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创新风险管理 应对农业灾害

企业培训师观点:创新风险管理 应对农业灾害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主持人:本报记者张蕾

  嘉宾: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张峭

  嘉宾:河北张北县单晶河乡党委书记董启

  今年夏季,我国多个省区市遭遇了比较严重的旱情,农业受灾严重,据国家防总办公室统计,截至8月27日,全国农作物受旱面积为1.45亿亩,超过多年同期均值300万亩,其中重旱6107万亩,干枯2975万亩,有693万人、562万头大牲畜因旱发生饮水困难,对今年的农民增收造成了较大的影响。如何建立一套完善的农业风险管理体系的问题再次提出,本期对话请来了正在从事有关农业风险管理研究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张峭和受旱比较严重的河北省张北县单晶河乡党委书记董启,一起谈谈这个话题。

  主持人:董书记,河北省今年是旱情比较严重的省份,你们乡的情况怎样?

  董启:今年的旱情非常严重,往年我们那里的平均降水大约是300毫米,但今年至今只有100毫米左右,其中还有很多是无效降水,这几天看,有些土地都龟裂了,往年有不少水的一些淖也都干了。本来春天的时候苗情是不错的,但因为夏季的降雨特别少,现在报上来要有5成以上庄稼绝收,2-3成能有一点儿收成,田里的莜麦都因为干旱发白了,而不是成熟应该有的黄色。我们组织了六七个柴油机组投入抗旱,但现在乡里两个水库的水也都快抽不出来了,水库底都露出来了。只能是休息两三天抽一天水。

  主持人:由于当前比较严重的旱情,国家防总启动了三级应急响应,8月28日,国家财政部、民政部下拨了1.76亿元中央救灾资金,帮助解决近期遭受严重旱灾的河北、山西、黑龙江、甘肃、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地受灾群众口粮和饮水困难。张峭研究员,对于比较严重的自然灾害,我国在农业方面现行的处理方式是怎样的?

  张峭:自然灾害对农业生产造成的损失十分巨大。以往,我国对农业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大多是采取“灾害救济”的风险应对方法,通过国家财政划拨和动员全国力量捐赠的灾害救济来改善受灾居民的生活条件、提升其恢复生产的能力,这也是我国农业风险处理方式中最普遍的形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也要看到,这种方式存在事后性的局限,由于自然灾害的不确定性,灾害救济也就具有了时间和金额的不可预期性,对国家财政会产生很大的冲击。近年来,我国对于农业风险的现代管理的意识明显增强,政策性农业保险正在积极试点和推广,2007年,中央财政将农业保险保费补贴作为一项支农惠农措施在吉林、内蒙古、新疆、江苏、四川和湖南六个省区进行试点,拿出了20多亿元进行农业保险的保费补贴;2008年进一步加大了支持政策性农业保险试验的力度,中央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试验扩大到16省市自治区,投入达到60多亿元,农业保险费收入达到110亿元,保险金额达到1700亿元,发展非常快。农业保险是一种现代农业风险管理方式和工具,是一种事先策略,既可以有效降低自然灾害损失程度,又具有效率较高、相对公平、对国家财政无冲击等优点,对恢复农业生产和稳定农民收入具有非常重要作用。

  董启:我们这里还没有推行农业保险,个人感觉农业面临自然风险往往束手无策,国家给的一些补贴大都是专款专用的,比如给的打井补贴,只能打井用,而我们乡水源比较少,打井很难打出水来。我们去山西昔阳县的大寨村参观过,看到他们修的蓄水池很好,回来也想修几个蓄水池,但是要修蓄水池是没有补贴的,只能自己筹钱。所以很希望在这种政策上能够更灵活,只要是抗旱节水的办法都能够给予补贴。

  主持人:据我们所知,在试点省区进行政策性农险保费补贴,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对农户风险防范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张峭:从国外经验看,发达国家普遍采用政策性农业保险对一般性的农业灾害风险进行管理,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也正是借鉴了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政策性农业保险在我国正积极开展示范和推广。但传统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存在较高的道德风险和逆选择,二是具有较高的经营管理成本。我们知道,由于农业生产是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相互交织的过程,农作物价值的形成受人类活动和主观因素的影响很大,农民在购买农业保险后是否会放松农业生产管理,或有故意增大灾害损失的行为,保险公司很难进行有效监管,加之信息的不对称,农户总是比保险公司对自己的风险情况有更深的了解,特别是在农户分散、规模较小的我国农业生产条件下,道德风险和逆选择问题在农业保险中体现的更为突出;另外,农业灾害风险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估计的复杂性使得农业保险中进行准确的核灾定损十分困难,很多情况下很难区分作物减产是自然灾害原因还是人为原因,各占多大比重,农业保险是按照各个农户的损失情况进行保险赔付的,所以核灾定损的困难,加上农户的分散性,使得农业保险的经营成本十分高昂。传统的政策性农业保险存在的这些问题需要对农业保险制度和农业保险技术的不断创新来解决,近年来国际社会出现了两种创新性的风险管理工具,一是指数保险,二是保险证券化,我认为这两种新型的风险管理工具,尤其是指数保险更适合我国农业自然灾害风险的管理。

  主持人:请您具体介绍一下这些风险管理工具。

  张峭:指数保险是把保险标的设定为客观指数,保险合同则以这种指数为基础,当指数达到事前确定的水平,投保人就可以获得相应赔偿。目前的指数保险主要有两种,区域指数保险和气象指数保险。区域指数保险是以一个事先确定的平均区域产量为基础,当被保险的农作物平均区域产量低于指定水平的时候进行保险赔付。气象指数保险是在一个事先制订的区域内,以一种事先规定的气象事件的发生为基础,确立损失补偿支付的合同,如加拿大安大略湖的降雨指数保险就是首先研究确定降雨量与作物产量之间的关系,然后规定降雨量不足某水平时进行赔付。

  保险证券化是20世纪90年代国际金融市场出现的一种新的发展趋势,是保险公司为提升承保能力、分散巨灾风险而在资本市场上推出的一种创新工具。保险证券化是是利用资产证券化的技术,通过构造和在资本市场发行保险支持证券,使得保险市场上的风险得以被分割并标准化,从而将承保风险转移至资本市场。

  主持人:据您的研究这些方式在我国是否适用呢?

  张峭:政策性农业保险的顺利发展需要企业进行高额的补贴,目前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保险费补贴比例都在50%以上,而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国家财政支付能力有限。指数保险则可以有效解决传统农业保险的弊端,具有对发展中国家更有吸引力的种种优点,特别是适宜具有“小农大国”特征的我国。所以,在试点和推广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同时,应积极支持气象指数保险等新型农业保险工具的示范和推广。此外,虽然我国缺少高质量的区域历史单产数据,但是历史气象数据很全,质量也较好,这就为我国制定合理的气象指数保险合同奠定了良好基础,而科学合理的合同设计则是保险顺利开展的关键,这也是指数保险,至少是气象指数保险更适宜我国农业自然灾害管理的原因之一。当然,我国地域广阔,各地差异很大,农业自然灾害管理工具也不应该采用一种模式,搞一刀切,各地区应从实际出发,考虑本地区实际情况,为本地区制定合理的风险管理组合策略。

  董启:农业还是在靠天吃饭,总体来说,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加大对农业的投入,尤其是生态比较脆弱的地区,比如我们就承担着退耕还林的任务,进行了禁牧,如果每年能够相应给农民一两千元的禁牧补助,会有利于禁牧的推行,也有利于生态的改善,从长远来看自然也就会增加农业抗风险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希望有关的农业保险管理手段也能推行到我们这里。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