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中国制造业如何走好变革之路

中国制造业如何走好变革之路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2012年,中国制造业内外交困。一方面,人力成本及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另一方面,部分欧美企业的回迁动作愈演愈烈,如美国福特汽车计划将1.2万个工作岗位从墨西哥和中国迁回。

在全球产业转移新一轮大洗牌中,发达国家力图抢占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的制高点,面对咄咄逼人的国际竞争者,中国制造业迎来了新的工业冲击。富士康涨薪的消息已经引发了“蝴蝶效应”,其他制造企业不可能再做“鸵鸟”,就如近日发生的新飞电器千人罢工要求涨薪一样,不得不紧跟富士康其后,大幅提升员工工资。

前些年,为了吸引外资,中国政府曾制定了各项优惠措施。但从2010年12月1日 起,内外资企业税制开始全面统一,外资企业“超国民待遇”被终结。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宽松的投资环境、低成本的能源,已一去不复返。尤其是在人力成本以及 原材料成本高企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企业被迫撤离中国,这也将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制造业下游的各配件厂商为了生存,也将追随而去。

除了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的燃油价格,推高了物流成本,再加上原材料价格大涨,中国制造的成本不再低廉,中国制造业优势正遭遇挑战。高制造成本也催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尤为质量问题最为致命。很多原材料厂商为了节省成本,往往采取偷工减料的方式,大量使用劣质材料。

因此中国的制造业必须变革,中国企业只要在产业装备和核心技术上不断提高,才能避免在如今的大环境下处于劣势。企业培训师吉宁博士管理培训网小编整理了以下两方面的变革之路,希望对制造企业有所帮助。

如今的制造业时刻要求着生产现场的工人的劳动向技能型和知识型提升,先进制造技术研发人才和知识型员工的缺乏,加之制约高端人才流动的诸多制度壁垒,成为中国制造业应对的主要挑战。

因此企业需要技术的变革,核心就在于人才的引进和培养。随着制造业领域中越来越多的绿色、节能等高科技产品投入市场,中国众多制造企业把技术发展放到了发展核心领域。中国制造企业也应将劳动力越来越多的从生产一线,延伸到整条供应链中,如管理、物流、营销等领域。

盖瑞·科尔曼曾说:我们对未来制造业评判标准主要在于人才,尤其是创新性人才和管理人才。他们不仅能够提高生产方面的效率,而且能够提高全球价值链的价值。制造业企业要成长,主要通过放大销售额和增大附加值两种开源的方式来实现。创新型人才是企业锻造竞争力的核心要素。

然而,我们中国绝大部分制造业普遍存在“重技术改造,轻管理升级”或“重技术引进,轻管理学习”问题。过去30年,中国企业花大量资金引入设备和技术,对管理重要性认识不足,以至于用一流设备、超一流厂房,却只能生产出二流、三流的产品。

现如今出口放缓和资本流动日益频繁,正在对亚洲继续引领世界经济增长构成挑战。中国拥有发展高端制造业所需要的劳动力、政策等方面的保障,向高端领域转型没有障碍,所需的只是渐进的时间。

泛泛谈制造业向价值链上游发展有失偏颇。因为不能说价值链的上游就一定是高利润的。不同的行业,其关键价值链所处的位置不同。一般地说,制造业的竞争模式是,后来者(中国制造业)只能够从非关键价值链开始参与,然后以低成本优势不断壮大规模和影响力,倒逼先行者为了获得更多利润,不断放弃那些非关键价值链部分,后来者和先行者之间形成了既竞争又合作的竞合关系。可见,价值链延伸是一个循序渐进和搭桥过河的过程,不能急于求成。

中国制造业产值目前占世界的19.8%,未来这一比重会随着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和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分食而逐步下降,虽然我国制造业已经取得不小的进步和发展,但也存在着许多问题,而国内外的新形势新环境又使我国的制造业面临很多不可预测的风险和挑战,新的挑战藏着新的机遇,我们只有勇敢地迎接这样的挑战,走好变革之路,把握好新的机遇,才能走出困境,实现“中国制造”新的腾飞。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