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为什么选择做培训?

为什么选择做培训?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你为什么选择做培训?”笔者曾经至少被三次问过这个问题。这句话包含着朋友间的关切与好奇,以及行业外对行业内的不理解,也让我在不自觉中对自己重新审视。

完善自己 淡泊名利

第一次被问大概是在三年前,我刚接触企业培训行业的时候,问我的是一位熟识的朋友老张,他经营着一家规模尚可的公司。我愣了一下,回答道:“为了生活。”的确,这是个不容易出错的理由。刚入行时候,内心不免涌现“传道授业解惑”、“天地君亲师”这样崇高的使命感,这一点和老张办公室挂的一幅行草——“厚德载物”的心理源点是契合的。在面临行业选择的时候,无法回避的是对财富、地位、名誉的憧憬与遐想。也许老张在饭桌上最喜欢谈比尔·盖茨的身家、李嘉诚的财富排名、乔布斯的继承者;而我则更关注余世维的影响力、陈安之的出场费、李践的头衔等。除此之外,略显高尚一些的理由就是“完善自己”,想通过培训完善一下表达能力和学习能力。

说到表达能力,在生产一线做管理的几年,工作环境把人磨砺得紧张而内敛。“敏于思、讷于言”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带有自我狡辩色彩的谬论。干涩的表达和活跃的思维两者之间隔墙相望,而正是培训帮助我推倒了这堵墙。

提到学习能力,家里长辈从小教育“无德无命,唯有读书”,在这样的训导中我终于把书念完。而培训,以一种外力灌注人生,外显内化,催发讲师重新领悟读书的真谛。至此,将“培训”视为笔者安身立命的选择,也不为过。

回想起来,自己初入培训行业,举着高尚梦想的旗帜,实则冲着私利而来。最终,内心的浮躁与功利,经过一次次培训的洗礼,逐渐淡化。

走下去,乐在其中

第二次被问是在一年多前的一个夏夜,问我的是从乡下赶来看我的父亲。父亲曾干过电信所长、当过劳模。多年前病退,选择了现在的田园生活。如今他坐在我面前,头发花白,指缝里藏有污泥,像一把立在墙角的犁头,弯曲而坚硬,安静又沉默。我问他:“当初您为什么放弃往城里升迁的机会,而选择回家种地?”父亲听罢,想了半支烟的时间。“我年纪大了,不想再折腾了。种了两年地我发现自己更愿意与土地打交道。种子撒下去,收成好坏全靠自己,除了老天爷谁的脸色也不用看。”说完他就笑了。所以,我选择培训也许就像当初父亲的选择一样,起初的新鲜和胆怯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退,讲台磨砺了我的身体和灵魂,让我对培训工作产生了热爱。

做了那么多场培训,我越发觉得讲台是一个自我沉淀与提升的好地方。我会对着培训资料反复研读,每一遍都有新的收获;我会为确认一个新的理论去找业内的朋友讨论、验证,哪怕搭上一场酒醉、长久的等待或急促的奔走。每当得到学员们的认可的时候,我就如同父亲蹲在田埂上打量结满果实的庄稼一样,内心充满喜悦。

我们选择一个行业,在前行中,随着认知的增加,对行业会形成新的价值理解。这种新的价值取向会超越最初的功利取向,成为前进的新动力。

教化自我 知行合一

第三次被问源于上个月的一场梦。梦中,一堂培训结束后,有一位老者久久不愿离去,他鬓发如霜,笑容可掬,老者问我:“为什么选择做培训?”大梦未觉,老者已随窗外的清风化去,疑问却留给了醒来的我。床头,摆着昨夜未及收拾的书——一本两三年前朋友推荐的稻盛和夫的。一直藏于书柜,现在才开始看。的开篇中提到“人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的问题,书中的答案是“为了比出生时有一点点的进步,或者说是为了更美一点、更崇高一点的灵魂死去”。稻盛和夫,这位敬畏生命的智者缔造了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并用短短一年的时间力挽狂澜拯救日本航空,而后托钵行缘、剃度忏悔,向世人展示了内圣外王的能量格局与生命体悟。这句话跨破国界与时空,感召着我,完成了我第三次面对同样问题的回答。

培训,完善了我们的内心,重塑了我们的精神境界,这也正是培训自我教化的作用。每一次课程,都赋予了培训师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相同的一门课程,你讲了85次实际上是首先训练了自己85次——是否能知行合一,是否能在反省中使个人的修为得到成长,是否能得到心灵的净化与凝聚。

追求崇高信仰却又不排斥物质、敬仰天地却又保持独立人格,这便是我们无论从事何种行业、每个人终其一生都要寻找的“更加美好的灵魂”。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