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宁讲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 / 企业培训师观点:五部委遏制投资再出重拳

企业培训师观点:五部委遏制投资再出重拳

企业培训师吉宁 2015年12月11日 企业培训师观点

本文出处:中国经营报作者:石海平

正如多数经济学家猜测的那样,继4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调贷款基准利率0.27个百分点后,本轮宏观调控第二招紧随而至。

  一份旨在加强宏观调控、整顿和规范各类打捆贷款(各家银行与地方企业签署的支持地方建设的贷款)的”特急”通知,已经下发到各级地方企业及包括政策性银行在内的国内商业银行。这份由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建设部、央行以及银监会联合发出的通知,旨在重拳打击企业违规担保及商业银行向各级企业部门的贷款授信,解除曾经备受好评的”银政联姻”。

  ”联合发文背后的真正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宏观调控。”长期研究银行企业贷款的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李华芳研究员认为,企业可能将借此实现对商业银行”挤出企业、拥抱市场”的期许。

  ”一石二鸟”

  ”这份通知的出台,既能控制银行贷款的过快增长,又能抑制固定资产投资过热。”经济学家孙飞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可谓一石二鸟。”

  这份不足1300字的通知,主要包括两块内容:一、各级地方企业和企业部门应严格遵守有关法律规定,禁止违规担保。严禁各级地方企业和企业部门对《担保法》规定之外的贷款和其他债务,提供任保形式的担保或变相担保。各级地方企业和企业部门不得以向银行和项目单位提供担保和承诺函等形式作为项目贷款的信用支持。二、整顿和规范银行各类打捆贷款,切实防范贷款项目的信用风险和法律风险。要停止与各级地方企业和企业部门签订新的各类打捆贷款协议或授信合作协议。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份通知可能跟有地方企业还不了银行贷款,导致银行风险有关系。”孙飞表示。

  李华芳认为,从一季度GDP同比增幅来看,当前经济的确出现过热苗头,对央行来说,到2006年第二季度才开始提升利率,实际已经错失良机。”此次重拳打击企业违规担保以及禁止银行向各级企业部门放贷授信,可以说是亡羊补牢,意在控制固定资产增长过快,避免经济进一步过热。

“”银政”热衷联姻

  从去年年底以来,各家银行与地方企业合作越来越紧密,签订的打捆贷款少则几亿元,多则几百亿元甚至上千亿元。有资料显示,建设银行(0939.HK)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已经与很多地方企业签署了总额超过1万多亿元的贷款授信,农行和工行也不少。

  而地方企业也非常乐意以这种形式推动地方经济发展。以海南省为例,从去年12月24日海南省企业与建设银行签署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建设银行向海南省提供500亿元信贷支持开始,先后有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等银行签署金融合作协议,总金额已经超过2000亿元。

  但是,银政联姻造成的两个后果显而易见。首先是贷款总体规模增速加快。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26万亿元,同比多增5193亿元,而年初央行提出的贷款增长目标是2.5万亿元。也就是说,今年一季度就完成全年贷款投放的50.4%。

  其次,由于获得银行支持,地方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速度越来越快。国家统计局5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地方项目的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比去年同期增加31.2%,而前两个月,这一比例为27.5%。也就是说,今年3月,地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比2月份提升了3.7个百分点。

难对企业形成约束

  2005年1月26日,财政部发出《关于规范地方财政担保行为的通知》[财金(2005)7号]。该通知规定,地方财政要停止对《担保法》规定之外的贷款或其他债务承担担保责任。而《担保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但经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企业或者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除外。”

  此次五部委通知规定:”2005年1月26日后,各级地方企业和企业部门对《担保法》规定之外的任何担保均属严重违规行为,其担保责任无效。”这是否意味着银行将清理地方企业担保贷款呢?

  ”我们肯定会对打捆贷款进行回避,但是地方担保贷款是否清理还需要观察。”某银行高管告诉记者。他提醒记者注意,这个通知仅仅具有部门规定的法律效力,而想让地方企业收回担保贷款,”恐怕得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并通过的相关规定才能起作用。”

  ”从目前的情况看,地方企业对这次通知中的相关规定多半会视若无睹。”这位银行人士如此表示。

  ”醉翁之意”还在银行

  ”联合发文背后的真正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宏观调控。”李华芳研究员认为,”如果单纯出于宏观调控目的,企业可以像控制江苏铁本一样,以行政手段介入具体项目。此次联合发文醉翁之意不仅在酒。”

  此前,”银政联姻”通常被认为是一项创新。地方企业搞市政建设,或者要发展地方经济等都需要资金。在财政拨款吃紧的情况下,将地方项目”打捆”后向银行申请贷款渐渐成为风尚。而银行之所以愿意提供此类打捆贷款,并常常给予极高授信额度,恰恰因为有企业信誉在背后支持。在银行业放开前,这种做法对于国家而言,无非是左右口袋换钱,万一形成呆坏账,最后买单的还是企业。

  但随着银行业完全开放日期临近,如果国有银行改制依然背负沉重的企业贷款包袱,银行将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面临来自其他商业银行以及外资银行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不剥离”二企业”的影子,国内银行就不可能走稳。或许正是认识到”银政联姻”的这种双重危害,才会有五部委本次下决心下重手让商业银行”挤出企业、拥抱市场”的行动。

 

About 企业培训师吉宁

真正的实战派企业培训师,长期致力于人力资本、公司行为、市场营销、企业战略及领导力发展等组织实践与研究,数十年来参与及主持过的管理咨询项目累计逾千次;受邀主讲过的各类企业培训课程累计逾万次。吉宁老师还主导编写了12Reads系列等知名管理培训教材。