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销售培训 / 销售培训:星晨急便三年”速死法”

销售培训:星晨急便三年”速死法”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9日 销售培训

“公司解散了,阿里7000万,我的5000万全部赔光了。”3月4日晚,一条据称为星晨急便董事长陈平发送的短信的网帖被疯狂转载。

而一夜之间,星晨急便总部也人去楼空,上海分公司大批人员守候在公司门前。本报记者联系星晨急便公司全国各地分公司招商负责人发现,大多数人已经因星晨急便退出当地市场而离职,也仍有局部地区如上海南汇的工作人员表示仍在坚持经营。

“星晨急便资金链一直很紧张,但仍然飞速扩张,它对经销商缺乏良好的管理,导致大批经销商扣押货款。”多位星晨急便老员工向记者表示。

“阿里巴巴投资星晨急便7000万,分两次投放,后因其长期亏损与管理不善,就没有继续投资。”一位投资人士向记者透露。

3月5日,记者多次联系陈平,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陈平逃走了。”3月5日,这个消息传遍星晨急便内部及相关方。

3月5日下午,由员工、司机、经销商组成的几百人队伍围堵在星晨急便上海分公司门口,前来讨要工资、债务、押金。据上海分公司企业员工介绍,公司已经拖欠其两个月的工资,而一位司机反映,星晨急便欠其款项达到40万。

一位关注星晨急便人士向记者称,北京星晨急便总部北京昌平区北方明珠大厦5楼已经是人去楼空,物业公司贴出了催交物业费的公告。

还有网友爆料称,北京、天津等地全国直营中转站也是同样情况,重要资产如车辆、电脑等办公设备一夜之间全部蒸发。

本报记者发现,星晨急便官方网站处于瘫痪状态,而致电其总部及各地分公司的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

事实上,关于星晨急便内部纠纷不断以及倒闭的消息早已在3月4日之前就传开。广州亚麻酸食品有限公司市场部一经理表示,去年11月,公司委托星晨急便运货,早在去年12月中旬该货物已经送达至商家,对方已经签收,但是该货款迟迟没有交付给他。

“我们找了整个星晨急便总部、广州分公司,找不到一个人,经销商都消失了,我的15万货款不知道是被星晨急便拿走了,还是被其代理商拿走。我准备起诉他们。”3月5日, 该经理对记者说。

“现在客户的2000多万货款被加盟商非法侵占,也不能返还。1400多名员工二个多月没有工资,我已经倾家荡产。”上述网传陈平的短信如是讲道。

三年“速死法”

2008年,50岁的陈平离开与其两位哥哥苦心经营15年的宅急送公司,2009年3月,陈平在北京创立星晨急便公司,其目标是打造中国最大最开放的“云快递”平台,成为中国专业的电子商务物流配送服务商。

2010年,阿里巴巴入股星晨急便;2011年,星晨急便与深圳鑫飞鸿有限公司合并,商号改为“星晨急便·鑫飞鸿”。

据“星晨急便·鑫飞鸿”官网资料显示,2011年公司全网营业额7.5亿元,具有转运及分拨中心150多个,网点数量3800多个,员工28100名。

中国国内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认为,早在2007年,陈平就曾对宅急送进行向小件快递的战略转型,由于急速地扩张,管理不当,宅急送陷入资金链危机,2008年一度徘徊在生死边缘。但陈平没有及时总结失败原因,就急匆匆地二次创业,直接导致了星晨急便的倒闭。

而与鑫飞鸿合并后,鑫飞鸿河南招商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两家公司表面合,实际上两套人马,两套运营,内耗严重”。在他看来,这场并购实际上并不成功,或许只为更好地从资本市场募集资金。

“星晨急便的根基太浅,而发展太快。”上述人士表示,陈平提出的“云”物流品牌,以管理带动服务,其理念确实较为先进,但是实际操作中,陈平没有探索出很好的盈利模式与经营模式。今年农历正月初二,该人士曾就上述管理问题发短信给陈平,陈品初三早上8点给他回复一条短信:“年后加紧落实,加紧做好。”

曾经在星晨急便辽宁负责招商的一位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从创业开始,星晨急便采取代理制,但是实际操作时,每个加盟商的标准不一,沟通渠道不畅通,“因为其品牌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加盟商持续亏损,一些加盟商便同时运营两三家快递公司业务”。

“因为上述原因,星晨急便对加盟商重罚,又导致加盟商的反抗。”上述人士表示,一些加盟商便在快递签单的时候,私自吞下货款,或者长期不交货款,导致星晨急便资金链进一步断裂。

“因为与代理商无法调和的矛盾,辽宁整个省交给一个公司代理。”上述人士表示,之后因为星晨急便的信用不断下降,其失去了整个东北市场。

三兄弟再联手?

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星晨急便长期的亏损与管理不善,阿里巴巴对星晨急便投完7000万后,再也没有新的投资。“它的资金肯定会断裂,因为扩张太快,而管理又不够。”

而曾经一起创业10多年的大哥、二哥——宅急送总裁陈显宝、董事长陈东升是否帮其弟弟陈平呢?记者多次致电陈显宝、陈东升,其秘书将采访推至宅急送副总裁熊大海。

“收购星晨急便,我们确实有这个意向,但我们关心的是鑫飞鸿。”熊大海向记者透露,早在两周前,公司就派出了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调研。

熊大海表示,因为星晨急便与宅急送很多业务是重复的,不具有互补性,因此对星晨急便并不感兴趣。而鑫飞鸿在华东、华南区域深耕多年,其业务平台与宅急送具有互补性。“而且据我们调查,星晨急便与宅急送的业务实际上并没有完全合并。”

“宅急送到底收不收购星晨急便,还需公司董事会讨论。”熊大海说,“这么多年,也有感情,现在不是给不给他钱,给他钱,也不一定能救他。”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