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话语商务男性的头发

话语商务男性的头发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记得我小时候,理发店对男性一律是用剃头推子推出平整的短头。后来港台和日本电影里出现了潇洒的长头男生,结果整个社会为此发烧,男生全部留长头,烫发,每天为打理头发左吹右洗。直到最近几年,人们发现全民长发严重超出了我国国情,于是短头又开始,特别是在男性商务人士中间流行开来。

男性长发时代的消亡主要是以下几个因素造成的:第一、全球气候变暖,中国大城市的平均气温越来越高,春天也变得日益模糊,常常是刚脱下羽绒服,30度以上的高温就开始了;第二、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人们为赚钱忙碌,男性压力又呈几何型上升,打理头发在每日日程中很难排上位置;第三、地铁产业的迅速增长,而运力又严重落后于需求,地铁和公共交通工具上人贴人不断增加,就像北京有女政协委员提议设女性车厢一样,不能及时打理的男性长发往往对公共秩序造成不安。

当然,这个问题不能仅仅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其生理和美学意义也很重要。

我问过许多中国和外国的发型师,中国人的头发跟西方白人的头发有何不同,他们一致的结论是:中国人的头发较硬,自己待不住,需要护发产品和吹风才能成型。所以在那个老外看中国的几十怪中,其中一怪就是中国人的头发总是翘着。

我们想象的“短一些,但不是寸头”这种发型,对许多发型师都是极大的挑战。我在美国曾经住过半年,其间去过四五家理发店,包括比较高档的,结果发现他们对中国头全无要领,最后全都是理成寸头完事。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中国人在国外生活工作或定居,理发问题都是一个挑战。10年以前,就连中国驻外使馆的正式人员编制中,都有理发员这样的职位。当然,当时外交官待遇较低,而发达国家理发业收费较高是一个原因,但是结果却非常耐人寻味。你在使馆参加一个活动,发现所有中国外交官都是一个发型,如果这作为中国团结的标记也罢,但是过于明显的理发师个人风格,比如耳朵上方齐刷刷地剃白,过于厚重和凌乱的顶部,形成了一个奇异的中国外交使团风景线。

1990年代我在英国工作时,正是国内美发业重大变革时期。有一次我跟国内的朋友说,这边理发的洗头挺有意思,不是低着头洗,是仰着头躺着洗,朋友听了笑得不行,把这作为土老冒少见多怪的例子在圈子中广为传播。

现在中国洗头的花样很多了,洗头也被赋予形形色色的暧昧含义,不过最耐人寻味的是你坐下来后,人家问“干洗还是湿洗?” 一开始会让你有点蒙。其实意思就是你想坐在理发的座位上由洗头妹往你头上放洗发水,还是一上来就躺到洗头池把头发弄湿了洗。

这其实让我们想到一个更加深远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能既保护自己的头发,又能节省世界和中国严重缺乏的水源。我们已经拥有诸如无水洗车、无水冲厕这样的技术,那么无水洗头这样一个令人激动的前景,好像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但是一个更强的声音说,为了和谐社会,为了让城市生活更美好,为了减少甲乙丙丁各种流感,还是每天都洗头吧。

从商务生活的角度看,利用发型的定位帮助实现个人和企业定位,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过程。围绕着你头发的长短、形状和色彩形成的无数排列组合,你一定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那一个”。你还可以研究一下财富500强的CEO们的发型,发现短发是一个全球趋势。在我的印象中,企业界的名人只有维珍集团老板理查德·布兰森是留长发的。

留什么头发是个人的选择,不过人们总是把长发的布兰森,与他开水陆两栖汽车穿越英吉利海峡、驾热气球飞越 大西洋、在自己公司的广告片中迎着浪往海里裸奔然后双手遮着下体跑回岸上这种不拘一格的行为联系起来。他的长发和他的行为,都是维珍品牌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也想定位成布兰森,仅仅把头发留长也是不够的。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