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压力管理就业形势回暖

企业培训师观点:压力管理就业形势回暖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自2008年10月初雷曼兄弟宣布倒闭以后,金融危机迅速蔓延。应届生求职网调查了120家进行校园招聘的世界500强企业,其中的20%直接“冻结”了当年的校园招聘计划,其余继续进行的也减少了招聘数量或延缓招聘进程。2007年10月份,全国每天约有200场校园宣讲会在进行;2008年10月则降到约100场;而在10月23日当天,全国则有156场校园宣讲会在进行。

>>企业数量仍显谨慎

今年10月以来,校园招聘全面回暖,120家500强企业几乎全部都在开展校园招聘,不过招聘职位数量仍显谨慎。

其中,汽车、互联网、医疗医药、公务员等行业,同比往年热招。汽车行业热招与今年汽车行业的爆发有直接关系,而且去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汽车行业招聘全面萎缩,今年则放量释放。互联网行业,特别是本土互联网企业,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网易、搜狐等,则继2008年以来逆市招聘,往年与国外IT巨头争抢人才处于劣势,而今趁外资企业萎靡之际,抓紧机会广揽人才。

同时,公务员已经成为大学生求职头号选择,2008年国家及各省公务员招募10.6万,2009年计划招募13.1万人;还有庞大的事业单位,招聘人数每年都大幅增长。除此之外,2009年国家首次大规模面向应届生征兵13万人,配套多项优惠政策,成为毕业生的新选择。

另据调查显示,2008年的理想雇主十强中有六名为外资企业,四名为本土企业;而到了2009年,这一比例变成外三内七。在金融危机的大环境下,亦有一些企业出现反规律现象,一向呼声极高的海尔集团大幅下跌至22名,外资企业强生公司则上升至17名,更有飞利浦公司上升了52位,成为本年度进步最大的雇主品牌。

>>学校去年压力管理就业很大

中央财经大学负责学生就业工作的老师表示,在去年这个时期,确实感受到金融危机带来的就业压力。

学校一方面借助国家一系列扶持就业政策,另一方面加强就业引导与就业教育,调动一切有效资源。“对于北京一线院校来说,真正的困难不是学生有没有工作,而是是否能够达到毕业生的预期,提升毕业生的就业质量。”

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学校,都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就业的压力,一流学校担心学生找不到好工作,普通学校担心学生能不能找到工作。学校的就业指导部门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名就业指导中心的老师回忆她上一年的工作,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一边要努力和企业沟通争取更多的招牌会,一边要动员学生转变就业观念降低心理期望。

另外,国家还不断出台新政策需要学习和宣传,更重要的是就业率这个硬杠杆压在头顶。“这一年根本没有休息过,有时候觉得我们比学生更需要心理疏导。”

>>学生愿接受零月薪

今年6月,北京青年压力管理就业服务中心发布《2009中国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就业压力对09年毕业的大学生的生理、心理及行为都产生了明显影响。

本科生月薪期望值集中在2000至3000元;硕士生集中在3000至5000元;博士生期待值集中在5000元以上。与期待月薪相比,可接受月薪水平总体降低千元左右,51%的大学生可接受1000元至2000元的月薪。在接受调查的在校大学生中,还有1.3%的人“可以接受零月薪”,尽管人数较少,但包含了专科、本科、硕士以及博士四类人群。

值得关注的是,并不是学历越高就业压力管理越小,相反,硕士生的就业压力明显高于专科生、本科生和博士生。究其原因,一方面很可能与相当一部分大学生为了回避就业压力而盲目跟风考研,缺乏合理的职业规划有关,另一方面,也可能与硕士生的高不成低不就心态有关,进一步加大了他们的就业压力感。

■个例

外企“晃点”半年后圆梦

卞先彬哈工大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研究生

卞先彬是今年刚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毕业的研究生,他的求职之路正好与金融危机同步。由于执着于外企的缘故,这条路走得颇为艰辛。

卞先彬认为外企在压力管理就业上相对完善,也很人性化,他很渴望这种工作氛围,因此把求职目标锁定在外资企业。然而,他所钟情的外企却与金融危机“撞了车”。去年11月,卞先彬得到一家全球500强的美国企业在重庆招聘的消息,身为重庆人的他虽然希望在北京工作,但如果能在老家找到工作,也不错。经过二、三轮的面试,卞先彬终于应聘成功,并被公司告知等待正式发送录取函。

回到哈尔滨后,他又被一家做能源的外企公司录用,也被告知几天后就会正式发函。手握两张“准入证”的卞先彬底气足了很多,即使像西门子等外企已经给他发了正式录取函,他也不为所动,执着地等待着迟迟未到的录取函。这一等就是4个多月,直到今年3月底,美国那家外企才通知他,受金融危机影响,他们冻结了今年所有的招聘计划。另一家外企也以相同原因拒绝了他。卞先彬一下被打回原点,原本录用了他的企业,因他也错过了机会,只能重新开始找工作。

虽然被外企“晃点”了一把,但卞先彬不愿放弃。在之后的应聘中,曾有一家做电站的国企愿意录用他,并许诺先给一笔“安家费”,但他却因为在国企工作,重复性强、没有挑战性,实现不了自我价值等原因拒绝了。经过3个多月的应聘,卞先彬终于在7月份被一家外企的北京分公司录用,完成了他的“外企梦”。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