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在西方人眼中,味精真的很可怕伐?

在西方人眼中,味精真的很可怕伐?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在外国人中这永远是个热门话题,只要一谈到中餐,就见一干老外悄悄摇头叹气,默默交换惊慌的眼神,“MSG”(味精)如密码般在餐桌上轻声传播。

对待MSG大抵有两派,一派是闻之色变,视若毒药;一派是何必大惊小怪,味精也由谷物制造,只要不食用过度就无妨。大食家蔡澜也在专栏中说,如果家庭主妇不谙厨艺,何不加点味精添色?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从小家中厨房长备味精罐的中国人,我一向下意识地逃避这个话题,直到避无可避—-

话说我从欧洲度假回来,大概有2周时间几乎没碰中餐(假期后遗症有两种,一种是狂热地扑向中餐大快朵颐,一种是如我,仍然沉溺于地中海菜的mood里面无法自拔,回来后就神经质地到处找寻好面包奶酪意大利火腿),朋友提议去杭州小住两日,吃吃美味的杭州菜。我觉得这是把我从假期恍惚中拉出来的好办法,欣然响应。

到杭州的第一餐,给了本地很有名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的中餐厅,在这里我们吃到柔嫩的虾子熏笋,滑得像黄油的黄酒浸的冷鹅肝,浓郁鲜香的禅寺一品煲,清淡的腐皮小白菜和翡翠馄饨。大约20分钟后,一股奇特的难受劲儿升起来,说口干、晕眩都不准确,这是一种发端于胃部又蔓延向面颊和四肢的,迟钝、麻木、沉重,类似中毒的症状。

在离开酒店后,我们在朋友开的高级会所喝了陈年普洱,吃了鲜枇杷,大约两个小时后,那种不快感才完全消失。

晚餐扎向一家当地英文杂志介绍的,可以临溪凭风,在露天享受地道杭州菜的人气餐馆,清蒸长江鳊鱼鲜嫩可人,芹菜炒香干镬气十足,酱鸭蒸千张大有野趣。这一次那股难受劲儿来得更快、更猛,我们能想到的唯一解毒方法,是立刻打车奔向南山路上那家装修十分女性化,以各种台式冰沙闻名的时尚餐厅,以一大坨芒果冰沙狠狠压住了它,然后冷嗖嗖地回酒店睡觉了。

作为神经坚强的中国人,我们并没有就此被吓倒,第二天中午早早地,又坐在一家公园里面向荷塘的中餐厅,等待每天一早从台州直运过来的小海鲜以粤式清淡手法料理上桌,有肉质肥厚松软的炸带鱼,新鲜得像在亲吻海水的盐水望潮,精巧如童话的清蒸小黄鱼,浓郁肥美的白汁河豚,以及豆腐味十足的豆腐和甜美的毛毛菜。

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那股难受感始终没来,直到坐在去火车站的出租车上,我们才敢确认那种感觉不会来了。

这家餐厅没有零点,只有套餐,人均600—-1200元。

在经济不景气的欧洲,80欧元可以在米其林两星餐厅吃一个丰盛的午餐了。

出于对餐饮业一星半点的了解,我知道把一切归罪于MSG是不公平的,各种化学调味品早已大举进驻餐厅厨房(甚至五星级酒店的厨房,除非你愿意花更多的钱去吃极少数如公园里那家餐厅),海鲜、麻辣、清汤……想要什么味道就有什么味道,那么还有厨师会费劲凌晨四点起来熬一锅高汤吗?

多数中国人对MSG或其他化学调味品不敏感,是我们这个美食天堂外食太过方便便宜,天天吃麻木了,就像慢性中毒自己不觉察,如果一个两周没吃中餐的中国人如我都会变得如此敏感,外国人吃不消也就不奇怪了。

更可怕的消息是,住在上海的一位西餐名厨告诉我,MSG早已悄悄进入西餐厨房了,“对我来说这是欺骗,如果我做不出那种味道,我也不会用MSG”。他说。

下次有人说吃了意大利菜口渴,你也别吃惊吧。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