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管理培训 / 麦肯锡方法:制定步骤 (下)

麦肯锡方法:制定步骤 (下)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8日 企业管理培训

一位目前在华尔街工作的前麦肯锡项目经理告诉我这样一个故事:
当时我们在为一家大金融机构进行削减成本的研究。我们发现,他们正在把自己的办事处通过卫星连接起来——他们在世界各地有数百家办事机构。这个项目数年前就开始了,到当时为止,他们已经大面积铺开,设法完成了大约半数办事处的连接工作。
我们确信,他们利用现有可获得的技术,花部分成本就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只要用传统的电话线联系方式就行。根据我们的计算,在现有的基础上他们可以节省1亿7千万美元。
我们带着自己的发现去见负责这个项目的高级经理,他从一开始就负责引导我们进入状态,他说“很不错。我们很欣赏这个为我们节省了几亿美元的方案,只是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从政治的角度讲,这个方案太冒险了。你们必须明白,我们只有部分精力用于这个企业,坦白地讲,我们需要的是比这更宏大的思路。”
从某个层次讲,他不接受我们的思路真让人难以置信。从另一个层次讲,我们还将拿出其他的可以为这个企业节省几亿或几千万的建议。所以对这个企业而言,这即便不能说是一笔零花钱,也只能说是一笔普通的支付。他那样做是合理的反应。如果我只能做三件事情,那么我就会做三件最大的事情。      麦肯锡聘请的是具有一流学术记录的人,而且在分析问题和构造解决方案方面执行的是严格的纪律。正因为如此,一位麦肯锡顾问(尤其是刚刚聘请的人员)在拿出非常出色的解决方案后的第一个直觉便是寻根究底。    不幸的是,当学术上的理想模式遭遇到商业现实时,往往是商业现实获得了胜利。商界所充斥的是现实的人——具有实实在在的长处和短处以及各种局限性的人。这些人所能做的仅仅限于在他们的企业可以得到的有限资源。一些事情恰恰是他们不能做的,不管是出于政治的原因,还是因为缺乏资源,或者是能力有限。    作为顾问,你承担着了解你的客户的局限性的责任。如果你的客户是你自己的老板或者是你自己的企业,这种责任还要加倍。尽量了解这些局限性,你必须确保自己所提出的任何建议在这些局限性的范围之内与其相适应。
有时候你必须让解决方案来找你
麦肯锡解决问题的规则与其他所有规则一样,也有例外。不可能每一次你都能够建立最初的假设。有一些时候,容户会不知道问题究竟是什么,他们只知道存在问题。有一些时候,你的项目的范围太大或者是太模糊,从最初的假设入手就毫无意义。还有一些时候,你会开拓一个新的领域,而你的经历中没有什么内容会有助于解决方案。千万不要惶恐!只要你把事实收集起来进行自己的分析,解决方案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哈米施·麦克达墨特(Hamish McDermott),公司的前项目经理,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当时我所进行的一项研究是努力改善一家大银行在外汇业务方面的业绩。我们假定要把后勤部门的经营成本降低30%。我要指出的是,在那个阶段我尚一无所知,没有任何关于把这些成本从企业中消除出去的最初假设。坦白地讲,在其后勤部门的运作流程方面我们知之甚少。
我不得不去拜访负责后勤部门流程的那位女士及其高级助手。她并没有打算显出不高兴的样子(虽然让人觉得她肯定会那样想),不过她直截了当地说:“你们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你们对这一行一无所知。这两种情况之一肯定会发生。要么你们带回一些我们不同意的观点——当然这未必见得就是错的;要么你们听我们说完以后带回一些我们已经知道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们理解你们到这里来的原因,而且你们正在这方面进行努力,但从我们的观点看,这完全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和银行的钱。”
虽然如此,她还是把我们所要求的资料给了我们。结果证明,有一项产品,大约占了其业务的5%,却正在形成其成本的大约50%。我们可以改变这种情况。他们对正在发生的这种情况没有任何概念。在项目接下来的阶段,我们得以把这一分析扩展到企业的其他部分,以至于我们轻易地就超出了自己的目标。
这个故事的寓意在于,最初假设并非是成功地解决问题的先决条件。有最初假设会有助于你组织和深化你的思维,但如果你提不出一个最初假设,不要灰心。任何麦肯锡顾问都会告诉你,没有一个商业问题可以躲得过以事实为基础所进行的分析的威力。只要把足够的事实放在一起,把它们与某些创造性的思维结合起来,你自然就会得出解决办法。
有些问题正好是你不能解决的……所以你就随便去解决
最后,你会碰到一堵比自己的脑袋更硬的砖墙。可别一个劲地去撞,那样对墙起不到什么作用,而且对你的脑袋没有任何好处。
我在麦肯锡的非正式指导老师要求我和他一起工作,共同进行一项肯定有意思也具有挑战性的研究。客户是一家正在对其投资管理业务进行重组的大型金融机构,这个客户面临的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几方面的挑战:涉及数千名雇员和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参加研究的麦肯锡团队有我的指导老师和我最喜欢的项目经理。对于一个既有意思又有挑战性的麦肯锡项目来说,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完美的处方。
这个处方也许一直是正确的,但其结果留在我们嘴里的却是苦涩的滋味。来自客户高级管理层的派系斗争阻碍了我们进行自己的工作。我们所要的资料要么姗姗来迟,要么送来的资料没有什么用处,或者干脆没有。我们需要访问的人拒绝和我们谈话。客户团队的成员以达成解决方案为代价,拼命按自己的议程办事。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很不舒服地耗费了几个月时间,最后不得不提出我们所能够提出的建议:“宣布胜利“,然后走人。
我们团队的经历在公司并非绝无仅有。解决问题的道路上往往布满障碍。用以证明你的假设的资料要么找不着,要么很糟糕。有时候当企业意识到他们有问题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当麦肯锡或其他任何人把问题指出来时,这个企业已经病入膏盲了。最大的障碍是政治。关于政治(以及政治会如何阻碍或有助于你完成自己的工作),你需要理解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企业充满了活生生的人。在你看企业组织结构图的各个栏目时,你实际上是在看人。当你对这些框图作出某种改变时,你便改变了某些人的生活。正如一位前麦肯锡项目经理所评价的:“有时候,管理变革就意味着改变管理人员。”
当麦肯锡团队的成员进驻一个客户的时候,他们便带来了变化。在客户中,有些人把这些变化携带者视为骑着骏马前来施行拯救的白马王子,而另有人则会把麦肯锡看作是入侵部队,是逃之夭夭还是把他们驱逐出境,这取决于他们自己在企业中的权力。正如一位原麦肯锡顾问所说的:“在客户企业中,至少会有一个部门不希望我们待在那里,不想我们提出真正的答案,没有这样一个部门的项目简直是少之又少。”
在大多数情况下,当高层管理人员引入麦肯锡时,在企业中会有足够的选手愿意合作,麦肯锡会很有效率。那些心怀不满者也许会抱怨,甚至是引起麻烦,但最终他们要么是被转化到了麦肯锡的目标,要么是被忽略了。然而,有些时候,企业中一个强有力的派系招麦肯锡进人,是为了对抗另一个强有力的派系。这就是产生问题的时候,正如我们当时所发现的那样。
当遭遇到似乎难以解决的问题时,你有几种措施可供选择
重新定义问题。你可以告诉自己的客户,问题不是X,而是Y。在你清楚地解决Y时会增加很多价值,而与X角力却要耗费许多时间与资源而又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时候,这一招特别管用。如果你一开始就进行这种转化,你表现出的是出色的商业判断力;如果你在工作几个星期后才这么做,你就要冒被指责为逃避者的风险。
锲而不舍地实施你的解决方案。有时候你会提出一个绝妙的解决方案,而你也清楚,客户企业不可能实施它。在涉及到企业变革时尤其会这样——设计一个最优企业比较容易,但你往往不得不与客户已有的人事资源打交道。当出现这种情况时,你应该把自己的时间界限拉长一些。别急着立即实施你的解决方案。当那些人离开企业的时候,你就可以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锲而不舍“地把自己的办法实行到最优状态。
解决政治问题。即便是政治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在商界,大多数人是理智的,至少在其商业行为方面是如此。他们会对激励作出反应。因此,当你面对政治上的对立派时,它一般意味着你的解决方案对企业中的某些人具有负面影响。所以,所谓政治不过是人们按他们自己的利益行事而已。
要解决政治问题,你必须想清楚,你的解决方案如何影响了企业中的成员。接下来你必须建立一种对变革的一致意见,这种一致考虑到了驱动政治的不同激励因素和组织因素。建立一致也许要求你改变自己的解决方案使之可以为人接受。改变自己的方案。记住,政治是可能性的艺术。如果客户拒绝接受,设计一个理想的方案又有什么用。

相关推荐: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