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企业信息化 CIO的“三不”原则

企业培训师观点:企业信息化 CIO的“三不”原则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本文出处:硅谷动力作者:佚名

企业信息化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才能够推下去,强有力是指两个方面:一个是工作作风强有力,另一个就是熟悉业务和管理,尤其是对管理要比较熟悉。

郝先儒,曾任哈尔滨煤田印制厂厂长;中国三峡经济发展总公司市场部北京工作组组长兼山西工作组组长;后“下海”到温州任温州旭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从1999年至今,任赛特集团电脑信息部总经理。

“企业信息化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人才能够推下去,强有力是指两个方面,一个是你的工作作风强有力,另一个就是你要对业务和管理比较熟悉,尤其是对管理要熟悉。”现任赛特集团信息部总经理郝先儒这样总结七年的CIO经验。

1985年,郝先儒由一名技术人员转变为经理人,出任哈尔滨煤田印制厂厂长,并在此积累了十多年的管理经验。1996年,郝先儒“下海”到温州,任旭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从事软件咨询。1996年,郝先儒又“空降”到赛特集团,一下子从乙方变成了甲方。从煤田到IT再到零售,郝先儒一直认为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学”是他行走江湖的法宝,出任赛特CIO后,郝先儒更是面临着如何把管理与信息化结合起来的问题。七年来,郝先儒总结出“三不”原则:不讲理;不谈ERP;不说结果。在这“三不”原则下,原来信息化一片空白的赛特把信息化像模像样地弄起来了。

不讲理

1995年,在郝先儒到来之前,赛特曾经历过一次失败的“信息化大规划”。赛特很早就意识到信息化对提升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性,并于1995年由总经理亲自挂帅成立了信息化领导小组,聘请了一家软件咨询公司,以期听取多方意见形成赛特信息化的总体规划。可是,意见听取了一年多,直到1996年年底,方案也没有出台。赛特集团下辖赛特购物中心、赛特大厦、赛特广场、赛特饭店和赛特俱乐部。各个公司对信息化的需求五花八门,极难形成统一意见。最终,轰轰烈烈进行一年多的信息化总体规划不了了之。

1999年,郝先儒出任赛特集团信息部总经理,负责五家公司的信息化系统。那时候,赛特的信息化基本一片空白,大部分是手工操作。对此,郝先儒想出了一个实现基础信息化建设的“三步走”战略:转变意识、摆脱手工;搭建企业网;实现基于企业网的办公系统。郝先儒没有像1995年那样又找了一大堆人来提出需求,而是依据自己的“三步走”开始按部就班地做起信息化。

“企业在实现基础信息化建设阶段,就要采取不讲理的办法,不要过多地听取意见,集团领导拍了板后,就要马上做下去。”郝先儒说。郝先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集团一百多个经理进行培训;第二步,从总经理开始,不管会不会用计算机,愿不愿意用计算机,都强制配备。

为了勾起大家对信息化的兴趣,郝先儒还抛出了“吃菜”理论:“大家围着一桌吃饭,如果一下子十盘菜全上上来,肯定吃不完。一盘一盘地上,就能勾起大家的胃口,最后十盘菜都吃光了。”在配备计算机的时候,郝先儒没有一下给所有的部门都配全,而是先挑最急需的部门,先用的人尝到了甜头,后用的人自然就会手痒痒。“其实我心里知道最后大家都得用上计算机,不过故意不说。一批一批地发,大家的胃口就被吊起来了,对信息化的兴趣也一点点增加。”郝先儒说,在搭建企业网的时候,郝先儒也是运用的这种“吃菜”理论,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联网,到了后来,来找他主动要求建网的部门数都数不过来。

不讲理的强硬做法,再加一点点“怀柔”的小手段,赛特信息化的基础建设进行得很快。“三步走”短短几年就实现了。

不说结果

“作为CIO,对于信息系统将带来的结果应该是能预见到的,但是谁也不能说,甚至连部门的同事也不行。让子公司在信息化运用中自己找出自己的毛病,自己改正。”不说结果,是郝先儒的第三条原则。

赛特购物中心在上进销存系统时,系统中有一个合同管理的子模块。合同管理是整个程序设计的起点,它赋予每个商品一个编码。这个编码就是商品的身份证,它将贯穿商品从库存到销售的一整套环节。

合同管理系统上有成千上万个供应商,对于每个供应商,如何约定供应商与购物中心的利益分配,有着严格的规定。作为供应商来说,一定要跟购物中心签订合同,有租金审批手续,才能谈到销售额的分配。然而,以往却存在这样的“灰色地带”:某个供应商打通与楼层经理的关系,没有与购物中心签订合同就把货物摆进了商场。这样的做法会给购物中心带来很大的损失。

上了合同管理系统后,“灰色地带”终于曝光了。由于,每一个商品都按照合同严格写编码,即使供应商打通了经理这一关,把货物摆到了购物中心,也无法实现销售。“没有合同,商品就无法进行编码,编不了码,就进不了计算机系统。销售的时候,拿条码阅读器一读,库存里面没有这个产品,商品摆在那里也无法卖出去。”进销存系统上线后,购物中心一下就清理出了两百多家没有合同的供应商。

在上进销存系统前,购物中心即使知道存在着这样的“暗箱操作”,也无法从根源上杜绝。合同管理系统让购物中心自己找出毛病,并利用系统从根源上制止这种“暗箱操作”。系统的上线暴露了管理的漏洞,而堵住这个漏洞则留给具体的经理人去做。

其实,在上进销存系统前,郝先儒早就知道合同管理会带来一次“灰色地带”的大扫荡。“知道了我也不会说,否则系统的上线一定会受到很多阻挠。”郝先儒说,不应该让应用者看到阻碍,而是让他们在应用中自己找出自己的毛病,从而解决问题。

不说结果,郝先儒认为,这不是“蒙”人,子公司在应用中体会到信息化好处后,信息化必然要从浅层的工作方法转向深层的工作流程重组。原来的很多暗箱操作一定会曝光,可是这时,这股反对变革的势力已经抵挡不了信息化的洪流,只有企业自我革新,流程才能贯彻下去。然而,正是在这样的自我革新中,企业才开始慢慢成熟。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