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管理艺术:在坚持和妥协中寻找平衡点

企业培训师观点:管理艺术:在坚持和妥协中寻找平衡点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在人艺,说某事“把任鸣都逼急了”,那就是说这事真的有问题了。已做了10年人艺副院长的大导演任鸣,慢悠悠地对记者说:“如果我做事谋了私利,我会睡不着觉的。”

  准备去采访任鸣时,报社娱乐部的同事跟我说:这人挺好的,很随和。任鸣最近正在忙着排戏,和他的采访就约在了中午休息的时候。他在电话中跟我说:“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在人艺旧旧的办公楼门口,我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大个子任鸣。在三楼排练厅采访时,我们坐的那种沙发是向后倾斜的,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始终是弯着腰前倾,后来我发现,他是照顾录音效果而尽量不远离话筒……

  做个与人为善的经理人

  任鸣是导演,也是人艺主管创作室、舞美处等行政工作的副院长。管理和艺术需要理性,处事要有逻辑;而创作强调形象思维。谈起自己的两种角色,任鸣说,做导演,就是要越富有激情越好,越有想像力越好,越有形象思维越好,越主观越好;做管理,则是要越理性、越周全、越客观越好。

  作为一个艺术家,又是怎么去管理一支以艺术家为主的团队呢?管理和艺术任鸣总结了三点:第一要尊重;第二要理解;第三要宽容。对艺术家,必须要支持爱护。艺术需要是有棱角的,你必须允许他们有激烈的想法,要照顾他们的个性。作为导演,任鸣对他们充分理解;作为经理人,就是为他们提供环境,让他们发挥才能。

  与人为善、亲和力强是任鸣作为经理人的一大特点。他坦言,任何事都会出现矛盾,工作更是如此。但这项工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结论鲜明。无论是挑戏还是挑演员,只有“行”和“不行”两种可能,绝无第三种方案。但在下结论之前,一定要和对方有充分的交流,要给对方一个“说法”,而不是直接下结论。

  在坚持和妥协中寻找平衡点

  任鸣说,他现在看两种书:管理和艺术。他说,“我的书一半都是关于管理的。”提到从书里学到的最大经验,任鸣觉得,作为经理人必须具备两点:第一要有坚持的精神;第二就是妥协。作为经理人,既要懂得坚持的重要性,也要懂得妥协的艺术。在他看来,任何事都要有妥协的,而他的工作就是永远在二者间找平衡。任鸣说,他的平衡点是:坚持剧院的最高利益,妥协自己的个人利益。

  在他看来,管理艺术,和导演有异曲同工的效果。人艺秉承“导演中心论”原则,作为导演要有很强的理性,能团结所有剧组的人。而这一点与经理人所需要的组织能力是同质的。

  谋了私利会睡不着觉

  任鸣的座右铭是“无欲则刚”。作为一个经理人,在他看来,用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做好自己的工作,那就是“舍”。人艺有个有意思的说法:要是说某事“把任鸣都逼急了”,那就是说这事真的有问题了。任鸣慢悠悠地说,绝对的公正是不存在的,但只要不在工作中谋私利,只要把私利放开,再做任何事都会单纯得多。而且,“如果我做事谋了私利,我会睡不着觉的”。

  在任鸣看来,让所有人满意的领导是不存在的,用他的话说,“领导不是个圣人”。能让大多数人满意应该算是成功的标准了。

  导演工作才是永恒

  尽管当了10年的副院长,任鸣仍然给自己这样定位:“我的终身爱好是导演。”他说,“导演对我来说是一种永恒。我热爱这个专业,我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导演。”做经理人,在他看来是暂时的。作为副院长,迟早有卸任的一天;而作为导演,只要自己愿意,任何时候都会有自己发挥作用的舞台。

  而且,在他看来,做一个经理人压力真的很大。导演的客观标准不是很明显,但作为副院长你做得好不好是很客观的。能不能在你的任期抓到好剧本、培养好的人才,能不能把剧院的人团结得很好,能不能发挥他们的创造性。这些都将成为评估个人工作的重要指标。

  争取做个尽职的“过客”

  任鸣说,任何人都是“过客”,能当个好过客就不错了。他在人艺,也是争取做个尽职的“过客”。

  在自己的专业之外,还能对这个社会有所贡献,这样的人是任鸣所欣赏的。“做了10年副院长,背靠大树好乘凉,我任鸣是沾了人艺的光。可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人艺了,我想我还有其他价值去贡献。”他笑着说,“我很高兴的是,我没有对不起人艺;同时,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我很幸福。”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