龙集团与通钢集团的合资始于2005年,然而,历时五年的合资非但没有消弭二者的隔阂,矛盾反而日益累积。

  2005年12月30日,建龙集团以8亿资金,加上吉林建龙的6亿元净资产,拥有了“新通钢”36.19%的股份,吉林省国资委拥有46.64%的股份。虽然建龙只是第二大股东,但通钢集团及通钢股份总经理、财务主管却在短时间内都换成了建龙方面的人,一系列“建龙机制”也被就此引入。

  改制后,通钢股份曾与职工签署了十年的劳动合同,但在第二年公司就采取一刀切——52岁或30年工龄的职工全部内退。“仅运输处就有100多名员工离岗,内退工资也由1000多元降为600元。从那时起,建龙就给员工留下了缺乏诚信的印象。”

  建龙重组通钢集团之后,无论是员工还是高层的收入都要跟企业的经营挂钩。新的绩效考核模式,体现在工资结构上差距都是很大的。干部收入成倍增长,职工工资仍停留在原地。这不仅让在职职工心理上产生了巨大的落差,刚刚内退的科级、处级干部们更是怨气很大。

  2008年,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重创钢铁产业,通钢没能逃脱,建龙与员工之间已现裂缝的关系被撕扯得更加难以修补。2009年以来,通钢集团亏损近12亿元,企业效益下滑使得员工工资被压到难以接受的程度。

  2009年3月,建龙派驻通钢的30多名高管突然全部撤出了通钢。建龙在企业亏损最严重、职工最需要同甘苦共命运的时候离开。这让职工们对建龙彻底绝望。

  随着4万亿政策投资的拉动,国内钢铁行业逐渐走出了阴霾。今年6月,通钢股份首次扭亏,实现盈利6000余万元。此时传来建龙要重新入主,并控股通钢的消息。

  “当企业走过了最为困难的日子后,万万没有想到,吉林省国资委却宣布,建龙集团又要回来增持、控股通钢。”一位焦化工厂的内部职工表示,以前通钢还是国有控股企业时,建龙尚且裁汰员工,如果建龙控股,建龙会大量裁员吗?更让他们气愤的是:“如此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经过职工大会同意,为什么不让员工事先知晓?”前日,吉林省国资委副主任马明对此回应,这个问题目前该委也正在反思。

  此外,对通钢职工关心的建龙集团为何在企业艰难时撤股,最近盈利时又折返控股的情况,吉林省国资委一名负责人说,建龙集团这次只是增资控股通钢,之前该企业在通钢仍占有股权。

  “这次决定由建龙控股,是改革的延续”,该负责人说,由建龙控股的决定做得并不突然,通钢重组是吉林省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做的工作,建龙集团也从2005年开始就参与通钢的改制,对于今后的合作,建龙集团要么撤股,要么控股,这也是该企业的要求。

  7月24日晚,吉林省国资委宣布,建龙集团将永不参与通钢的重组。这也给双方5年的合资画上了一个句号。

  一场没有赢家的结局

  在注重规模经济的今日钢铁业,建龙集团、通钢集团、职工以及陈国军在这场重组风波里,无人得胜。

职工的利益则是附着在企业之上的,通钢效益的起伏也将直接影响员工的切身利益。

  对于这场重组失败,通钢股份的一位创业元老感叹道,通钢有着50多年的历史,厚厚的厂志记录着数次历史变革。不知道未来厂志中又会如何记录、评述通钢这次失败的改制。

  建龙集团代价惨痛。据建龙明城公司曾与陈国军共识多年的同事介绍,陈国军是一个工作严谨、精明强干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委实可惜。

  建龙集团引入的一系列改制方式并没有得到通钢大多数职工的认同,但多年来建龙毕竟投入了人力、物力。改制的失败,使得这些投入无法得到回报,今后的投资也将受到影响。

  通钢重回国有行列也同样面临着诸多困境。钢厂经逢停产,也将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钢铁行业是典型的规模经济,目前中国钢铁重组并购正掀起新一轮的热潮,重组失败会否使得通钢丧失规模扩张的发展机遇?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