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金融危机下,关于人民币汇率的问题,美国还抱怨吗?

金融危机下,关于人民币汇率的问题,美国还抱怨吗?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多年来,华盛顿指控北京不公平地操纵人民币汇率,以支持中国的出口。美国要求中国让人民币升值,从而迫使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改革。

但美国已在金融危机打击下失去锐气,还严重依赖北京摆脱这一危机。因此,华盛顿已改变调子,将汇率问题划入其推动中国进行更广泛经济改革的一系列努力中。

“就目前而言,美国已放弃推动中国在汇率问题上采取行动,部分原因是,相比近年历史上任何其它时候,华盛顿现在对北京拥有的影响力都更小,”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

“美国现在面对预算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因而有巨大的融资需求,这使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中国。”

在本周华盛顿双边会议的议程上,其它议题的地位自然而然地有所上升,尤其是气候变化和旨在扩大绿色能源合作举措的努力。

在华盛顿,财政部与国务院之间在管理对华关系问题上形成的机构间竞争,也赋予所谓“战略经济对话”更大内涵。

2006年这一高层对话机制在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的倡议下建立,当时这位美国财长保证,这些对话主要聚焦于经济交流。

不过,美国在人民币问题上退却的讽刺之处在于,中国迄今摆脱不了购买美国国债的习惯。中国购买美国国债之举,是双边财务总账的另一面。

此次全球危机似乎并未提升北京对人民币的信心。相反,中国领导人在过去12个月已将人民币重新与美元挂钩,以求得到一个稳定的环境,度过动荡时期。

此前,北京在2005年年中打破持续了10年的盯住美元政策,让人民币在此后三年期间对美元逐渐升值。去年7月,北京被当时正在显现的金融恐慌和出口骤降所惊动,叫停了人民币升值。自那时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直保持稳定。

中国分析师坚称,重新盯住美元只是一项临时措施,目的是在全球风暴中得到一个安全的避风港,等到一切恢复平静后,汇率改革之船将再次启程,前往国际水域。

“眼下我们最需要的是稳定。如果我们度过了这次危机,人民币汇率将重新走上一条更为灵活的轨道,”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的彭兴韵表示。

与此同时,曾在2005年迫使北京采取行动的相同问题已重新浮现,第二次困扰中国的政策制定者。

中国外汇储备在今年第二季度突破了2万亿美元大关。旨在得益于中国快速经济复苏的投机性热钱大量涌入,加速了中国外汇储备的积累。

中国对盯住汇率政策的承诺意味着,它必须将流入国内的美元换成人民币。注入体系的这些额外资金,放大了去年末为抵御全球减速而出台的宽松货币政策。

“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强大压力,以及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可能最早在今年底就会再次出现,”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王庆表示。

北京管理人民币汇率的艰辛努力,突显其近期另一项重大宣布—-呼吁取代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角色—-所涉及的困难。

在中国国内,对取代美元角色的支持,在更大程度上被视为一个政治信号,而非具体提议。“这是我们对美国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一位资深中国经济学家表示。这位经济学家补充说,北京知道,短期内美元的角色难以取代。

北京正试图把资金推向海外,投资于大宗商品和海外企业,并允许一部分区域性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从而逐渐试图让人民币国际化。

但是,中国外汇储备的规模意味着,这些举措对中国央行管理的巨额海外资金产生不了显著影响。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央行没有其它选择,只能将自己持有的外汇放在美元上,因为没有其它资产类别能够对付如此巨额的资金。

“中国领导层十分明白,中国经济已陷入与美国困难而不健康的拥抱中,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摆脱,”普拉萨德表示。

“尽管他们可能对此不满,但短期内这种拥抱只可能更加紧密。”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