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催化剂式的管理咨询者

企业培训师观点:催化剂式的管理咨询者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恐怕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像拉姆·查兰这样怪异的管理咨询者了。作为世界知名的咨询名家,他没有结婚,没有固定住所,没有任何既定的个人目标,在飞机上度过了他的多数时间,用“随波逐流”来形容他毫不过分。但是,他又确确实实是管理咨询的翘首,类似于通用电气和杜邦这样的公司,都从他的咨询中获益,许多著名的CEO,都对他刮目相待。也许,揭开查兰的怪异之谜,能够使人们对管理咨询者行业产生更深刻的认识。

  从泰罗创立科学管理开始,管理咨询者就变成了与工商业共生的一个行业。

  作为管理咨询者,首先需要的是推销自己。如果不能让企业客户接受自己,那么,即使你有天大的本事,满腹经纶,你也无从施展。所以,管理咨询师吸引客户的招数五花八门。提出流程再造理论的哈默(MichaelHammer),号称自己的理论对于企业来说同亚当·斯密的理论同等重要,而且会取代斯密的理论;提出“第五项修炼”的圣吉(PeterM.Senge),也号称自己是要“为人类找出一条新路”;提出情境领导模式的赫塞(PaulHersey),干脆把“情境领导”注册为自己的独有商标;而写出《一分钟经理》的布兰查德(KenBlanchard),则以简便易学作为吸引客户的策略。等而下之的咨询师,甚至会向客户做出扩大市场份额、增加利润甚至轻易实现利润翻番等等具体承诺。类似的做法,固然能扩大影响,但也极容易败坏名头。

  正因为管理咨询者行业鱼龙混杂,那些学院派的理论大师往往看不起他们。在他们眼里,管理咨询师多数走的不是正道。号称有灵丹妙药的大仙,多半卖的是狗皮膏药。所以,在正宗的管理理论界,咨询大师多半搭不上话。而在企业经营界,理论大师多半受到冷遇。名头极大的德鲁克,在学院派理论家那儿面对的是一种客客气气的淡漠,这与他以咨询为业关系极大;而因决策理论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西蒙,在咨询师那儿则很少被提起,不外乎是因为西蒙的理论产生不了眼花缭乱的现实效应。管理的学术研究和实践咨询,似乎有一道无形的鸿沟。有人认为,即使在西方,管理咨询属于大众化领域,而管理理论属于学术化领域,二者至今还看不到有融合为一体的趋向。

  正是管理学术研究和实践咨询的分割,使得查兰具有了特殊的意义。作为一个独行侠式的管理咨询师,查兰不属于任何一个咨询公司,这一点,使他同名声不佳的咨询界划清了界线。《经济学人》(Economist)批评管理学界是“一个充斥着自大狂和江湖骗子的行业”,这正是针对管理咨询业而言。而查兰特有的咨询方法,又使自己不同于其他咨询者。他的咨询从来不许诺,而只是帮助客户寻找和界定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案,基本上都是来自客户。“什么都不做”成为查兰咨询的主要特点。咨询业就是这么一个行业,那种反复宣称自己多么能行的咨询师,反倒会受到人们怀疑与挑剔,越说得天花乱坠,人们的警惕性越强。查兰式的低调处理,反倒会得到人们的信任,尤其重要的是,最后解决问题的主意,并不是来自查兰的提议,而是在他的启发下由CEO自己想出来的。在这里,查兰的咨询,属于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它确确实实有着巨大的作用,但反应前和反应后,它并不改变原有的成分,只是促成了反应的发生而已。这一点,值得所有从事管理咨询工作者思索。

  作为一个放弃了大学教职的咨询师,查兰自觉地使自己摆脱了学术界。学术界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沿着象牙之塔的狭窄阶梯努力向上攀登。那些学术上的大师,往往一辈子沉迷在某一个基础性的研究之中,经过长期的积淀在理论上有所突破。然而,这种理论上的突破,距离现实的运用相当遥远。企业需要的是刀下见菜,而不是临渊羡鱼。所以,企业界对纯粹的学者往往敬而远之。查兰在咨询业上的成功,正是从他离开大学开始的。

  更重要的是,现代管理学的发展,使管理研究更多地倾向于科学化,尤其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数据分析,望而生畏的数学模型,使管理咨询快速向科学靠拢。咨询公司正是以科学式的计量分析为利器,给企业提供相应变革方案。那些精确的数据和曲线,会使经理人产生可信赖的感觉。但是,这种管理咨询者,有意无意地背离了咨询业的传统根基——“智囊”。

  咨询业的历史渊源是悠久的,在没有科学之前,它建立在智慧和常识的基础上。而现代咨询业,尤其是以公司形式开展的咨询业,智慧的成分大大减少,以科学为基础的技术性成分大大增加。这确实是历史的进步,而进步在另一层面就可能是退步,汉迪的《空雨衣》说的就是这种现象。就拿中国的咨询业来说,搬来了从泰罗到德鲁克的全套装备,却放弃了张良、诸葛亮式的自身传统。这种趋势,不能简单地以“先进”或“落后”予以两分法处理。人类文明的发展,是积淀层累步步增高,而不是猴子扳苞谷弃旧取新。在传统智慧和现代技术的结合上,查兰有他的独到之处。

  查兰在管理咨询业上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智慧式的运作。也许,这同他来自有着古老传统的印度有关;也许,他那种独特的生活方式就隐含着一种回归古朴的意义。不管他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无可否认的是,查兰的咨询,更像张良和诸葛亮,在他身上,人们首先感到的是智慧。而这种智慧,又不是那种天马行空的神来之笔,而是立足常识的朴素推论。当然,查兰不是老古董,他明白现代科学技术的价值和意义,他的长处,是以智慧来驾驭现代科学知识,以常识运用现代技术手段。运用智慧,把理论的推导术和现实的敏感点对接;运用常识,把艰深的理论与现实的需要对接。这两个对接,是查兰成功的关键,也是他能超出技术型咨询公司的关键。

  查兰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但能提供借鉴。他能够捅破一般人总是绕来绕去的那层窗户纸。作为咨询者,模仿查兰是死路,得其神韵是达道。作为企业经营者,查兰式咨询可遇而不可求,但是,经营者的智力水平,决定着遇到查兰的几率。再进一步,从查兰身上,我们可以更深刻地思考管理理论与管理咨询的对接、古老智慧与现代科学的对接问题。也许,管理学的突破点正在这里。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