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儒道兼济:构筑中国人格两岸

企业培训师观点:儒道兼济:构筑中国人格两岸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来源:《中外管理》

  对儒与道,不一定非要做学理性的阐释,只要把它作为我们人生的坐标就够了。我们改变不了世界,但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态度。

  冬季,我们内心有怎样的温暖

  2008年,我们遭遇了很多事件。我们所经历的那般辉煌,我们所面对的那些苦难,我们所期待的光荣和猝不及防的忧伤,这一切都超出了我们心灵所能承受的震撼。

  汶川大地震,一种空前的、近乎原始的苦难发生了。我们的企业家、经理人,无论身后多少资产,不管名下多少头衔,只在房倒屋塌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的生命都一样——同等脆弱。

  “两奥会”,它给了这个民族空前的自信心,中国的老百姓把国旗挥在手中、披在身上、贴在脸上,一个社会公民在主动把个人和这个民族的荣辱连接在一起。

  然而,在刚刚过去的9月和10月我们看到的是什么?两奥会的圣火还没有熄灭,美国的次贷危机就爆发了,并迅速向全球蔓延。当英语成为通用语言,当美元成为坚挺货币的时候,谁会想到华尔街崩盘?而三鹿奶粉事件,以及相关于整个食品安全的事件,使我们质疑是否我们不懂得化学的时候,我们的食品比现在更安全?那么,物质文明、科技发达,到底能给人类带来多大的保障?

  我们看得懂这个世界吗?我们面对这个仓皇变动的世界有信心吗?依据什么让我们的心更加从容、稳定地去面对我们不懂的天则?噩耗的背后会不会引发人文危机?我们怎么看待今天的文明?文明的底线又是什么?2008年的岁末寒冬还没来临时,我们要为这个冬季储备御寒,可我们内心有怎样的温暖?我们所面临的一个真正的冬天怎么能够走得过去?这是今天我们大家走在一起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命题。今年,《中外管理》能够把企业家们汇聚到这里,这是大家来做心灵的养育。面对明天,这是一次励志的大会。

  涓涓小溪,还是宽阔大河

  我从来不是文化一元论者,我也不是复古主义者,我不认为两千多年前的经典一定能够诠释和解决当代的问题。我今天要讲儒道兼济,是因为中国古代思想界的源头就是兼收并蓄的,我们可以博采众长,不要过分信任一元文化。儒家在历史上经过一些很畸形的变化,比如:汉代对于中国儒家思想来讲就是一把双刃剑,儒家成在这个时代,也败在这个时代。汉武帝在思想上做了一件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罢黜,这是行政手段,也就是说摘去你的官帽,免去你的官职。思想能够被罢黜吗?当诸子百家,一种和谐共生的文化状态被这种意识形态的手段一棍子打死的时候,儒家从此真正强大了,但是,它也不再健康了,因为它失去了多元性的生态环境。

  所以,回归儒家思想,就能解决今天一切问题吗?我宁可我们回归到中国多元思想共生共存,且与当下我们现代生活相匹配的那样一个文化生态中去。我们每一个人都站在当下,从古人那里吸取一些思想精华,绝不是让我们的生命完全投回到古典。为什么我今天要讲儒道兼济?什么是两岸呢?有一句谚语说得好,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决定生命的宽度。什么是宽度?我们这一生如果像流水,你究竟是活成涓涓小溪,还是宽阔的大河?这不取决于你能抻多长,而取决于河床的两岸在哪里?这两岸就把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人生不要怕冲突,不要怕反差,不要怕矛盾,正是这些东西给了我们一个宽容的河床,拓展得越宽阔,人生的可扩展性就会越大。在今天这个社会中,我们所追求的最重要的价值,不是具有确定性的已知价值,而是看不确定性的未知价值还有多少可能性。

  亦重亦远而乘物游心

  中国人的坐标是怎样的?在中国人的创世神话盘古开天辟地里有这样一个说法:盘古是在一片混沌之中跟着天地成长的,叫做“神于天,圣于地”。这六个字,我以为是一个中国人人格非常好的写照。神圣我们大家都不陌生,但是神和圣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们先来说圣于地,这个地,就是指我们的社会,指我们每一个自然人要融入社会,认同规则,遵守制度,担当责任。儒家所说的那种士不可不弘毅,任重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就是说一个知识分子要以仁爱天下作为自己终生的使命,你觉得这还不重吗?要鞠躬尽瘁一直到死才算完,这还不够远吗?这就是一个人在大地上须承担的社会承诺,这个承诺是崇高的,也是沉重的,但是我们必须去完成,这就是一个圣贤的境界,这叫圣于地。

  再说神于天。因为光有圣于地,我们太沉重了,我们有可能迷失自己,神于天就是以一种道家的心灵去认知永恒的宇宙自然,完成人格的一种自我超越。人格是先实现再超越,先入世再出世,在超越这个层面上,庄子说独于天地精神往来,天地于我共生,万物与我合一。一个人应当可以和天地精神熔铸在一起,完成一次豪奢的逍遥游。庄子说人生有五个字,叫做乘物以游心。就是说一个人不管干什么事,都是在物质空间的一次穿越。它不是目标,它只是像你搭乘车马一样。人生唯一的目的在道家看来就两个字,叫做“游心”。游心是在完成心灵滋养,给我们一个更大的视野。当我们陷落于仓皇茫然,或觉得有不可恣意的时候,那你看一看,岁月的更迭会告诉你更深刻的道理。

  一个人,如果能做到神于天、圣于地,那他就构筑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神圣人格。其实对于非专业研究者来讲,对儒与道我们不一定非要做学理性的阐释,只要把它作为我们人生的坐标就够了。也就是说,一个人当他能够以道为天,以儒为地,出世入世转换自如的时候,他的人生格局就会大一点,他看事情就不较劲,不执拗,这是给人一个通透的想法。

  呼唤人生大智慧

  面临变化,我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呢?我们又怎么样往前走呢?古圣先贤不能提供答案去改变我们目前的状态,但是可以提供一种心态让我们面对种种变化。我觉得今天是呼唤大智慧的时代,也就是说古圣先贤的智慧,我们要学会在今天怎么使用。

  儒家提倡仁爱,但是仁爱是无边的吗?是没有节制的吗?如果现在我问大家,有人说我能以德抱怨——怨大家知道就是这世界上发生的不公平、冷漠、伤害、不公正——如果有人告诉你说,这个世界给了你这样一些负面的待遇,你还能用美好的道德,宽容、原谅,继续对他好下去,你觉得这是君子的美德吗?中国人觉得以德抱怨多了不起啊,当年孔子的学生就这样去问老师:我能做到这一点,你觉得我怎么样呢?孔子当年就反问学生一个问题,他说:以德抱怨,何以报德?也就是说,别人伤了你,对不起你,你对人家好,你以为不耗费你的生命资源吗?孔子最终的回答十分肯定:以直抱怨,以德报德。这八个字,是在两千五百多年以前说出来的。而我们今天想一想,不是更适用于当下吗?任何的仁爱、美德都是有底线的。直也是一种道德,一个人的正直坦荡也是好的。

  我们今天的每一个公民都生活在两条线之内,最低的一条底线是以法律为核心的制度保障,制度是保障每个公民的安全、公平、基本权益的,它是针对群体的。而上线是以伦理为核心的道德体系,道德是提升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的良知和幸福感,很多时候是针对于个人的。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两条线中间,最低不能低于这个底线,低于这个底线是要诉诸法律的,而这个上线是无止境的,我们每个人只不过在不同的层面上。

  既然我们不能改变世间的仓皇,那就让我们改变自己的心胸,让我们的心更宁静,养成一种大气象。大家都读过道家的《逍遥游》,我们都喜欢大鹏鸟,能够有那样的一种超绝云气。我们都想做那样大的一种大鹏鸟,都想在时代机遇上被成全。其实它前面还有一小段话,就是一开篇说的,在大鹏鸟遇上选择的机遇,终于腾飞而起之前,它是在水里的鱼,那个鱼先一点一点把自己养大了,机遇来了它才能化而为大鸟。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把自己作为鲲养大的过程,我们自己的心灵境界大了,人格气场大了,格局心怀大了,机遇来的时候才能化而为鹏。

  我一开始就说了,中国文化不意味着一切,它不能够迎刃而解现在的所有问题,它给我们心灵一个坐标而已。不要过分夸大文化和道德的力量,去改变整个世界,它只能作为于人心,改变我们的态度。它让我们可以乐观,可以坚强,让我们可以辽阔,可以回归到赤子的蓬勃欢心,它让我们在面对整个苍茫世界的时候,终于还能够懂得内心的取舍标准在哪里。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