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管理艺术:企业家的无心之箭

企业培训师观点:管理艺术:企业家的无心之箭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要做上将军,却要将作战的欲望加以抑制。而成功的企业经理人,甚至得抑制住自己盈利欲望的企业管理的艺术。

  《庄子》里有一个关于“无心之箭”的故事:列御寇和伯昏无人是两位箭术高手,前者为后者表演射箭,不仅百步穿杨,而且发箭速度几乎快到了极致。

  但是伯昏无人看后说:“这只是有心射箭的箭法,还不是无心射箭的射法。”随后伯昏无人带着列御寇登上高山,脚踩着并不结实的石头,背对着悬崖慢慢退步,直到部分脚掌悬空,才拱手恭请列御寇跟上来一起射箭。

  列御寇伏在地上,吓得汗水直流到脚后跟。伯昏无人说,真正的箭术高手,精神要不受外物的影响,不论面对什么,心神都不应被动摇,否则要射中靶子不就困难了嘛?

  这不仅是对箭术高手的启发,每个经理人其实都需要掌握“无心之箭”。

  作为一个经理人,掌握知识和技能都很重要,但有一点更重要——经理人永远找不到一个现成的、条件完备的舞台,恰恰是背对“悬崖”,面对各种干扰的时候,该经理人赤膊上阵了。这种情况下,经理人会不会被自己的恐惧所左右?会不会被贪婪所左右?会不会被各种面子左右?会不会被过往遗留下来的心结所左右?

  诸如此类各种各样的欲望,就是经理人“射箭”时所背对的那个“悬崖”。能不能管理好自己的欲望,才是射出“无心之箭”,成功实施企业管理艺术的必备基础。

  何谓“上将军”?

  《孙子兵法》里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名气大的将军一般爱在硬仗里血拼,而水平最高的将军却往往鲜有名气——他们避开了那些让人瞩目的硬仗而达到目的——这样的将军才是国之宝也,是上将军的料子。但是换个角度看,哪个将军不想痛痛快快地拼上几仗?做将军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打仗的吗?要做上将军,连作战的欲望都得抑制住,可见也是企业管理的艺术极为出色的人。

  成功的企业经理人,甚至得抑制住自己盈利的欲望。

  以营销战略来说,“定位之父”里斯曾在接受《中外管理》采访时一再表示,他最头疼的事情之一,就是很多公司管理层为了扩大自己的销售额,总想多上产品线,打入多个市场。而这样多“战场”的鏖战,反而经常会把企业带到危险境地,也不符合营销的规律——恰恰相反,营销的规律是做“减法”,很多时候扩大销售额最好的方法是聚焦,但这与大干多上产品线的方向是完全相反的。

  其实目前美国汽车业的情况就反映了这个问题。虽然美国人自称“汽车上的民族”,也有世界上最大、历史最长的汽车厂商,但是美国三大汽车厂商都在2008年底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之所以这样,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的子品牌过于复杂,没有形成鲜明而有效的营销定位。自身“造血能力”的欠缺,外加生产成本带来的“失血量”过大,这些问题终于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被放大了。

  有个说法,一个企业做成功一两件事情就可以了。但有趣的是,为了做好这一两件事情,它必须做许多方面事情的准备。也就是说,经理人的欲望很难被简单化,永远处于“杂音”的干扰中。在管理企业的过程里,能否同时管好自己的欲望,决定着企业家能否在带领企业完成大量冗务的同时,依然专注于那“一两件”事情。

  企业管理的艺术在于管理好他人的欲望——但这只是表面看来的一个秘密。打铁还得自身硬,更深层的是管理好自己的欲望,这才是那个真正的却很隐秘的秘诀。

  基础:“心斋”意识

  庄子曾经提到一类人:他们在水里,水里的鳄鱼不会伤害他们;在岸上,猛虎不会攻击他们;甚至在火里,火焰也奈何他们不得。这是为什么?

  庄子回答:不是因为他们本事有多大,而是因为他们根本不靠近这些东西!

  有时候笔者很感慨古人斋戒的习俗。比如:蔺相如怀抱和氏璧与秦王对决时,有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秦王必须先斋戒,后看璧,秦王同意了。据说斋戒并非现在人们表面理解的吃素食,还包括停止各种歌舞娱乐活动等。也就是说,不仅饮食要素,生活起居都要“素”。
这样做,图什么呢?当很多“荤”被戒掉之后,人的心灵反而澄澈起来。就像一个画家要作画,必然要准备一张白纸,否则画又依凭什么而出呢?

  所以,企业家欲望管理的第一要义,在于让自己“素”一些。用庄子的话来讲,就是要有“心斋”的功夫。

  所谓“心斋”,恐怕更多是一种意识,是欲望管理的基础和底色。如果放到操作层面,笔者以为佛家“戒、定、慧”的提法更为直接、可行。“心斋”意识和“戒、定、慧”方法,虽然这些传统的修身概念曾经被阐述得过于博大精深,但是取这些有价值概念的表面意义,再用现代人的思维来考量就足矣。

  减法:戒、定、慧

  人要有所敬畏,才能有所约束。例如:孟子幼年时贪玩,孟母不惜把快要织好的布匹割断,让他明白什么是半途而废。被割断的布匹和半途而废的人生寓言,成了幼年孟子的敬畏对象。

  有所敬畏,有所回避和持戒,是欲望管理在方法上的起点。

  而“由戒生定”,则进入佛家修身哲学的第二个阶段。专注是一种能力,在成功避开各种干扰的同时,自然会进入一种更有“定力”,精神也更易集中的状态,同时有意地培养自己的“定力”,经常对自己的“定力”加以训练,是一种需要经常进行的欲望管理练习。

  至于“慧”的方法,佛家讲究“由定生慧”。在排除各种干扰时,人会更容易看清被各种欲望控制下的思维方式的不足,改变各种让人“放不下”的思维模式,建立起那些开阔人的视野和胸怀的新思维模式,就是“慧”的目的。

  加法:以“苗”除“草”

  如果说“戒、定、慧”的修养如同清理“杂草”的减法,那么种植“庄稼”则是同样重要的加法——仅是清理“杂草”并不能侍弄好欲望的田地。道理很简单,在一片田地上,“庄稼”长得越多,“杂草”的生存空间才能越小。

  相对于“心斋”而言,经理人进取心的获得反而是比较容易的。如同马斯洛需求五层次理论所言,一个人在不同境遇下,都会有吊起自己胃口的需求产生——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受人尊重的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会随着人所处环境的不同而自然生发。

  对企业家而言,成就事业所必须的进取心会随着环境而产生和变化,企业家需要的就是放松,人是环境动物,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人都会有相应的需求出现,只要对这些推动经理人做事的需求擅加把握,就可以“种”上我们需要的“庄稼”,把欲望管理的田地耕耘得更好。

  守住“心斋”,用“戒、定、慧”的方式来做减法,用“种庄稼”的方式来做加法,就是企业家的欲望管理之道。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