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管理艺术

企业培训师观点:管理艺术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早在1929年,亨利.卢斯(HenryLuce)在为本杂志撰写的企划书中提议将其命名为《财富》,其中一页的标题是“《财富》的与众不同之处”。在那里,他作了以下保证:“杂志不刊登有关企业管理的任何建议。”

  由于我们的系列文章将完全背离亨利.卢斯这一诺言─其实这几十年来,我们已经无数次违背了它─所以,也许有必要在此作一点解释。事实上,我们的解释只有一小部分是为《财富》杂志辩护,其余大部分都是在阐述社会、商界、迅速崛起的管理学科以及原本语焉不详、令人生厌的管理建议如何变得倍受推崇的原因。

  诸位一开始肯定会感到奇怪:卢斯在做出这一承诺时究竟是怎么想的。刊登有关经营企业的建议何错之有?从理论上讲毫无过错。但实际上,在那个时候,在提供管理建议这一领域中,只有少数人是严肃的研究人员和著述者,而大多数是受雇的吹鼓手、推广人和骗子。20世纪20年代出版的书有《如何提升销售量》(HowtoIncreaseYourSales)、《如何一天干出两天的活》(HowtoDoubletheDay’sWork)和《如何多卖火险》(HowtoSellMoreFireInsurance)等等,这些书所讲的内容通常是挺有道理的,但实际上不过是些常识性的指南,十分枯燥,而且毫无创意。至于当时的商务杂志,卢斯对它们全都不屑一顾,尖刻地称之为“最不值钱、最平庸的杂志”;而这些可怜的破烂货里就充斥著管理方面的见解。

  卢斯想办的是一种全新的杂志,一份制作精良、具有绝对权威的大型刊物,一家为全美三万名最重要的商界男士(当时还无法想象商界女士这一概念)办的“全国性学校”。它将全然有别于当时的任何一本商业杂志。其含义很明确:不提供任何建议。

  当时的书籍和刊物充其量而言提供的只是一些经商知识,其中最上乘的无非是些商业ABC,最低档的则都是谎言和废话,而《财富》之类的高档杂志却又拒绝刊登任何经营建议,那么,经营智慧又是如何传承和传播的呢?运气好的人能从父亲、祖父或叔叔甚至亲朋好友那儿听到一些,但你很可能不会从老板那儿学到。就像彼得.德鲁克(PeterDrucker)在文章里所言,那时候你如果干得不够好,就得不到培训或教诲,只有走人。彼得.德鲁克是20世纪管理大师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也是接受我们采访的人当中唯一在20世纪30年代就参加工作的人.

  那时候,在广阔的管理领域做调研并从中萃取高深理论的高智商专家─例如麦肯锡公司(McKinsey&Co.)的咨询师那样受人尊敬的顾问还没有问世。与ADL(ArthurD.Little)、科尔尼(A.T.Kearney)以及其他如今仍然赫赫有名的咨询公司一样,麦肯锡公司(1926年创立)当时已经起步,但他们的重点是工程和会计,而不是管理。在整个上世纪20、30和40年代,美国富有戏剧性的经济大事层出不穷,其中可供大型商业分析的第一手素材很多,只是无人挖掘罢了。

  所以,尽管《财富》决意不提供任何建议,但它当年提供的第一手素材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处理能力。你只能自己动手提炼这方面的建议。《财富》创刊号的第一篇特写就是关于猪肉加工业、特别是斯威夫特公司(Swift)的调查文章(题目起得莫名其妙:“嚓嚓、嚓嚓、嚓嚓”)。这篇文章传递了大量关于规模经济、广告的力量、技术的作用(冷藏)以及与联邦企业官员达成庭外和解的风险等方面的知识。教诲就摆在你─尊敬的读者─面前,就看你如何理解了。

  二战以后,随著我们可以称之为“现代企业管理建议”时代的到来,所有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其奠基之作就是1946年出版的彼得.德鲁克的《公司的概念》(ConceptoftheCorporation)一书,该书提出了管理是一门值得研究的学科这一观点。(该书还使德鲁克一举成为维护资本主义长久利益的咨询师。)这种高级精神燃料一注入过热的战后经济,立刻就在企业、咨询公司和大学里激起无数个大脑开始思考。

  学者们开始使用精深奥秘的数学方法研究这一领域,使日常商业活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用于优化实际运营的线性规划,用于控制质量的统计程序、资本资产估价模型,以及其他揭露公司财务秘密的方法─这些方法如今仍然非常有用。在整个20世纪50、60和70年代,令人敬畏、足智多谋的顾问层出不穷、各显其能,推出了五花八门的管理新理念,如麦肯锡的“7S”理论、迈克尔.波特(MichaelPorter)的五力模型(fiveforces)和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ConsultingGroup)的成长/占有率矩阵(growth-sharematrix)、学习曲线等。这是一种新的管理智慧,它们尽管表述得不那么直白,却威力强大、应用广泛、价值连城。这是亨利.卢斯在1929年做梦也想不到的那种管理建议。它们的确值得一读。于是乎,我们违背了卢斯的诺言。

  不过,博大精深的商业智慧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需求也在急剧增长。美国显然已经进入了“经理人时代”(这是1955年本刊25周年纪念专号中的一个标题),如果想出一本给那些自认为是职业经理人─不是证券交易商、冶炼工、服装采购员、制糖工人或广告员,而必须首先是经理─读的刊物,你就得写点关于管理理论和实践的文章。换句话说,就是写如何打理生意。要想在经理人时代取得成功,需要掌握在企业里步步高升的技能,所以我们也开始刊登这方面的建议,因而就有了1953年的《怎样加薪》、1955年的《招聘演说要点》这类文章。其中的经典之作是威廉.怀特(WilliamH.Whyte)在1954年写的关于如何在性格测试中蒙混过关的指南。

  有关管理智慧(它有别于就业指导)的文章,写的不是某种管理思想,而是关于组织及其实际操作的内容,这些东西还真可能对你有用。其中最重要的例子,无疑当属1963年连载的阿尔弗雷德.斯隆(AlfredP.Sloan)的经典之作《我在通用汽车公司的岁月》(MyYearsWithGeneralMotors)一书的摘要,该书由《财富》记者约翰.麦克唐纳(JohnMcDonald)执笔。这本书犹如一个里程碑,促使编辑们─听好了─在本刊历史上首次将一位在世的著名人物(即斯隆)的照片登在封面上。

  至此,人们已经对管理建议有了足够的敬意,认为可以把它提供给普通读者,为他们指点迷津了。且慢,还有一步。这一步就是1981年出版的《一分钟经理》(TheOneMinuteManager)和1982年出版的《追求卓越》(InSearchExcellence)。当然,这两本书并不是最先提供管理建议的鸿篇巨制,但却是有史以来首次销量达到数百万册而且多年稳居畅销书榜的作品。当时正值美国摆脱70年代可怕的萧条、进入经济复苏的时期,这些书成了管理图书的主流,为以后商业巨作的不断涌现和经久不衰铺平了道路。1985年,《追求卓越》的续篇《追求卓越的激情》(APassionforExcellence)问世时,《财富》杂志不仅购买了连载的版权,还将其摘要作为封面文章。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经过,从中也可以看出精明的商界人士对管理建议类作品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从郑重其事地承诺不登载任何管理建议,到将它放到封面。从本刊问世至今,我们曾经多次这样做过,甚至包括诸位正在阅读的这一期。

  那么,下一步做什么?现在的商界人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获得更多的建议(当然也包括不计其数的糟糕建议,这也在所难免)。商业书籍的质量也比以往都高。公司通过组织高级培训或其他指导方式,尽量使这些智慧仅仅保留在雇员的脑子里,防止外传。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曾经问过几十位非常成功的商界人士,他们得到的最好建议从何而来,只有两个人说是来自咨询顾问,而且这两个人的顾问竟然都是那位彼得.德鲁克。其他人的建议则来自上司、导师或父母。

  从可以信赖的人嘴里说出的一句直言不讳、铿锵有力的话,自然具有令人折服的独特之处。因此,这一回我们不想继续寻求我们追求多年的至理名言,而是回归从前,回到咨询师、公式和矩阵出现之前,寻找一种完全不同的建议。诸位会从这些商界领袖讲述的故事里发现,他们得到的最好建议有时根本不是经营之道,而是人生哲理与管理艺术。在刊登这些故事时,我们并不怎么担心亨利.卢斯会怎么想,但我们敢说他不会反对我们这样做.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